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有沒有命運?

提起算命,不少人嗤之以鼻,把它與巫婆、神棍等聯想在一起,認為是迷信、下九流的東西。更有把它與騙財、騙色的江湖騙子混為一體。其實這樣的誤解來自一些錯綜複雜的背景因素。

這種誤解,一則是中國幾千年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到了近幾十年來,尤其是在中國大陸受無神論、唯物論的摧殘,裏面精華的東西,幾乎消失殆盡。

二則是在所謂的實證科學下,拿不出科學論據出來便一概不予承認,更將太極、河圖、洛書、算命、風水、周易、八卦等傳統國粹的東西皆視為是迷信的、無科學根據的東西。

三則由於從事算命、風水之類的人,水平高低不齊,有些只是懂得一些皮毛,便濫竽充數,以為此行靠口搵食,比靠勞力打工來得舒服自在,對從事此行業的人士也缺乏一種嚴格的考試制度,任其自生自滅,所以使得很多不學無術的人,也靠此為生,更不時有人昧著良心做出些傷天害理的事來。這樣就更使得此行的聲譽一落千丈,真假難分了。

命運真的是生前定下的嗎?

命運究竟有沒有?命運真的是生前定下的嗎?清代大學士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有一則記載:

紀曉嵐的族祖雷陽公說,從前有個人遇見過另一空間(陰間)的官吏,便問:「命運都是生前定下的嗎?」

那陰間的官吏答:「是的。特別是有關窮困、亨通、長壽、短命等的氣數是定好的。」

又問:「命運的定數可以改動嗎?」

答:「可以。行大善事就能改動,行大惡的也能改動。」

問:「那麼命運是誰來定?誰來改呢?」

答:「由自己所造之因而定果、由自己所造善、惡而改,鬼、神根據人的善行、惡舉來判置,無權擅改。 」

問:「因果報應為甚麼有時應驗、有時不應驗呢?」

答:「人世間的善、惡是講這一生,禍、福也是講這一生。但在另一空間(陰司)來看,則善、惡連同前生,禍、福也連同後生,所以好像有時不應驗。」

問:「因果報應為甚麼不同?」

答:「這都是由於他們各自本來的命運。用人事來打比方,同樣是升官,尚書升一級就是宰相,典史升一級不過是主簿罷了。同樣是降級,有加級的抵銷,沒有加級的那就降了。所以事情相同。報應有時不同。」

問:「為甚麼不使人事先知道呢?」

答:「情勢不可以。如果事先知道了,那麼所有人世間的事情就平息了,諸葛亮的神機妙算就變為多事的了,唐末的六個佞臣變為知道天命,就不會成為佞臣。」

問:「為甚麼又使人偶而知道呢?」

答:「如果不偶而顯示一下,那麼,那些以為沒有鬼、神的人,其人的慾望、私心就可以放肆;在一些闇昧難知的地方,他們將無所不為了。」

這篇記載,事實上解答了許多常人對命運、定數、因果報應等許多不明白的問題,因為在另一空間能知道人的這一時空不知道的因果真相。

八字算命根據陰陽五行學說

(大紀元製圖)
(大紀元製圖)

依筆者自己接觸命理幾十餘年的經驗和對親友的實踐,命運的確是有的。八字算命的理論根據,是中國古代的陰陽、五行學說。

它認為宇宙中的萬事萬物,都是由金、木、水、火、土這五行構成的,而我們人類也是宇宙中的一員,所以也離不開這陰陽、五行的構成場域。

因此,算命的人,只要他能把握住一個人的生命中的陰陽、五行的「相生相剋」的理,他就能推算出這個人的生命結構和日後運程的起落了。

當然,要一下子說明白怎麼推算出一個人的生命中陰陽、五行結構,這不大容易。有許多專門的術語和辯證推演過程。但舉個旁通的例子:

比如一個廚師,要炒好一個菜,離不開酸、甜、苦、辣、鹹等五味(比喻五行——金、木、水、火、土),但初學炒菜的人,並不是每一個菜的味道都能把握得很好,有的時候炒出來的菜就會鹹一點,有的時候會酸一點等等。

這也相當於每個人的命中,這五行的配合也是各個不同的。那麼作為一個好廚師,他就能充份地把握到每一個菜的味道到最恰當的地方,才得到客人的讚賞,太鹹了就不行,太酸了也不行,人們吃了會說你這個菜做得不好。

同理,每一個人的生命,一生下來,這個八字裏面陰陽、五行的配合就先天定下來了。所以,有的人命中的五行就配合得比較好,那他的命就比較好;有的人命中的五行就比較偏枯,或缺少某一重要的一行,所以他的命中就先天帶有某些缺陷或不足,這就是命理學上說的格局高低、富貴、貧賤等區別的由來了。

俗話說:「一命二運。」上面講了命的先天格局的由來,那麼運就是命局的後天走勢,即升降浮沉。

還是拿上述的炒菜來比喻:

如果一個菜不小心炒得太鹹了,那只有再多加些水或糖來中和,彌補調和一下,力圖轉變得好吃一點。同樣,如果一個八字,一生出來時,在五行的配合上就火和土這二行比較多,金和水這二行比較少,則命的先天格局上就比較乾燥,那麼,如果他日後的運程或流年遇到金和水這二行時,就能調和命中火土過躁的缺點,那他就會在這個金、水的大運或流年中,整個人的運程和境遇就會變得好起來。

現舉一個古代例子,說明命運前定的。

北宋宰相呂蒙正(公元946年~1011年,洛陽人),是宋太宗即位後所點的第一個狀元,他歷經太宗、真宗兩朝,曾三度入相,以忠貞寬厚、正直敢言著稱,是宋代最有作為的狀元之一。

但他的早年生活十分貧困,也因此受夠了世人的冷遇。

呂蒙正未及第時,曾與張齊賢、王隨、錢若水及劉燁等幾位同學,拜洛陽當地人郭延卿為老師。一天,師徒六人結伴渡過伊河,去找著名道士王抱一算命。王道士看見他們,撫掌嘆息良久,說道:

「我曾遊歷天下,東至於海,西達流沙,南窮嶺外,北抵大漠,尋求所謂貴人,以檢驗相術是否靈驗,卻總難如願,豈料今日貴人盡在席上!」

眾人聽了都喜出望外,王抱一卻接著自顧自地徐徐道來:

「呂君科場及第,無人可壓得住,不出十年便可為相,十二年後出判河南府,出將入相,坐享三十年富貴長壽;張君過三十年也做宰相,同樣富貴長壽告終;錢君能居執政(參知政事,副宰相)之位,不過只有百日之久;劉君雖有執政之名,卻無執政之實。至於王君,出仕頗早,可為相最晚,不出一年則死。可嘆!可嘆!」

第二年,呂蒙正以狀元及第,之後,果然第十年做宰相,第十二年出任河南府府尹。傳聞呂蒙正後來寫了一篇〈破窯賦〉,其中有說:

「吾昔日被困破窯,日則求於僧膳,夜則宿於破窯,思衣不能遮其體,思食不能充其飢,上人憎,下人壓,人道吾賤非賤也,此乃時也、命也、運也。

今日官居極品,位列三臺,屈膝於一人之下,立身於萬人之上,思衣有羅絹千箱,思食有珍饈百味,上人趨,下今羨,人道我貴非貴也,亦乃時也、命也、運也,非吾之能也。」

足見,人的貧賤富貴,的確都表現在命、運的命造中,當時間一到也就應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