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路遇一婦人挑著擔子,四處避難,擔子的籃子兩頭分別坐著兩個小兄弟,就笑眯眯吟詩道:「莫道當今無太子,一擔挑起兩君王。」

後來,這籃子裏的小男孩,一個成了宋太祖,一個成了宋太宗。

陳摶,生年難考,字圖南,自號扶搖,又號「希夷先生」,唐末宋初毫州真源人(今安徽亳州)。

陳摶的出生是個謎,毫州一帶傳說陳摶誕生於荷花之中。五六歲時,陳摶還不會說話,一次,他在渦水岸邊玩,有一青衣女子出現在他面前,贈他書一冊、詩一首,陳摶突然就心竅慧開,開口說話了。此後無書不讀,尤喜《易經》,看一遍便能記誦。

成年之後,陳摶父母亡故,他將家產悉數分給鄉親外人,自己不留一文財產,隨青衣女子進華山隱居修道去了。後來練就道家修煉之術,學會一種酣睡不醒的睡功,可以睡上數月不起。

陳摶聲名遠播,唐明宗詔他進宮,許他高官,賜他三位美女。

陳摶入宮,不沾女色,每日就是飲酒酣睡。他說:「趙國名姬、漢庭淑女,行尤婉美,身本良家,一入深宮,久膺富貴。昔居天上,今落人間,臣不敢納於私家……臣性如麋鹿,跡若萍蓬。」不久他就離開了皇宮。臨行前,他留詩曰:「處士不生巫峽夢,空煩雲雨下陽台。」

雖隱居山野,陳摶對天下大事卻了然於胸。對五代之亂,他時常蹙眉。後周周世宗也聽聞陳摶大名,956年,周世宗命華州知州專程護送陳摶進京,讓他在皇宮裏住了一月之久,詢問他點石成金的煉丹術。

陳摶不客氣地說:「您身為四海之主,應以國家安定、百姓冷暖為憂,怎麼對黃白之術感興趣呢?」周世宗倒也大度,並不介意陳摶的口氣,反而封他為諫議大夫。

陳摶堅決不應。向世宗進獻《睡歌》一首:「臣愛睡、臣愛睡、不臥氈、不蓋被。片石枕頭,蓑衣覆地,南北任眠,東西隨睡。」周世宗於是賜他錦帛茶品,讓他還山修道,賜號白雲先生。

預言宋興 順天助宋

宋太祖、太宗小的時候,天下大亂,太祖的母親挑著擔子,四處避難,擔子兩頭的籃子裏分別坐著太祖小兄弟倆。

路遇陳摶,陳摶捻鬚,笑眯眯吟起詩道:「莫道當今無太子,一擔挑起兩君王。」

宋太祖趙匡胤登基之日,陳摶正乘驢遊覽華陰市,聞訊後大喜,高興得從驢背上掉下來,大笑道:「天下自此可以安定了啊!」

古時大德賢者,在朝則為直臣謀士,在野則多是高士達人。陳摶曾面鏡自語:「非仙即帝也。」他遊歷四方,神隱其身,能預知天下盛衰之事,順天意而推其志。

太平興國初(976年),太宗詔陳摶,詢問可否征伐河東,陳摶不答。後太宗征伐失敗。三年後,太宗又把他從華山詔來,陳摶說:「河東之事,今可矣!」後果然取勝。

太平興國九年,太宗再詔陳摶入宮,並派宰相宋琪向陳摶討教,可否用道術神通輔佐朝政。

陳摶回答:「臣沒有甚麼功能,只是養生之道罷了。假如大白天,山中隱士都飛升起來,對治國有甚麼好處呢?」「今聖上博達古今,仁聖治亂,君臣協力同德,這也是勤行修道啊!」太宗聽後大悅。

太宗邀他在朝中為官,陳摶一再婉拒,不願用道術干政,只給太宗留下四個字:「遠、近、輕、重。」太宗不明,陳摶解釋說:「遠招賢士,近去奸佞,輕賦萬民,重賞三軍。」太宗為陳摶賜號希夷先生。

宋太宗一度為皇儲之事猶豫不決,知陳摶精於相面術,便想詔他來問個究竟。陳摶沒有去見宋太宗,只是回奏說:「有一次,臣路過壽王府前,有二人坐於府前,臣觀察他們的面相,將來官至將相。臣得知二人是壽王左右的人。」

宋太宗聽後大喜,立壽王為儲君,後壽王繼位,是為真宗。陳摶羽化後,真宗一度巡幸華山,褒揚陳摶的神蹟。

《南陵無雙譜》中的陳摶畫像。(公有領域)
《南陵無雙譜》中的陳摶畫像。(公有領域)

自古華山不上稅

陳摶最為傳奇的故事之一,是他與趙匡胤的一場棋局。當時,趙匡胤仍是後周柴榮手下倚重的大將,他天生神力、勇武無雙,兵法韜略無所不通。

一次,趙匡胤因事路過華山,陳摶心有所感,知未來天子將從此路過,便想以奕棋的方式與之結緣。他裝扮成一賣桃老漢,挑著桃筐攔在路口。

又飢又渴的趙匡胤,見兩筐鮮桃,狼吞虎嚥就吃起來。但囊中羞澀,吃罷桃,又付不出錢來,只羞得滿臉通紅。陳摶說:「沒錢不要緊,你陪我下一盤棋,贏了,就免你桃錢。」

趙匡胤善下棋,一聽就答應了。頭一局,趙匡胤贏了,要和陳摶下第二局,陳摶說:「要是這盤你輸了,怎麼辦?」趙匡胤說:「我將手中這盤龍棍歸於你。」

沒想到,第二盤開局沒幾步,趙匡胤就輸了。陳摶拿了盤龍棍起身就走,趙匡胤疾步追上,口中大喊:「再來一盤!」

直至華山東峰下棋亭前,陳摶止步說:「再來三盤,這次如果你輸了,該如何是好?」趙匡胤一股豪氣,脫口而出:「我賭華山!」

陳摶要他立文約為證。趙匡胤寫下字約。二人連下三盤,趙匡胤連輸三盤。陳摶將棋盤推到一邊,高興地說:「華山真屬我道家了?謝主龍恩!」

陳摶突然行起君臣之禮,趙匡胤一頭霧水,不知如何應對。陳摶說:「壯士定為九五之尊,日後便知。」更為神奇的是,陳摶將太祖陳橋兵變、杯酒釋兵權之事都在棋局中向趙匡胤一一點化。

趙匡胤稱帝後,如約將華山賜給陳摶,並下旨華山永不繳賦稅。民間有「自古華山不上稅」一說,便來源於此。

此事正史未有記載,但明以後的正統文人、進士、朝官皆有撰文記述。如今的華山還留有當年陳摶與趙匡胤下棋的遺址——「下棋亭」。而陳摶一生的道學成就,也多在華山隱居時得來,後世奉陳摶為河圖、洛書、太極圖學派的鼻祖。

正史記載,989年夏曆七月二十二日,陳摶羽化於華山蓮花峰下張超谷的石屋內,壽118歲,另有史料記載,陳摶壽180歲或200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