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在歷史上,有其評價。本文想談的是《封神演義》中的姜子牙,看看為了元始天尊要他到人間封神,他吃了多少紅塵之苦。

緣起

元始天尊看見天象變化,成湯當滅、周室當興,又逢神仙犯戒,元始封神,姜子牙享將相之福,恰逢其數。

於是,他便把姜子牙叫來問:「你上崑崙山多久了?」子牙回答:「弟子三十二歲上山,如今虛度七十二歲了。」

元始天尊說::「你生來命薄,仙道難成,只可受人間之福。成湯數盡、周室當興,你與我代勞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為將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此處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

對一個修道人來講,要他回去人間當人,這真是難事。於是,姜子牙哀告,說自己是真心出家,請天尊慈悲,自己願在山苦行,不敢貪戀紅塵富貴。求師尊收錄。

天尊說:「你命緣如此,必聽乎天,豈得違拗?」子牙戀戀難捨,幸有南極仙翁勸告,還說:「你雖是下山,待你功成之時,自有上山之日。」

天尊早知道他會遇到甚麼事,便給他八句偈子,後日都有應驗。前兩句是:「一十年來窘迫鄉,耐心守份且安然」

婚姻

重回人間的姜子牙面臨的就是生活。他想自己沒親戚,這得到哪去好?自己好像失林的飛鳥,無一枝可棲。

忽然想起朝歌城中有一結拜兄弟宋異人,便去投奔。宋異人殷勤接待,問子牙,在崑崙山四十年學些甚麼道術?子牙說:「挑水澆松、種桃燒火、煽爐煉丹。」宋異人說:「這是下人做的,今天你回來了,不如做個事業,何必出家?你就住我家吧!」

後來,宋異人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便要幫姜子牙議一門親事。子牙搖手說:「仁兄,此事再議!」

隔天,宋異人便自去了。對方馬員外說,你宋異人介紹的一定沒問題。

宋異人一進屋,便向姜子牙恭喜:「相逢千里,會合姻緣」。子牙卻說:「今日時辰不好。」子牙又問:「是哪家女子?」宋異人說:「馬洪之女,才貌雙金,正好配賢弟;這女子今年六十八歲,尚是黃花女兒。」

這是天緣遇合,不是強求,有詩曰:

離卻崑崙到帝邦,子牙今日娶妻房;六十八歲黃花女,七十又二作新郎。

工作

話說子牙成親之後,終日思慕崑崙,只慮大道不成,心中不悅,哪有心思與馬氏暮樂朝歡?馬氏不知子牙心事,只說子牙是無用之物。

兩個月過去了,馬氏告訴子牙,今天宋伯伯在,我們夫妻可以安閒自在;假如哪天怎麼了,我和你要怎麼生活?

我勸你做些生意,以防我夫妻後事。子牙說:「賢妻說的是!」

馬氏又問:「你會做甚麼生意?」子牙說:「我三十二歲在崑崙山學道,不通世務生意,只會編竹籠子。」馬氏說,這也好,後邊正好有竹子,編一些來賣,大小都是生意。

子牙背了去賣,來去七十里,連一個也賣不出去,肩頭都壓腫了。馬氏看見子牙一擔去,還是一擔回來,心裏就不高興。子牙也有些氣,竟說:「朝歌城,一定不用竹籠子,不然怎麼一個也賣不出去。」兩個夫妻吵了起來。

宋異人看他們吵起來,便說,你們何必呢?你家就算三四十口人,我也養得起,幹麼去做生意。

馬氏說,你是好意,可是我們夫妻不可一世靠人。

後來,子牙便去朝歌城賣麵條。

還是一樣賣不出去,子牙肚子餓、擔子重、肩頭又痛了起來。便坐下來歇一回,自嘆運蹇時乖,作詩一首:

四八崑崙訪道玄,

豈知緣淺不能全?

紅塵黯黯難睜眼,

浮世紛紛怎托肩?

借得一枝棲止處,

金枷玉鎖又來纏;

何時得遂平生志,

靜坐溪頭學老禪。

剛一站起來,就有人來買麵。子牙很高興,可是一聽那人只買一文錢,又不好不賣,低頭撮麵,這時,一陣人馬狂掃過來,所有的麵粉,隨著狂風,全完了。那個買麵的人也走了。

馬氏看見子牙空籮回來,大喜:「朝歌城裏,麵好賣!」子牙說:「只賣了一文錢。」馬氏說:「那想都是人家賒賬了!」子牙滿肚委屈,沒好氣,便把前因後果說了,順便罵道:「卻不是你這個賤人惹的事!」

馬氏一聽,劈頭蓋臉:「不是你無用,反來怨我!真是飯囊衣架,唯知飲食之徒」這一下,子牙也反罵回去。

宋異人一聽,笑了起來,擔把麵值甚麼錢?吵成這樣。

他說沒關係,「人以運為主,花逢時發」;「黃河尚有澄清日,豈得人無得運時!」賢弟不必如此辛苦,朝歌城裏三五十座酒飯店,都是我的。我看,每一家店讓你開一日,輪流做生涯,周而復始,卻不是好。

