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可說是全球投資者皆大歡喜的好日子,在美聯儲6月政策會議釋出下半年傾向減息的氛圍下,道指和標普500指數上漲逾0.9%,雙雙逼近歷史高檔,債市指標的美國10年債孳息率也一度跌破2%心理關口,商品市場的原油大漲5%,金價也罕見地飆高超過3%,逼近重要心理關口1,400美元/安士。

2019年以來,股債一直維持著雙雙上漲的趨勢,周四(6月20日)的持續上揚並不會讓人感到意外。然而,原油和金價同時出現暴衝的行情卻是近年少見的奇特現象。

油價方面,近期受到貿易戰衝擊影響需求,以及庫存不斷攀高的雙重打擊,西德州原油(WTI)由4月高峰的66.6美元/桶最低跌到6月的50.6美元。周四(6月20日)大漲5.8%至56.88美元,本周累計大漲約8%,頗有中期築底完成的跡象。

金價的情況也很戲劇性。在5月貿易戰升級的過程中,金價表現異常平穩,股市下跌的過程中並未明顯出現避險需求的買盤,與過去的模式很不相同。金價直到5月的最後一個交易日才起漲,讓5月漲幅1.9%,成功站穩1,300美元/安士關口。6月後周周上漲,累計月漲幅超過6%,逼近1,400美元關口的6年高峰。

如果油價反映的是伊朗地緣政治緊張關係的升高,金價反映的則是技術面突破後的買盤追價,二者驅動上漲的屬性不同,但同日同步大漲的現象確實罕見。

造成原油周四(6月20日)飆漲的遠因或許是近幾個月的價格遠遠落後股市表現,短期的上漲動能除了美聯儲暗示減息可刺激需求外,最重要的導火線是地緣政治的因素,從先前兩艘油輪在伊朗外海遭到攻擊,到周四(6月20日)伊朗在荷姆茲海峽上空擊落美軍無人偵察機「全球鷹」(RQ-4 Global Hawk),刺激了投機買盤的追價。然而,美伊的衝突情勢是否持續升高仍未可知,但在供需面未大幅改善之前,油價60美元以上的壓力仍然沉重。

金價與股市的同步大漲也同樣罕見。過去幾年金價在進行築底整理的過程中,二者的漲跌多數呈現蹺蹺板現象,換言之,當市場風險趨避時,股價下跌但金價上漲;當市場追逐風險時,股價上漲但金價下跌。

金價此時的上漲似乎意味著不是避險買盤的進駐,這從美國SPDR Gold Trust黃金ETF持倉量並未同步創高可以看出,反倒像是一批追逐絕對報酬的投資買盤的進駐,尤其在站上1,4000美元關口後,金價2019年的漲幅可能不容小覷。

周四(6月20日)的金融市場全面上漲,呈現了煙火繽紛、百花齊放的奇特景象,但部份專家仍然提醒6月底的習特會或有變數。如果中美雙方歧見仍深,或美國宣佈對3,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徵關稅,漲多的金融市場或出現不小的波動;若雙方達成建設性的協議,讓貿易戰劃下休止符,短期或許出現慶祝行情,但不排除預期美聯儲減息機率下滑的獲利回吐賣壓出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