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的街頭食檔跟亞洲任何一處的都不能比。在人口密度高漲的亞洲城市,大小各式食檔手推車檔,在車如流水、路人如織的街頭,百食紛陳,傳送香氣獻上地方色彩。而加拿大西岸的全是形狀相同的餐車,食品種類是各自精彩,但廚房格式、交易氣氛、器皿食具都是差不多,難得有讓我「嘩」一聲的新意,所以鮮會幫襯。

兩年前遊越南時,第一天在酒店對面吃了一頓街邊檔越南粉後,便墮入愛河。之後有機會,便往街頭巷尾鑽,尋找不一樣的地道美食,竟成為那段旅程的佳話。也有上館子花四倍價錢嚐了一頓高級時尚越式餐,不過如此。越南的街邊食肆的食品,跟這兒的相去甚遠。最讓我難忘的是隨便叫甚麼,都送來一籃子的鮮綠的嫩菜和香草,有不少是未曾見過的。就算吃的是濃味的或是煎炸品,因和著菜葉、香草同嚐,便不覺得滯胃。

回到溫哥華,對那籃香草嫩葉一直念念不忘,到過多間越南餐館去,仍十年如一日地送來相同的一碟芽菜香葉辣椒片和檸檬件,但心中明白,不是在越南,所以失望是有,卻也不強求。

直至那一天到屬午餐常吃的Main街「棒(Bon)越南餐館」去吃牛肉粉時,看見隔壁的一家人分吃的食品,竟然包括一盆綠意盎然的嫩菜和香草!即時請來女店主仔細詢查,原來那盆綠葉是剛推出的新菜式「Bahn Hoi」的一半,還有一半在旁邊的碟子上。不用說,雖當時只有兩人,立即也叫來一客,看看能否帶我的味蕾回到越南街頭去。

Bahn Hoi指的是灑上蔥花炸洋蔥碎,網成的一方方的雪白幼細的米粉,與酥脆的春捲、煎香的越式火腿和柔媚的蔗蝦繽紛地佈在碟上的一碟豔色主食;那碟香草嫩葉,不過是伴菜。然而這盆綠油油的嫩草,在我看來卻是與牡丹同樣美麗可愛也可口的綠葉。「棒」 將這一份Bahn Hoi處理得非常道地,不同的不過是在餐房中進食,地方乾淨舒服,餐具齊全而已,難得連那碗汁液都像樣!

單是香草便有數款:紫啡色的紫蘇葉、連嫩枝的九層塔、茂盛的薄荷葉,還有酸羅白絲、生菜與青瓜片等堆砌得活色生香。吃素的朋友,加少許酸羅白絲便是沙律。吃葷的朋友,和著米粉絲、肉片或春捲送進嘴裏,的確是既鮮爽又夠質感的鄉土小吃。

若三四人同行分享,Bahn Hoi是極佳的開胃菜,另叫一碗大號的湯粉做湯,加上一客咖哩牛腩與一碟香茅雞扒飯,便是一頓豐富的飯餐。若仍不夠的話,我會推薦每人先來半條即叫即做的沙律捲,多叫一碗順化辣粉,包保大家吃得盡興!

這客一式兩碟的Bahn Hoi是傳統的越南美食,看來暫時仍只有在「棒」可尋。自那天起,我們家每回去「棒」吃飯,無論是早是晚,那Bahn Hoi,當是必叫之食!◇

在越南,一盆綠意盎然的嫩菜和香草是就餐的必備伴菜。(以希提供)
在越南,一盆綠意盎然的嫩菜和香草是就餐的必備伴菜。(以希提供)
Bahn Hoi指的是灑上蔥花炸洋蔥碎,網成的一方方的雪白幼細的米粉,與酥脆的春捲、煎香的越式火腿和柔媚的蔗蝦繽紛地佈在碟上的一碟豔色主食。(以希提供)
Bahn Hoi指的是灑上蔥花炸洋蔥碎,網成的一方方的雪白幼細的米粉,與酥脆的春捲、煎香的越式火腿和柔媚的蔗蝦繽紛地佈在碟上的一碟豔色主食。(以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