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7日,北京突然宣佈習近平即將於20日出訪北韓進行國事訪問,各界關注這次意外的出訪。

關注的原因是,這是過去14年來,中共領導人首度出訪平壤;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為甚麼北京領導人選在此刻高調訪問北韓?

而且國與國之間最高規格的國事訪問,竟宣佈得如此突然,如此匆促?

香港局勢重挫中共 北京緊急訪朝躲避

一、將國內外視線轉離香港。北京宣佈習近平訪問北韓的時間點,正好是香港民眾第二次「反送中」大遊行的隔天,中共與港府的粗暴橫蠻,引爆200萬港人的怒火,人們走上街頭抗爭,不但創下香港歷史紀錄,更引來全球聚焦,各國紛紛譴責中共對香港人權與自由的限縮。

誤判局勢的北京當局,最後不得不急踩煞車,與港府做出切割。但就在隔天,北京隨即高調拋出習將訪問北韓的消息,無疑是為了迅速轉移國內外輿論焦點,試圖掩飾香港事件殘留在北京臉上的尷尬灰土。

二、為G20峰會「習特會」急籌資本。如無意外,特朗普與習近平月底即將在日本大阪的G20峰會期間展開新一輪「習特會」,這場習特會對中美貿易戰、科技戰的未來走向影響至大,故而北京近期頻頻通過黨媒、官員做出強硬發言,正是為了此次關鍵談判而故做姿態、蓄積籌碼,以應對談判高手特朗普。

意外的是,香港「反送中」事件卻在此時失控爆發,不僅再次暴露中共對自由人權的粗暴迫害,引來國際社會群起批判;美方更準備在貿易戰、科技戰之外,發動另一場人權戰與金融制裁戰,甚至取消香港特殊關稅區地位,讓中共上下貪官與權貴集團急如驚弓之鳥,也讓中方在貿易談判上更加失去底氣。

故而,北京急著拉攏金正恩,再次打出北韓牌,企圖利用北韓的核武威脅墊高北京在美方眼裏的重要性與存在感,為即將到來的貿易談判籌措資本。

只是,這套「中朝唱雙簧」的老套戲碼,過去雖然曾在「六方會談」框架裏成功欺騙並牽致美國前朝政府,但卻早被特朗普識破看穿,北韓只是中共豢養的看門犬,因此特朗普自上任以來,始終沒有落入這套陷阱。

如今中朝故技重施,除了反映中共方面已經黔驢技窮外,也反映出中方仍沒有達成貿易協議的誠意與善意,只是不斷重播陳舊套路,使出拖延戰術,希望拖過明年底美國大選後再說。

不過,有趣的是,就在北京宣佈習近平將出訪北韓不久,中朝邊境竟傳出詭異爆炸,讓吉林琿春出現震源深度0公里、強度1.3級的怪異地震。雖然過去北韓核試爆引發的地震多在4級以上,此次地震強度明顯遜色,但中共官方報告裏仍註明「疑爆」二字。

設若這次爆炸並非其它意外原因(如煉油廠爆炸等),那麼或許與北韓進行導彈試爆或核試爆有關。

只是,這次試爆是金正恩當局受北京之命而為,藉此為北京增勢助威,還是中共江澤民集團派系指使長年扶植的金家政權刻意試爆,對習射出另一把「高級黑」的軟刀子,藉此激怒美方?值得後續觀察。

中共陷入窘境 急召伊朗「圍魏救趙」

不過,中共或許知道「中朝雙簧」已經難以牽制美方,因此特地找來伊朗助陣。

長年以來,伊朗政權深受中共大力扶植,並提供大量武器、軍事科技,讓伊朗成為足以威脅中東各國的另一個流氓政權,成為中共在中東、南亞地區的主要代理人,同時也是「一帶一路」國際擴張戰略的主要樞紐。

就在中方宣佈習將訪朝這一天,伊朗也突然宣佈該國將在未來10天內,打破伊朗核協議(JCPOA)所規定的濃縮鈾庫存限制,並將要加速生產濃縮鈾。

用白話說,伊朗也要用「加速發展核武」來威脅歐美國家。

那麼,伊朗為何這麼「巧合」,選在此刻「加速發展核武」?主要原因有三:

一、中東添亂,圍魏救趙。中共此刻深受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的重創,已經沒有足夠力量單獨與美國抗衡。因此伊朗在中東地區另闢戰場,製造動亂威脅,試圖分散美國力量,圍魏救趙,也讓中共在G20貿易談判中再添些許籌碼。

二、施壓歐盟,離間歐美。伊朗深知任何威脅無法撼動特朗普政府的堅毅立場,因此伊朗特別將恐嚇目標鎖定歐洲國家,要求歐洲國家儘快設法讓伊朗恢復經濟收益,否則將加速發展核武威脅中東與歐洲地區。

伊朗此舉,除了看準歐盟抗壓性較弱,容易施壓外,也企圖藉此機會製造嫌隙,離間、分化歐美同盟,為中共與伊朗創造更寬鬆的滲透空間。

三、恐嚇勒索,趁亂牟利。伊朗被美國實施經濟封鎖與石油禁運,國內經濟與財政每況愈下。伊朗此時模仿北韓打出「核武牌」,除了配合支撐中共老大哥外,無疑也是想趁機對歐洲國家恐嚇勒索,趁亂牟利。

中共領北韓伊朗打核武牌 伊朗或遭重創

在香港慘遭200萬人唾棄的中共當局,非但未向香港740萬市民認錯道歉,反而迅速轉戰海外,領著北韓與伊朗兩個流氓小兄弟,挾著核武器在國際上亮牌出招,豪賭一把。

不過,這次北京的算計,不但可能再次誤判局勢,還可能讓伊朗受到重創。

首先,特朗普長年來將伊朗視為美國的「四大威脅」之一,並譴責伊朗實施「國家恐怖主義」。特朗普6月5日在英國接受電視台ITV採訪時強調,「伊朗在我一上任時(對我們)極其敵視」,「他們是恐怖主義國家,世界頭號,那時是,今天可能還是。」

因此,特朗普自上任後便積極重振軍事力量,強化對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戰略部署,並對伊朗實施孤立戰略,從經濟上徹底封鎖伊朗,如今已經大幅削弱伊朗實力。

其次,經濟重挫的伊朗,近期頻頻通過旗下代理人組織攻擊航行於霍爾木茲海峽的運油船艦,讓美方高度不滿。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不但連連揭露伊朗是一連串攻擊行動的幕後黑手,並奔走聯合國際力量反制伊朗。

此外,美國媒體《華盛頓自由燈塔》17日刊出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的專訪,博爾頓表示華府願意與伊朗坐下來談,但也已經做好軍事準備,隨時反擊伊朗的挑釁行動;並且美國正準備對伊朗祭出更進一步的金融制裁,希望全面截斷伊朗發展核武的經濟力量。

所以,中共此時找來伊朗助陣,無疑是將伊朗往火坑裏推。一旦美伊之間真的出現軍事衝突,在特朗普與博爾頓的強硬戰略下,伊朗很可能改朝換代。

再回來看中共這邊。

如果這次G20「習特會」上,中方依然只算計著得過且過、能拖則拖的敷衍戰術,不願認真與美方達成協議、終結貿易戰,那麼北京不僅將招來3000億美元商品的懲罰性關稅,加重中國企業與百姓的負擔;而升級擴大的科技戰、反制中共迫害人權的金融制裁戰甚至是貨幣戰,很可能也都將陸續來到。

屆時北京的處境將更為嚴峻,也將連累中國百姓與經濟落入更艱辛的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