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談判重啟 折射中南海習江博弈態勢有變

北京改變立場 華為困境或成習反制江派的一張王牌

日本大阪舉行G20峰會前夕,習近平、特朗普通話,習特會峰迴路轉;特朗普透露北京改變立場,貿易談判重啟。這折射中共高層圍繞中美貿易協議的背後博弈有了變化。跡象顯示,江派操控的華為公司面臨美國封殺的困境,很可能已成為習近平反制江派的王牌之一。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6月18日發表推文稱,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了「很好的」電話交談,為雙方在大阪舉行的二十國集團峰會(G20)期間進行會晤奠定了基礎。

習特通話 大阪G20習特會

特朗普在推文中稱,他和習近平會在下周日本的G20峰會上舉行進一步會談,雙方團隊將在會晤前開始磋商。

中共官媒新華網報道,習近平在6月18日的對話中告訴特朗普,希望美國能公平對待中國的公司。外界普遍認為這指的是中國電信設備商華為。華為已被特朗普政府列入黑名單,限制其獲得美國的技術。

參議院情報委員會(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級別最高的民主黨人Mark Warner 6月18日告訴《華爾街日報》記者,看起來特朗普至少開啟了一種可能,那就是他或許會在華為問題上讓步,以此作為貿易談判的一部份。

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23日曾表示,預計與中國的貿易戰將很快結束,雖然目前兩國並未確定舉行下一輪高級別貿易談判。

特朗普當天在白宮發表的講話中說:「它正在發生,它正在快速地發生,我認為中國可能會很快發生一些事情,因為我無法想像他們會因為成千上萬的公司離開他們的海岸去其它地方而感到興奮。」

特朗普還表示,他將在出席6月底日本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時,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會晤。

特朗普在講話中還表示,從國家安全和軍事角度,華為「很危險」。但是他補充說:「如果我們達成協議,我可以想像以某種形式在貿易協議中把華為包括進來。」當被問到具體會是甚麼樣的協議時,特朗普總統回答說:「這會看起來對我們非常好。我可以告訴你們這點。」

從目前信息來看,特朗普與習近平雙方都有意把華為置於貿易談判的協議框架之內。

封殺華為成特朗普貿易談判王牌之一

北美時間2018年12月1日,習近平和特朗普在阿根廷G20峰會後會晤,就中美貿易問題談判。當天,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孟晚舟在加拿大溫哥華機場被捕,美國要求引渡;與華為有關聯的美國華裔物理學家張首晟詭異「自殺」。

5月上旬,中美貿易談判風雲突變。5月初第10輪中美貿易談判後,雙方本來還都對「富有成效的談判」取得的「實質性進展」表示樂觀。

但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5日突發推文,宣佈將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提升至25%,另外3,250億美元商品也將很快開徵關稅稅率為25%。特朗普表示,「跟中國的貿易談判正在進行,但進展太遲緩,他們試圖重新談判。不行!」

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態度突然轉變事出有因,中共出爾反爾,令中美數月的談判成果前功盡棄,迫使特朗普再度重啟關稅戰。

特朗普政府5月10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10%懲罰性關稅提高到25%,北京隨後於5月13日調高600億美元美國商品的報復性關稅,關稅分別增加到10%、15%,以及25%。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5月13日公告啟動另一波對中國商品加關稅的徵求公眾評論意見的法定程序,列入3,805項產品,價值約3,000億美元。

5月1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宣佈進入國家緊急狀態,允許美國禁止「外國對手」擁有或掌控的公司提供電信設備和服務。隨後美國商務部宣佈將華為及其70家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之列,命令未經批准的美國公司不得銷售產品和技術給華為公司。隨即,華為深陷困局,噩耗連連。

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抓,以及美國封殺華為,分別發生在中美貿易談判或貿易戰升級的關鍵時刻,成為特朗普政府手中的一張王牌,不僅是貿易談判的籌碼之一,更為美國進一步圍堵中共埋下伏筆。

華為發跡極具江派背景深度參與「金盾工程」

華為公司1987年在深圳成立,2012年開始成為全球最大的電訊設備製造商。而這期間正是江澤民執政,以及江派架空胡錦濤的時期,華為趁機坐大。

華為創辦人、孟晚舟的父親任正非曾任中共軍方團職軍官;華為前董事長孫亞芳,1992年加入華為前,曾長期在中共國家安全部任職,外界因此懷疑華為有軍方、國安背景。而此時的中共軍方、國安相繼由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的勢力掌控。

中共用於監控國民、封鎖真相的「金盾工程」由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主導。而華為深度參與「金盾工程」。據中共官方報道,2002年9月3日,「金盾工程」辦公室主任李潤森等參觀華為的研究所,對華為參與「金盾工程」建設的實踐和相關領域的探索十分認可。華為產品在全國各地的「金盾工程」項目中取得了很多實際應用。

