美國會參議員近日撰文揭露,中共正在拉美擴張,並幫助專制政府製造衝突、打壓民眾、毆打兒童、滅絕種族,拉美是美中地緣政治衝突新戰場。

美國目前仍是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最大的經濟和安全夥伴,但在過去十年中,中共對該地區在經濟、外交和軍事領域迅速介入,成為該地區最大債權國和第二大貿易夥伴,引發美國擔憂。

裏克·史考特(Rick Scott)是美國佛羅里達州國會參議員,曾擔任該州州長。近日,他在CNBC財經網站撰文表示,中共將美國視為其全球對手,並正在採取必要的措施以「贏得」21世紀的大國之戰。

他提醒美國人,雖然美國人了解了中共,但很少有美國人意識到,對於在美國南方的國家,中共正在利用一切機會獲得影響並施加控制。他說:「拉丁美洲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地緣政治衝突的新戰場。」

史考特寫道,為了了解委內瑞拉爭取自由的最新進展和佛羅里達州的經濟,他訪問了巴拿馬、哥倫比亞和阿根廷,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中共已在這些國家佈局,並產生了影響。

他寫道:「我帶著另一種印象離開,說實話,那是我沒想到的,但那是一個鮮明而準確無誤的印象:在整個拉丁美洲,我們都看到了中國(中共)在悄然中已經影響了我們半球。」

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史考特指出,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他寫道:「而現在,就在我們的眼皮底下,它們的目的是通過任何必要的手段在拉丁美洲獲得立足點,即使這意味著支持無情的專制統治者。」

美國國會委任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去年10月17日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共在拉美地區擴張有四個主要目的(目標):(1)確保中共可以進入該地區豐富的自然資源和消費市場;(2)獲得該地區對中共外交政策的支持;(3)塑造該地區對中共的看法和話語;(4)以及增加中共在該地區的地緣政治影響力。

史考特舉例說,在巴拿馬,中共政府正在科隆(Colon)建立自己的港口,以加強對東西半球貿易的控制,並進行壟斷。

他寫道,委內瑞拉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的政策不僅造成了數千人的死亡,而且還造成了數百萬人逃離其野蠻政權的難民危機。大多數人都前往哥倫比亞,哥倫比亞正在掙扎著應對難民危機。

史考特寫道,中共當局知道馬杜羅正在對自己的人民做些甚麼,也知道馬杜羅故意使他們挨餓,他正在利用古巴安全部隊騷擾持不同政見者,並在街頭毆打兒童。中共不在乎。「中國(中共)是馬杜羅種族滅絕政策的自願參與者。」

史考特表示,在阿根廷波哥大(Bogota)南部將近3000哩的地方,中共與毛裏西奧·馬克里(Mauricio Macri)總統簽署協議後,將在此建立核設施。這筆交易包括來自中國的100億美元貸款。

美洲學會/美洲理事會副會長埃裏克·法恩斯沃斯(Eric Farnsworth)今年5月表示,他相信中共的目的是「吸引那些國家,它們或者是想在這些國家開拓商業渠道,或者是別有用心,比如搶佔戰略位置,或者佔據地盤,實際上就是為中共海軍建立港口等等。」

他說,中共利用其在某些市場的特殊商業渠道——在加勒比地區和中美洲,它們利用這些優勢,獲取外交和政治上的好處。比如中共說服一些政府與台灣斷交,轉而承認北京。

中國資金帶來威脅

USCC報告說,中共利用投資,獲取拉美和加勒比海國家對中共外交政策支持。

中共對拉美的投資多數來自其國有企業,這些國企最終接受共產黨的指導。這意味著,即使這些資金不是直接來自中共,也跟中共有著密切的關係。而伴隨著中國資金而來的,是中共政府在各種事務上的影響力,包括透明度、人權、貿易實踐等等令人質疑的各種問題。

USCC報告還表示,中共還在利用在政治、媒體和教育交流方面不斷增長的民間交流,來塑造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區對中共的看法,並為中共外交政策目標提供支持。

今年4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訪問拉丁美洲時表示,「當中國(中共)在像拉丁美洲這樣的地方開展業務時,它往往會將腐蝕性的資本注入到(這個地區的)經濟命脈中,帶來腐敗,並侵蝕這裏良好的治理。」

蓬佩奧舉例說,拉美國家厄瓜多爾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Coca Codo Sinclair)的大壩修建就明確證明了這一點。

這座大壩是厄瓜多爾前總統科雷亞(Rafael Correa)在任期間向中共借債並由中共國企建造的。但這一項目卻涉及嚴重腐敗問題。幾乎每個涉及大壩建設的厄瓜多爾官員都遭現政府監禁或因賄賂指控被判刑。這其中包括一名前副總統、一名前電力部部長,甚至還有一名監督該項目的反腐官員。

蓬佩奧說,該項目包括超過190億美元的中國貸款。作為交換,中國(中共)以折扣價格獲得厄瓜多爾80%的石油,然後再轉售石油,以獲取利潤。「這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可靠的合作夥伴。我相信它(中共)對你們來說看起來也不是一個可靠的合作夥伴。」

蓬佩奧還表示,厄瓜多爾能源部長曾直言不諱地說道:「中國(中共)的戰略很明確。它們要對各國進行經濟控制。」

美國之音報道,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拉美研究教授埃文·艾利斯(Evan Ellis)博士說:「自從二戰以來,不管是好是壞,或多或少是由美國、歐洲國家、西方民主國家,寫下國際秩序規則。」

他說,這種基於自由民主的世界秩序雖然不完美,但卻是和平與繁榮的基礎,創造了大量的財富,並推動了科技進步,而且大國之間沒有發生直接的軍事衝突。

他警告說,中共在政治和人權問題上有著非常不同的看法;讓中共在世界某些地方重寫這些規則,是極其危險的。「出於這些原因,我確實認為,這即使不是關係到生死存亡,也顯然是我們所面臨的最具有挑戰性的威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