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接連兩周的大規模和平抗議活動獲得全球關注,並引發激烈思考一個問題:中國人是否想要自由民主?

「我們無法知道大陸公民對自由和民主體制的態度是甚麼,因為在(中共)嚴格控制公民的制度下,外界不可能對這些敏感問題得到誠實的答案。」《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梅根·麥卡德爾(Megan McArdle)6月19日撰文說,「但如果你質疑目前是否有相當數量的中國人想要民主,你只需看看周日(16日)香港的照片。」

6月16日,有200萬香港市民上街抗議政府推進的「引渡條例」(也稱「逃犯條例」、「送中條例」),該條例允許犯罪嫌疑人被引渡到中國大陸受審。

對人口規模只有740萬的香港來說,200萬人相等於每個香港家庭都有一個成員上街。而12日,香港警方對參加遊行的抗議人士施用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造成70多人受傷,此舉激發更多香港人16日上街抗議。

「我們所知道的是,在香港,人們願意公然反抗(中共)政權來維護自由。也許自由主義制度是一種後天的品味,也許一旦你有了品味,你永遠不會滿足於其它任何東西。」麥卡德爾寫道。

她說,這可能就是為甚麼中共想把香港變得不那麼特別、加進更多行政管理的舉措,會遭遇如此強烈的抵抗的原因。中共在1997年從英國手中收回香港主權後、將其作為「特別行政區」,實行所謂的「一國兩制」。

此前,多位人權活動家指,香港的「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中共懼自由 施政方向近年來急速左傾

報道說,一直以來,美國對貿易會促進中國走向自由民主的理想理論是,美國與他們進行的貿易越多,中國人就會越多地來美國學習或做生意。當美國進口中國的廉價製成品時,美國也會輸出民主給中共。

這一理論早已被證實太過理想主義。中中共領導人也深諳這套理論,而這也恰好是它們懼怕的。所以,隨著中國融入世界經濟,中共過去幾年對內的政治控制不是逐步放鬆,而是朝著另一個方向急劇轉向。

中國社會的主要支柱——律師、記者、非政府組織、學術界和宗教團體,都受到中共政府的無情打壓,中共認為,他們是破壞「穩定」的力量。

同時,中共加強互聯網等的全民監控,禁止公民發佈以及看到令政府不滿的內容。

香港人爭取公民權利 政治意識覺醒

但是香港提供了一個樂觀的理由:在堅決反對引渡抗議活動之後,中國(中共)政府最終退縮了。

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施婷(Ting Shi,音譯)在澳洲ABC電視台網站撰文說,「香港的街頭抗議活動已成為香港人爭取公民權利和取得政治讓步的特殊方式,這是一個最明確的標識。」

另一方面,香港抗議活動剛好發生在中共面臨糟糕局面的節骨眼。在本月底的日本大阪G20峰會上,將舉行習特會,討論貿易問題。

施婷說,北京必須反思為甚麼總是「挑錯人」來領導香港。「一個專制政權只能選擇一個所謂『家長式』(控制式)的領導者」,她寫道,「但現在的香港人跟五年前已經完全不同,五年前才政治覺醒的香港人現在已經紮根。」

「中國的自由之路 最終要中國人自己走完」

「雖然市場可能會推動中國、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走向自由的方向,但中國人可能不得不自己走完剩下的大部份路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麥卡德爾寫道。

因為中國共產黨視民主為一種威脅,在中國共產黨阻擋的情況下,中國人接下來要如何走完這一旅程。或許香港這幾年的兩次抗議活動能帶來更多啟示。

2014年,香港居民發起佔領中環(雨傘)運動,爭取真正普選。當時警方對示威者使用催淚煤氣,港府拒絕讓步,兩個多月後,抗議者被警力清除、香港政府幾乎沒有作出任何讓步。

但2019年的香港民間反送中抗議活動跟2014年的雨傘運動則截然不同。到目前為止,這一次,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向公眾道歉,並表示該法案的立法程序將無限期暫停。

彭博社分析,香港這次的反送中抗議贏得大勝的一個原因是香港商業界的支持。五年前,香港商界對雨傘運動的支持度相對較低,而反送中運動則獲得香港社會各個階層的廣泛支持,公民團體、商會、宗教組織、法律團體等,大型跨國公司甚至為員工提供彈性上班時間。

同樣的,香港人的理性和平表現也再現久違的香港精神與質素。為救護車主動讓出通道、為不認識的記者提供安全頭盔,甚至還回收現場的垃圾。香港人讓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人士看到了自由民主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