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初去台灣的紡織工業研究所演講,他們對中美貿易戰的現狀和發展,及其對台灣的影響非常關注。研討會之前,跟研究所的幾位主管交談,他們很好奇,問美國會不會跳過5G直奔6G,我說你們也關注這事?他們說是啊,全世界都在關注!真有這個可能。今天的世界,黑天鵝、灰犀牛、白大象之類的事,越來越多了。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支持美國5G發展,不允許任何其它國家在這個未來產業中超越美國。特朗普後來也宣佈,暗示美國可能發展6G。英國《金融時報》今年4月的一篇文章評估,高通(Qualcomm)與蘋果之間的交易,改變了5G的前景。

蘋果宣佈放棄5G,晶片巨頭英特爾也宣佈退出5G智能手機晶片的研發。英特爾的退出,非常耐人尋味,因為英特爾是晶片業的龍頭老大,怎麼會對此放棄?不久後人們可能會發現,蘋果和英特爾的放棄,非常明智,因為我們所知的5G,或華為和中共高調宣傳的5G,可能是水中撈月,會很快煙消雲散!

美國的戰略會跳過5G直奔6G嗎?四個問題需要回答:一、技術上可不可能;二、戰略上必不必要;三、商業上可不可行;四、政治上需不需要?

Wireless Excellence Limited(WEL)的創始人和行政總裁Stephen Patrick認為,從1982年Nordic Mobile進入市場開始,移動電話從1G開始每十年出現一個世代。所以,6G應該是5G之後數年才可能出現。但實際上,5G本身是個市場營銷的標籤,真正5G的含義,是3GPP LTE 的第15個升級版本;現在的4G,是現有的4G/IMT-Advanced標準。3GPP的不斷更新和升級,也是用戶和電訊商推出來的,每隔一兩年就推出一個小步伐升級,以增加無線通訊網絡的功能和運行能力。

5G最大的應用,是在無人駕駛車輛、人工智能、遠程教育、遠程醫療、物聯網、人機對話等之上。對無人駕駛車來說,哪怕有一秒鐘的斷網,比方因為樓房的阻斷,或甚麼其他原因基站信號達不到,那都可能是致命的。所以,對5G和6G來說,必須有一個無遠弗屆、無時不通的網絡,而這樣的環球網絡是華為的基站達不到的,而必須通過衛星實現。

WEL的看法是,6G需要將地面基站的無線系統與衛星系統結合,這樣可以確保有不間斷的、總是聯通的全球寬頻覆蓋。從4G到5G到6G最新的進展,是可以用軟件無線電(SDR)(Software Defined Radio)和軟件定義網絡(SDN)(Software Defined Networking)來實現,這些都在雲端運行,升級時,不需用叉車和推土機來建那些笨拙的地面基站。

中共和華為都在宣傳,好像中國已經世界領先,因為華為通過低價建立了大量的5G地面基站,試圖通過這個既成事實性的地面網絡佔有先機,以取得全球市場。其實錯了。這恰恰是華為的軟肋和浪費的投資。華為廣泛鋪設的基站,連5G的應用都不夠,更不用說6G了。華為以為搶得了先機,他們失算了,5G根本達不到標準。

研究者發現,第一批實現的5G網絡,包括華為投資,不能提供足夠的可靠性,它們並不比4G好太多。下一步的網絡只能從「天上」下來,用衛星聯繫,這樣,華為大規模的前期投資,全泡湯了。

芬蘭奧魯大學(University of Oulu)的研究者說,6G將達到每秒兆兆位(太赫茲)(terabits-per-second)的速度,這會使得5G相形失色,因為只有達到太赫茲的頻率,才能實現無限的帶寬。

奧魯大學Ari Pouttu教授等認為,5G無線只是嘗試提供毫秒級延遲(millisecond levels of latency),其中一些可能在今年晚些時候進行商業發佈。這對於現在完全由數據驅動的社會來說,不足以帶來任何優勢。人們現在需要的,是近乎即時、微秒級的連接。這種超級的可靠性,5G網絡中是不存在的。

奧魯大學的團隊是諾基亞(Nokia)5G團隊發展的研究夥伴,他們現在已經開始研發6G項目6Genesis。芬蘭政府已經答應投資2.9億美元,來進行這一研究。

5G為甚麼可能胎死腹中?是因為其自身的侷限。奧魯研究發現,使用5G在未來十年間需要平均每人使用1000個無線電發射源,因為5G使用的毫米波的頻率帶寬足夠,但傳播距離不夠,人們需要許許多多、數以百萬計的、相聯繫的發射源和接收天線,才能實現。所以,人類需要更新的技術,也就是6G的出現!

美國的太赫茲融合通信和傳感中心(Center for Converged TeraHertz Communications and Sensing)簡稱「ComSenTer」,和奧魯大學的研究者們,都認為100GHz至太赫茲(THz)級別的頻率,才是可行之道。美國的ComSenTer要小心了,估計紅朝的黑手可能又會全力的瞄準了你們。

一些觀察家認為,如果5G做對了,可能就不需要6G了;但華為的5G,可能從頭就沒做對!偷來的技術囫圇吞棗,又急功近利、匆匆忙忙,怎麼可能做對呢?在未來幾乎毫無用途的地面基站建設上,白白的花了大量的銀子!

真正在6G走在世界前列的,實際上是日本。廣島大學在全世界最先實現了太赫茲通信,是基於CMOS低成本工藝的300GHz頻段。日本在太赫茲通信材料領域也獨步天下,甚至是壟斷性的。可以肯定的是,日本會跟美國分享技術,但不會跟中共或華為分享。

德國也開發出了詳盡的太赫茲通信技術,德國伍珀塔爾大學的研究人員用鍺化矽(SiGe)材料構建了信號收發系統,能實現1米距離的260GHz頻段太赫茲通信,並能達到100米,是全球最先進的太赫茲通信系統。

華為在5G應用上,可能考慮的很仔細,這也是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強項,他們設想了許多生活中的應用,包括許多為中共專制政權服務的、邪惡的使用方式。華為可能也已經意識到他們在基站上花了冤枉錢,也想到了發射一萬顆小型低軌衛星,實現全球6G覆蓋。但想歸想,華為如今面臨美國全面的技術禁運,實現夢想的可能性,恐怕也沒了。

美國不僅是在使勁兒的想,也在積極的做。美國軍方最新的空天飛機波音X-37,和美國私人公司SpaceX最近一次性用一顆火箭發射60枚衛星,都是政府和民間在為迅速發射衛星、補充發射衛星、應付中共和俄國攻擊美國衛星體系、破壞國際互聯網所做的準備。

美國在戰略上跳過5G直奔6G,其可能性越來越大,其必要性也越來越大。在技術上,是可能的甚至亟需的;在政治意志和國家戰略上,因為全面反擊中共的需要,因而可能變得迫切;在商業上,美國主要公司已經放棄5G,美日德已做好了投資的準備。

華為佔領世界市場,可謂野心勃勃;其暗中勾結伊朗,可謂用心險惡;其背地為中共效命,可謂居心不良;其在5G上弄巧成拙,可謂善惡必報,更可能為世界開闢一個新的機會。#

(轉自《新紀元周刊》63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