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預修課程(Advanced Placement,AP)中國考試信息網日前發佈通知稱,自2020年起,考試機構將暫停在中國大陸考點的開放考點舉行美國歷史、世界歷史、歐洲歷史、人文地理等四門AP科目的考試。那麼,中共為何停考四門美國大學預修課?

《路透社》報道表示,設在北京、上海、南京和廣州的考試中心已接到中共教育部的指令,將在明年暫停這些科目的考試。

也就是說,除了持有外國護照的國際學生可以在中國境內國際學校設立的封閉考點考試以外,報考這四門考試的學生要去大陸之外的考場考試。

AP課程是在高中階段開設的具有大學水平的課程,可以使學生提前接觸大學課程,避免高中和大學初級階段課程的重複。對於中國的高中生,預修一些美國大學的課程,不但可以提前獲得學分提早畢業,以減輕留學期間的學業和經濟負擔,也為適應大學學習強度做準備。

《路透社》向國際教育交流與合作中心確認,美國大學的自然課、數學課和其它課程考試未受影響。也就是說,只有人文類科目的考試在中國大陸公開考點被暫停。

中共害怕學生嚮往自由民主法治社會

「這四門課都涉及到美國的歷史、人文和民主自由的理念,中共怕學生通過對學習這些科目對美國產生嚮往,對自由民主法治社會及人權等產生嚮往,不滿意中共殘酷暴政的統治。」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說。

課程不在中國考試,意味著中國學生將不能在大陸選修這些課程,謝田表示,中共的做法其實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因為大學通識教育基礎課,包括美國歷史、地理、文化這些人文課程,學理工科的學生也必須修,中國學生在中國只能選修理工科的先修課程,不能先修人文社會學科,那對他們考美國的大學是不利的,因為比別人修的課少,也比較偏,另外,到美國學習的學生,如果他的先修課沒有先修社會人文學科,上美國的大學以後還要學,在美國學比在中國學AP課程更好,學到得更深刻,對中共了解得更透徹,所以,中共很愚蠢。」謝田說。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其實是非常「重視」人文學科,「因為它所有的統治基礎及洗腦的工具,或執行它洗腦任務的教師,都是通過這些學科的先前的洗腦教育來完成的,中共恐懼的是人文學科裏不符合它的謊言、掩蓋歷史、能讓人了解真相或對人有啟迪作用的部份,而這次通知跟之前上海國際學校不准用海外教材如出一轍。」

2016年,上海市教委針對上海21所國際高中的境外教材進行檢查,之後,中共成立國家教材委員會,對教育部統編義務教育道德與法治、語文、歷史科目教材嚴加審查與監管。去年,教育部又對中小學使用境外教材展開排查。

中美貿易戰正處於升級時期。李元華分析,中共在這個時機宣佈叫停部份AP考試是,中共拿留學作為一張牌,「它認為大量的留學生是給美國送錢,所以,如果叫停一些科目,或者發佈留學預警說留美人員風險高,來嚇阻一些留學人員去美國,這會引起美國的教育界對特朗普對華政策有意見,這是中共的一廂情願,其實在中澳關係緊張的時候,中共教育部也發過類似的預警,而實際上,預警發佈之後,去澳洲留學的人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

中共為何在這個時候叫停AP科目的四門人文考試,謝田說,它顯然是不願意讓中國留學生接觸美國西方民主自由的思想理念,「現在中共在去歐化、去美化,包括商店旅館的名字招牌都要去掉。這將使中國走向全面的倒退、封閉,回到共產主義緊緊箝制思想意識形態的方向上」。

據大陸媒體報道,中共近期對「洋名」發起整改運動,許多地方的建築物、住宅小區,甚至酒店被冠以「崇洋媚外」、「封建色彩」、「怪異難懂」等不規範地名遭到清理整治。

反制美國?專家:中共的彈藥不夠

有網民表示,中國對美進口遠小於出口,所以商品關稅不可能對等加徵,中共一定會從服務業進口上進行反制,減少服務業對美逆差。

謝田表示,中美貨物貿易大約7,000億美元,其中,中國有4,000億美元的順差,而美國跟中國在服務業上的總貿易額只有700億美元,是貨物貿易總額的1/10,而在這方面美國有400億美元順差,「所以這個反制沒用,說明中共的彈藥還是不夠。」

謝田說,「中共想把這個也取消(叫停部份AP考試),只能說它想進一步地倒退,只能導致美國對中共全面的封鎖,全面地切斷貿易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