子牙謝過,隔天便到其中一家去開張。

那天,子牙掌櫃做裏邊,外面做手宰豬宰羊,準備酒菜。想不到,一來子牙是萬神總領,他一坐裏邊,那些吃吃喝喝的鬼都不敢上門。

天氣又熱,暑氣一蒸,點心餿了、酒也酸了,子牙還是沒有當掌櫃的命。

宋異人聽子牙說,便說沒關係,給他五十兩銀子,讓人陪他去走集場販賣豬羊。宋異人說:「難道活東西也會發臭?」

想不到,紂王失政,朝歌城半年未曾下雨。當日天子求雨,示令禁屠。子牙不知道,還趕著牲口往城裏去,城門看役,看見了,便喊:「違法犯禁的都拿了!」

子牙抽身就跑了,又損了一筆錢。

宋異人還是安慰他。

子牙抓妖

子牙和宋異人來到後花園,子牙說:「仁兄這塊空地,怎麼不起造五間樓?」宋異人說:「賢弟懂風水?」子牙便說:「小弟略知一二,此處若造一樓,按風水有三十六條玉帶,金帶有一升芝麻之數。」

異人說,這裏一起樓便燒,所以就算了。

子牙說,我選一吉辰,你只管造,我替你壓邪氣。

那天,果然五個精靈作怪,子牙披髮仗劍,用手一指,喝道:「孽畜不落,更待何時!」那些精靈紛紛現形,子牙本來要誅戮,可是那幾個妖怪求子牙大發慈悲,於是子牙便要他們到西岐,日後搬泥運土,幫助聲討無道。

當時,馬氏看見了子牙抓妖,卻不清楚怎麼回事,便向旁邊的孫氏抱怨:「大娘!你聽聽子牙自己說話,這樣的人一生不長進,說鬼話的人,怎得有升騰的日子?」

她越說越氣,便走到子牙面前:「你在這裏與誰講話?」子牙道:「你女人家不知道,方才壓妖。」馬氏說:「自己說鬼話,壓甚麼妖?」子牙說:「說了,你也不知道。」

兩個人又吵了起來!

後來,宋異人資助子牙,開了一個命相館。由於子牙算得準,很快聲名便傳開了。

有一天,一個琵琶精路過,她要入宮看妲己。

這琵琶精心一動,化身為一個婦人,要試試子牙。子牙一看是妖精,便要除妖。子牙不動聲色,要妖精把手伸出,子牙一把扣住了寸關尺脈不放,一雙眼睛運上火眼金精盯住妖怪。

那妖怪叫起來,說自己是女流,大罵子牙拿住自己的手不放,還盯著自己看。旁人也都罵子牙無禮。

子牙一想,要是放了去,更是有理說不清。既然自己拿住了,就要除妖,顯顯手段。於是,拿起紫石硯便打死琵琶精。為免它走脫軀殼,子牙依舊扣住脈門不放。

這一下不得了,子牙被押到官裏去。比干聽眾人眾口一詞,認定子牙是術士,貪愛美色,逼姦不從,所以行兇。子牙分辨此女是妖精,任誰也不信。

後來,事情鬧到紂王那裏去。

紂王問子牙,這女人是人相,不是妖精;如果是妖精,為甚麼沒破綻?

於是,子牙說明一番。紂王傳旨,子牙便先用符印鎮住妖怪原形,才放了手。隨後,脫了她的衣服,前心用符,後心用印。拖到柴火上,燒了兩個時辰,還沒焦爛。這時,紂王才相信這真是妖精,便問子牙,這是甚麼精?

子牙便起三昧真火,燒出妖精原形。妖精火光中跳起,大罵子牙,不久便燒出一面玉石琵琶。

原來,這都是要敗壞紂王的安排。

後來,妲己要害子牙,便蠱惑紂王起造鹿台,要子牙去監造。子牙看紂王無道,便要離開朝中。

紂王要拿他,他借水一遁,便跑了。

被要求離婚

子牙一回家,馬氏便來迎接:「恭喜大夫今日回家!」子牙說:「我如今不做官了!」馬氏大驚,直問為甚麼!

姜子牙從頭說起,曉以大義。他說:「紂王非我之主,娘子你和我同往西岐,守命待時。他日時來運至,官居顯爵,極品當朝,人臣第一,方不負我心中實學。」

馬氏笑他迂,又不是讀書人,也沒學歷,不過是江湖術士。天幸做了大夫,天子之德不淺,還要你去造台,叫你監工而已,薪水也不錯,你管他這份工作幹甚麼的,只管把錢賺回家。唉!還是你命薄,只能當江湖術士。

子牙耐著性子,再解釋,要娘子同去西岐。日後,好歹也是一品夫人。

馬氏恥笑他,現成官沒福份做,要空拳隻手到別處尋?你已經走投無路了,還在胡思亂想。捨近求遠,還想官居一品?

子牙還是解釋:「你女人家不知遠大。天數有定,遲早有期,各自有主。你隨我到西岐,自有下落。一日時來,富貴自是不淺。」

馬氏說:「我和你夫妻緣份只到得如此,我生長於朝歌,絕不往外國去。從今,你行你的,我幹我的,再無他說。」子牙說道:「娘子此言錯了!嫁雞怎麼不隨雞飛?夫妻豈有分離之理?」

馬氏曰:「我本是朝歌女子,哪裏去離鄉背井?子牙你實際一些,寫一張離婚證明給我,各投生路。」

子牙一再挽留,奈何馬氏無顧戀之心。子牙只得放棄。後來子牙告別宋異人,離開朝歌,開始了另一個階段。

這事是元始天尊交代的,不是人所能理解的。

走筆至此,筆者感而詩曰:

孤身下崑崙

紅塵事紛紛

萬般隨因緣

半點不由人

情慾金枷鎖

修道志益堅

生計難自理

坐嘆紅塵困

伏妖神威顯

凡人怎得見

眾口千夫指

火燒琵琶精

難為朝歌臣

西去效明主

妻子休夫去

恩情從此分

子牙孤身輕

代師來封神

功成圓滿時

方能回崑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