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尚未結束,由於港府或特首林鄭月娥未在6月20日17時前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和民間公民團體在6月21日升級抗議行動,多個團體聚集在立法會、政府總部、禮賓府和警察總署抗議示威,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要求和警務處長盧偉聰進行對話,也未得到回應。民陣表示,由於林鄭的道歉缺乏誠意,另一方面建制派修例似乎死灰復燃,呼籲港人6月26日G20鋒會前再度集結。#

2019年6月21日,香港眾志的黃之鋒在金鐘呼籲在場人士包圍警察總部,並要求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會面。(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21日,香港眾志的黃之鋒在金鐘呼籲在場人士包圍警察總部,並要求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會面。(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21日,香港眾志的黃之鋒(左)在金鐘呼籲在場人士包圍警察總部,並要求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會面。(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21日,香港眾志的黃之鋒(左)在金鐘呼籲在場人士包圍警察總部,並要求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會面。(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21日,香港學界及民間升級抗議行動,下午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21日,香港學界及民間升級抗議行動,下午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21日,香港學界及民間升級抗議行動,下午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21日,香港學界及民間升級抗議行動,下午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21日,香港學界及民間升級抗議行動,下午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21日,香港學界及民間升級抗議行動,下午包圍灣仔警察總部。(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
由於港府在6月20日下午 5 時「死線」前未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學界及民間6月21日昇級抗議行動,包圍灣仔警察總部。上午 11 時左右,大批示威者衝出夏愨道路面,全面佔據夏愨道東西行車線。(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