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共不僅在國內部署大量監控設備,也正將其監控系統向國外輸出。日媒近日發文表示,這讓中美貿易戰可能會開出一條新戰線,而這條戰線可以阻礙中共向海外輸出其數字威權主義的野心。

「日經亞洲評論」指出,上個月,多個報道說,美國正在考慮切斷海康威視(Hikvision)和浙江大華等五家中國影像監控設備公司的重要美國技術供應和零部件供應。日經分析說,美政府如果最終和中共展開這一戰線,那對這些監控公司的海外擴張將造成很大衝擊,因為這些公司在海外市場推廣的先進設備依靠美國的重要元件。

中共政府的訂單是打造國內監控業的主要力量

「日經」說,由於中共政府希望到2020年,能夠建立起一個「無所不在」的國家監控網絡,促使海康威視和其它監控設備公司的大幅增長。

在中共政府訂單的支持下,中國的監控設備行業不斷在擴大。中共政府需要新技術來監控社會各個領域。雖然最新數據難以獲得,但根據北京的「中國安全技術防範行業協會」(CSPIA)的數據,中國監控和安全行業的銷售額從2010年的2,350億元(人民幣)增加到2015年的4,900億元(約合700億美元)。中國監控產品的銷售額預計將再次大幅增長,到2020年將達8,000億元。

與此同時,中國的監控公司數量也迅速增加,2015年比2010年增長了20%,達3萬多家。

中共近年來在推出「天網」及「安全城市」監控網絡後,去年又推出了「雪亮」監控工程(又稱「銳眼」),藉由電視和手機實現人人可監視、處處可監控、時時可響應的目標。

有網民說,現在手機和網絡都被中共政府監控,人們隨時被請去喝茶或遭到限制行動,讓人感覺十分不自由。

海康威視在中共大規模的監控系統中扮演關鍵角色。(大紀元資料室)
海康威視在中共大規模的監控系統中扮演關鍵角色。(大紀元資料室)

此外,中共還正在建立一個「社會信用體系」作為控制公眾的新「有力工具」。該系統將根據各種標準對所有中國公民的「可信度」進行評級,包括信用卡記錄、交通違規和對國家的貢獻等。社會信用評分較低的公民將受到各種懲罰,例如被禁止旅行。

廈門瑞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Reconova Technologies)是廈門市政府「雙百人才計劃」重點引進企業,專業從事人工智能視覺識別技術產品的研發、生產和經營。日經說,該公司表示,已經贏得了京東方科技集團一個工廠的面部識別驗證解決方案訂單,幫助京東方監視其在武漢的3萬名員工的舉動。

「我們是『雪亮』等政府項目的後來者,但我們看到了商業需求的巨大潛力」,瑞為銷售主管摩根‧郭(Morgan Guo,音譯)表示。

彭博社此前報道說,海康威視、大華及其它監控設備公司從中共監控14億人口的政策中直接「受益」。根據IHS Markit的數據,在2016年,中國的街道、大樓和公共場所安裝有約1.76億台影片監控錄像設備。

日經引述市場研究機構「Counterpoint Research」的布拉迪‧王(Brady Wang)的話說,中共政府的支出是在中國打造監控設備行業的「一個主要力量」。據Counterpoint估計,這個行業僅在中國的出貨量在2017年和2018年就增長了20%以上,預計2019年將增長18%左右,遠遠超過今年全球市場預測的11%。

中共通過監控設備公司向海外輸出數字威權主義

中共除了在國內建立一套完備的監控網絡外,近年來還將其監控模式輸出海外。「日經亞洲評論」在另一篇題為「中國(共)正在輸出人工智能為驅動的威權主義」的評論文章中指出,在無處不在的監控錄像頭和先進的臉部識別技術的支持下,中共正在向海外輸出人工智能驅動的威權主義。

海康威視現在在全球出售其監控設備,是全球最大的影片監控產品製造商之一,也是中共當局為滿足其成為全球監控系統最大出口國的野心,積極培植的核心企業。中共政府持有該公司42%的股份。

中共近年來在全球推廣「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計劃。中國監控公司告訴日經,力求向這些「一帶一路」項目的合作國家輸出中國的監控技術已經成為一種國家性的努力。

瑞為銷售主管摩根‧郭說,「一帶一路」倡議大大幫助了中國監控設備公司的海外擴張。

「一帶一路」倡議助長了中國監控設備公司的海外擴張。(大紀元資料室)
「一帶一路」倡議助長了中國監控設備公司的海外擴張。(大紀元資料室)

日經說,中共不僅正在尋求建立一個大規模監控社會、開發一個龐大的系統來跟蹤和控制國內公民,而且還在全球範圍內推銷其監控手段。

以亞洲國家為例,中共的考慮是,如果其它亞洲國家走上民主之路,美國將更容易在該地區保持其影響力。然而,如果許多亞洲國家選擇威權主義,美國主導的自由主義秩序基礎將逐漸被侵蝕掉。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共推廣以人工智能為主導的中國監控系統不僅威脅著世界許多地區的人權,也可能會給那些仍然致力於自由秩序的國家帶來嚴重的地緣政治挑戰。

除了非洲國家外,東南亞地區的一些國家如泰國、馬來西亞和越南等,都已經與中國公司達成協議,引進先進的公共監控系統。而在這些國家引入中共的這些系統將很難促進該地區的民主。

根據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去年10月的一份報告,中共向至少18個國家輸出了人工智能驅動的大規模監控系統。報告發現,過去兩年,一些與中共合作的國家在該組織的國家互聯網和媒體自由排名中出現了下滑。

