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在6.12清場時於中信大厦外驅散人群的手法備受爭議。本報訪問到當天在現場的示威者親述經歷,他批評警方罔顧他們的生命安全。

警方當天從不同方向向群眾施放催淚彈,大批示威者被前後包抄在中信大廈外,當人群透過狹窄的玻璃門逃進中信,警察卻向人群中央發射多枚催淚彈,險釀人踩人的災難。

當天在中信現場的陳先生表示,中信大廈前是民陣宣佈的合法集會地點,大家以為安全,他們整班人聚在那裏,沒有打算出去衝擊警方的,沒想到也會中催淚彈。「我記得好像有射在我們附近中間的位置。所以我們整班人要衝進中信(大廈)。因為我們不知道這邊走出去夏慤道地下,能不能走過去,所以我們全部進了中信。中信裏面本身很多人,其實很危險。因為(中信)本身門口已經窄,我們很多人要擠進去。」

幸運的是,最後沒有釀成悲劇,也展現香港市民的良好素質。「我們整班人出來表達訴求的時候,警察這樣對我們,罔顧我們的安全。但很幸運的是,我們那裏的人都很有秩序,不會擠來擠去。」

陳先生強調,他們非常和平,不明白為何警方要對他們開槍。「我不是最前線那些,我和朋友都是很和平的那種,我們都無端被射催淚彈,我們也很驚訝。我身邊有很多人都哭了,射催淚彈過來,不明白為何要這樣做。」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表示,警方在驅趕人群的時候,應該要提供逃生路線,批評做法有違準則。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亦稱,中信圍困事件顯示警方嚴重危害市民生命,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應該引咎辭職,問責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