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3日,就在香港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案引發了港人空前抗議之際,美國參議員馬克魯比奧(Marco Rubio)和參議員鮑勃梅嫩德斯(Bob Menendez)提出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草案,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對香港的自主權進行評估,判斷香港是否有足夠的自主權以維持其特殊的貿易待遇,以此表達對香港人權與法治的支持,並確保美國給予香港的特殊地位獲得保障。

針對美國這個法案對香港可能產生的影響問題,新唐人電視台駐華盛頓DC的記者蕭茗,採訪了前總統戰略高級總監、美國著名智囊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羅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 將軍。

斯伯丁將軍認為,這項法案如果通過,對中國和中共來說,都將是極其有害的。他認為,香港是中國通向西方的窗口,它由於一國兩制政策而享受著特殊待遇,香港可以進入西方資本市場;同時,香港也沒有因為中美貿易戰而遭受大陸那樣的關稅制裁。

所以香港因為一國兩制,以及中國把它作為通向西方的窗口等原因,使它在很多方面都受益;但現在,所有這些好處可能都會因為強推「送中條例」而斷送,這將對中國經濟造成巨大的損害。

斯伯丁將軍認為,這項引渡法案應該撤銷,從林鄭月娥和其他香港政要必須經過中國共產黨的審查程序,才能拿出來讓香港人進行投票的做法上看,港人已經無法真正擁有一國兩制。實質上,香港的政治制度在受中共控制。

《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適用於制裁香港官員?

目前,《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已經應用到俄羅斯人和(包括中共的)其它國家的官員身上,但它還從沒有應用在香港官員身上;而且目前白宮網站上還有一份請願簽名書,要求用這個法案制裁香港官員,如果這些官員支持「送中條例」,而且侵犯人權。

斯伯丁說,《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旨在處罰違反人權的罪行,但現在我們應該更廣泛地看待這個法案所適用的對象。如果《逃犯條例》通過後,港人乃至過境香港的國際旅客在沒有經過正當拘留和引渡的程序下,就會被中共押送回大陸進行隔離或者被藏匿起來,這就會引起非常大的恐慌,所以應該考慮使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對香港官員進行制裁。

香港可能會成為點燃並摧毀中共政權的導火線嗎?

斯伯丁認為,現在這個導火線已經點燃。這實際上與中共利用其經濟金融和信息控制系統的方式有關,中共不僅(用這種方式)在中國而且在中國以外的地區侵蝕自由。

中共這種利用全球化信息控制的方法和行為,已經讓西方意識到,通過與中共的日常接觸,我們已經意識這點,(對策上)我們不僅在經濟上幫了許多美國人,而且也暫緩了中共侵蝕我們自己的自由。

眾所周知,像為萬豪公司(Marriott)工作的羅伊瓊斯(Roy Jones)這樣的人,發現自己只是因為點讚了有關西藏問題的推文而被解僱,但他仍不理解美國的萬豪公司為甚麼會解僱他。

如果送中條例通過香港將會怎樣?

斯伯丁說,雖然他不知道具體會發生甚麼,但如果香港這種特殊的待遇被取消,這對香港經濟而言,對中國經濟而言,都將會帶來極大的負面影響,因為中國依賴於香港作為通往西方的窗口。

中共需要真正承諾履行和尊重一國兩制,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中共做過很多承諾,但幾乎所有的承諾最後都回歸原點,所以他們會改變對香港的承諾也就不足為奇了;但如果我們從另一方面看,我們其實是在制裁(中共)做的那些違背我們(西方)原則的事情。

美國政府會堅定地與香港站在一起嗎?

斯伯丁認相信,美國政府會支持香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已經就此發表聲明。你會看到,不僅僅是來自政府,而且還有美國國會和民眾;而且不僅僅是美國,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他們都看到了中共把施加於中國大陸民眾的(惡法)強加於港人,他們也看到了港人的和平抗爭。(惡法)於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來說,這都是不可接受的。

由於中共在中國大陸執政,中共能夠掩蓋他們的所作所為。但現在他們很難隱藏他們對香港做的事情,因為香港仍然有表面的新聞自由。那麼,現在發生的事情將會讓全世界都清楚地看見。

所以斯伯丁認為,如果真的有另一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在香港)發生,這個世界絕對不會視而不見。更具體地說就是,全世界都會看到,美國與香港及中國的經濟、金融和貿易關係會不斷地脫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