彭博社今年初發表長篇調查性文章,以贊比亞為例披露,中共的「數字絲綢之路」下所倡導的「安全城市」項目,名義上是為當地居民營造更好的環境,但實際更像是讓贊比亞走向中共鎮壓模式的監控「鐵幕」。

中共正利用與國內監控項目相同的軟件建構一個美國公民資料庫。圖為一名男子於2013年10月31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檢查監視鏡頭。(Ed Jones/AFP/Getty Images)
中共正利用與國內監控項目相同的軟件建構一個美國公民資料庫。圖為一名男子於2013年10月31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檢查監視鏡頭。(Ed Jones/AFP/Getty Images)

報道說,贊比亞的大多數「數字基礎設施」項目都是由中資建設和資助的,使該國成為債務危機高風險的國家之一。同時這也讓人擔心,這個長期以來一直穩定的多黨民主國家正在轉向中共的鎮壓模式。

「我們已經把自己賣給了中國人(中共)。」反腐敗組織的負責人格雷戈里‧奇菲爾(Gregory Chifire)說道。

贊比亞獨立媒體「the Mast」的編輯拉里‧孟澤(Larry Moonze)向彭博社披露了這些監控新技術給贊比亞帶來的恐怖氣息。

「作為一家報紙,如果你想要給一名消息人士打電話,那他們(贊比亞政府)就會知道你在給誰打電話。」孟澤說。

贊比亞的獨立媒體「The Post」的一位主管萊克左‧卡勇戈(Likezo Kayongo)表示,贊比亞媒體機構帶著對政府的恐懼而運行,而這一切,贊比亞政府要感謝中共的「幫助」。

日經分析指,雖然中企通過出售硬件和軟件可以賺錢,但錢並不是中共向這些國家輸出其監控社會模式的唯一目的。一些中企還幫助外國政府分析大量的面部識別數據。這些數據由這些中企所安裝的監控系統蒐集。這同時也使中共很容易得到這些國家的敏感信息。

美國若對中國監控公司施禁令 中共數字威權擴張將受挫

中共人工智能驅動的專制統治還採用嚴格的互聯網審查制度,對美國領導的戰後全球自由秩序構成根本的長期威脅。

在中美貿易談判陷入僵局之際,美國上個月中旬已經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限制其獲得美國的零部件及技術,致使華為海外業務受到沉重打擊。接著,彭博社等媒體引述消息人士的話指出,美國也在考慮切斷海康威視和浙江大華等多達五家中國影像監控設備公司的重要美國技術供應和零部件供應。這一消息傳出後,這些公司的股價大跌。

根據年度報告,海康威視的海外收入從2015年的67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142億元(增長了一倍多)。其海外分支機構在同一時期也增加了一倍多。據諮詢公司IHS Markit說,2015年至2016年間,浙江大華的海外子公司數量也翻了一番。宇視科技(uniview)和科達(Kedacom)等供應商也擴大了他們的國際網絡。根據日本研究公司Techno Systems Research的數據,2013年至2018年間,海康威視在全球影片監控市場上的份額從7.7%增長到18.2%,而大華則從6.6%增長到8.4%。

日經引述全球金融服務公司穆迪(Moody's)高級分析師王英(Ying Wang,音譯)的話說,如果特朗普政府對海康威視實施限制,使其難以獲得美國公司提供的零組件,這將會給這家中國影片監控解決方案提供商帶來海外營運風險。

王英表示,海康威視使用「從美國進口的晶片等關鍵元件,生產一些領先產品」。

除了海康威視和大華外,面部識別初創公司曠視科技(Megvii)、網絡安全公司美亞柏科(Meiya Pico)和人工智能解決方案提供商科大訊飛(iFlytek)也可能面臨美國的封殺。

《金融時報》6月14日報道,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正在重新考慮他們跟科大訊飛之間的學術合作關係。另一家與科大訊飛有合作關係的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早些時候已經宣佈解除雙方的五年合作夥伴關係。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正在重新考慮他們跟中國「科大訊飛」(iFlytek)之間的學術合作關係。圖為麻省理工學院 (MIT)。(William B.Plowman/Getty Images)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正在重新考慮他們跟中國「科大訊飛」(iFlytek)之間的學術合作關係。圖為麻省理工學院 (MIT)。(William B.Plowman/Getty Images)

這些公司都是中共政府的主要供應商。中共對中國民眾進行大規模監控而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

日經指出,如果美國決定對這些中國監控公司進行封殺,那麼它們在海外的機遇可能會迅速減少。雖然在中國,這些監控公司已為大眾市場形成了一條相當強大的國內供應鏈,提供中低端監控產品,但他們仍然依賴美國元件來獲得含有人工智能、機器學習和面部識別等更複雜技術的高端產品,而這些產品一直是其在海外推廣的重點。

王英表示,如果(供應鏈的)一個環節被打破,整個行業將會感受到衝擊。

而美國政府禁令所帶來的影響往往很明顯。比如,去年8月,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通過了一項法案,禁止聯邦機構購買海康威視、大華和其它幾家中國監控解決方案提供商的產品。海康威視在去年的海外銷售增長率減半。

「公司所面臨的挑戰比以前任何年份都要大」, 海康威視在其年度報告中表示。

「自從去年以來,一些美國客戶特別強調,它們不想要那些在中國製造的產品,即使我們不是一家中國公司」,台灣的奇偶科技(GeoVision)公司銷售經理艾斯‧劉(Ace Liu)告訴日經。

如果美國限制這些公司獲得美國元件,這些公司在中國國內推進最先進的監控技術可能仍然會十分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