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一份裁判文書顯示, ofo共享單車(ofo小黃車)被單車供應商追索近2.5億元人民幣。不過,ofo被法院認定已「無可執行財產」。而820多萬用戶還在「排隊」等著退押金……

ofo被認定已「無可執行財產」

《中國證券報》等媒體報道,6月17日,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一份來自天津高院的裁判文書,申請執行人天津富士達單車工業有限公司與被執行人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ofo營運主體)買賣合同糾紛一案,於2019年4月16日立案執行,申請執行標的為人民幣249,821,023.90元(人民幣,下同)。

不過,法院認定,東峽大通已「無財產」,其名下無房產及土地使用權、無對外投資、無車輛,雖開設了銀行帳戶,但已被其它法院凍結或帳戶無餘額。

目前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東峽大通公司相關的執行文書有170條,大部份的執行時間都在2019年1月以後,被執行標的金額十分巨大。僅今年5月,東峽大通就收到來自北京海澱、北京朝陽、北京豐台、杭州市、天津市、廈門市、上海市等多個法院的近20件執行文書。僅一個月的執行標的,就超過6,000萬元。

同時,東峽大通被凍結股權標的6宗,被凍結股權超過1,700萬元。不過,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的註冊資本達到150,000萬美元,也就是15億美元。

ofo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

東峽大通法定代表人也因不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而受到影響。

6月12日,來自「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網」的信息顯示,被執行人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諮詢有限公司的直接責任人陳正江被限制出境。

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陳正江本人已有16條被列為失信人被限制高消費的信息。

ofo的多名主要管理人員也都被列入了失信被執行人。創始人戴威有16條被列為執行人被限制高消費的信息;ofo聯合創始人楊品傑、ofo總經理陳婧也於2019年4月30日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

逾820萬用戶押金仍未退

2018年,搬離總部、用戶排隊退押金、戴威與東峽大通被限制消費……關於ofo小黃車的新聞不斷出現。

2018年12月19日,戴威在全員信中表示,由於沒能夠對外部環境的變化做出正確的判斷,公司一整年背負著巨大的現金流壓力——退還用戶押金、支付供應商的欠款、維持公司的營運。當時,戴威說,「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認同並堅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為我們欠著的每一分錢負責,為每一個支持過我們的用戶負責!」

但現實情況是,小黃車仍然欠著不少用戶的押金。

2019年6月18日下午,一位ofo小黃車用戶表示,她的小黃車使用押金至今仍未退回。據該名用戶提供的退押金進度顯示,截至6月18日下午3時許,其排在8,202,695位。

以每人99元(老用戶)或199元(新用戶)押金計算,此前據媒體披露,向ofo申請退押金人數已經上升至1,500萬人以上,按照199元的押金計算,累計金額近30億。

網民:監管部門在哪?

上述消息,引發網民議論紛紛:「完了,我的押金要不回來了。」「監管部門在哪?一直以為押金是有監管的,沒想到是這個結果。」「幾千萬人的押金,應該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案件。」「 2.5億無法執行,難道也不判刑嗎?」

「像傳銷的融資公司,拆東牆補西牆,沒有監管,最悲哀的還是千萬用戶被騙。」

「名下無財產,單車不提供,客服接不通,押金退不了,餘額打水漂。更可氣的是直到現在,其官方APP的付款渠道依舊暢通,依舊在坑蒙拐騙,誤導消費者去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