有消息指,任正非跟江澤民的關係非常密切。據華為人講,江澤民只要去深圳,一定去華為。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與任正非的關係也非同一般,並「垂簾聽政」常常為其「下指導棋」。而華為的「低調」卻迅猛發展,更隱藏中共不可告人的戰略目的。

在孟晚舟被捕當天墜亡的華裔科學家張首晟,不僅與華為公司有關聯,也與江綿恆任校長的上海科技大學關係密切。張首晟有關「天使粒子」的科研成果,即是其與上海科技大學寇煦豐課題組等8家單位合作完成。

官方報道還顯示,在上海市僑辦的穿針引線下,張首晟已落戶上海科技大學,建立前沿科學技術研究院;張首晟2018年5月1日開始被該校的物質科學與技術學院聘為特聘教授。

筆者當時分析,2018年12月1日,習近平獲悉孟晚舟被捕消息之後,在與特朗普會晤時並未提及;習外訪回國後,又傳出中共高層就如何應對孟晚舟案而公開分裂的消息。這或表明習近平早已決定不會在華為問題上與特朗普政府強硬對抗。

相反,特朗普政府抓捕孟晚舟、全球封殺華為,對習陣營至少有兩大政治收益。其一,習近平可以藉機加速清洗國安系統江派勢力,將華為重組、收編為己有;其二,習當局在貿易談判中不得不向美方作出妥協時,與江澤民家族及江派國安勢力勾連緊密的華為公司被特朗普政府箝制,可令江澤民集團有所忌憚,不敢過份攪局。

特朗普政府在敏感時機抓捕孟晚舟,不僅為全球封殺華為及中美貿易談判布下關鍵棋子,還微妙介入中共高層內部博弈。

北京立場變 中美談判重啟

特朗普6月18日下午在離開白宮前往佛州前,對記者表示,「我和習主席有很好的關係」,當天上午與習近平通話,兩人聊了很久,將在日本G20峰會上會面,中美19日重啟談判,中方希望達成貿易協議。

特朗普說,「中方希望達成協議,我們也希望達成協議,但這必須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協議。」

在回答記者提問中方是否已改變貿易協議陷入困境的一些癥結問題立場時,特朗普說,他們改變了立場。

路透社5月8日獨家引述三位特朗普政府知情人士和三位私營部門知情人士報道,5月3日夜裏華盛頓收到來自中共的外交電報。電文系統地更改了近150頁的貿易協議草案,破壞了美方對中方的核心要求;中共推翻雙方10個月來談判的成果,包括七大方面的協議承諾。這七個方面包括盜取美國知識產權和貿易機密、強制性技術轉讓、競爭政策、金融服務准入,以及貨幣操縱等。

在被刪除的45頁內容中,大部份和保證中國實行結構改革的法律約束力有關。美國認為協議案需要法律約束力,但中共內部將該協議案視為「明文干涉內政的不平等條約」。

隨後有消息稱,中美貿易談判破局,與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攪局有關。

5月21日,在台灣政論節目《年代向錢看》上,旅居台灣的國際政治金融專家汪浩透露,4月底5月初時,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在北京進行第十輪談判,雙方準備簽署協議了,但劉鶴5月1日向中共中央報告時,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以韓正為代表跳出來全面反對這個跟美國達成的協議。

劉鶴將這個情況通報給美方,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5日在推特怒指中共毀約,宣佈對華全面加稅。中共官媒沉默,而江派傳媒迅速放風說,習近平願意為此事負全責。隨後,江派常委王滬寧操控中共文宣系統掀起反美輿論;從中隱現江派攪局中美貿易談判的連環部署。外界相信,韓正一個人不會敢跳出來反對貿易協議,他是江派和「反習」力量的代言人。

華為困境或成習反制江派的一張王牌

之前,特朗普曾多次表示,他準備在大阪峰會上與習近平會面,但北京方面沒有證實。關於月底要不要赴G20會晤特朗普,習近平顯然左右為難。在6月10日北京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還拒絕證實習近平是否將在G20峰會上與特朗普會面,僅說美方多次表示希望安排一次這樣的會談。

如今峰迴路轉,習特通話,確定G20會晤,中美貿易談判立即重啟。最耐人尋味的是,特朗普公開稱,北京方面已經改變貿易協議中一些癥結問題立場;而美媒同期傳出,中美雙方似乎都有意把華為置於貿易談判的協議框架之內的消息。

圍繞中美貿易協議,北京立場有變,表明中南海政局中習、江博弈態勢有變,習陣營已壓制了江派藉中美貿易協議問題上的攪局、反撲。近期的兩百萬港人大遊行「反送中」衝擊中共政權,習近平緊急安排G20峰會前夕赴北韓進行「國事訪問」等,背後均有中共高層博弈因素;而江派操控的華為公司面臨美國封殺的困境,也很可能已成為習近平反制江派的王牌之一。

大阪G20習特會,以及中美貿易談判重啟,意味著中美貿易戰及美國圍堵中共進入新階段,也折射中共高層暗中博弈激烈,中共江澤民集團大潰敗的連鎖效應料將不斷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