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6日,為聲援香港6.16「反送中」大遊行,澳洲六個州府城市及首都坎培拉共七個城市同步舉辦集會、徵簽活動,促港府撤回「送中條例」。

在悉尼,從早上開始就一直下大雨,上午11點,在澳讀書的香港留學生自發到悉尼市中心的女王大廈前,手舉標語靜默站立。接近1點,雨停了,呼籲澳洲民眾及政府支持反送中的徵簽活動開始,很多來往行人佇足了解活動,並在徵簽表格上簽名,截至4時已有超過1千名民眾簽名表示支持。

大批香港留學生聚集在悉尼市中心女王大廈前舉牌、徵簽,聲援香港6.16「反送中」大遊行。(安平雅/大紀元)
大批香港留學生聚集在悉尼市中心女王大廈前舉牌、徵簽,聲援香港6.16「反送中」大遊行。(安平雅/大紀元)

法律系學生:港人不要放棄

在悉尼大學法律系學習的王同學說:「我明天有考試,但身為香港人又是學法律的,看到香港警察對示威者的行為讓我很痛心,所以今天一定要出來支持。今天如果不站出來,或許以後就沒機會了。」

講到要對幾個小時後開始遊行的香港民眾說些甚麼時,王同學開始哽咽地說,今早她剛剛得知香港一名男子在金鐘太古廣場一處因為反送中墮樓身亡,她流著淚說:「我想跟香港人說不要放棄,這件事與我們每個人都相關。我們今天擁有的一切都是香港給我們的,如果我們今天放棄的話,讓林鄭(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擺佈我們的話,我們會後悔。」

「香港也有很多澳洲公民,這不止是香港的事,這是全世界的事;澳洲有這麼多香港人,澳洲政府應該發聲。」她說。

法律界人士:保護港價值觀

澳洲法律界人士朱峰說:「因為目前送中條例暫緩、不是撤銷,所以我們要繼續支持香港的民主(遊行),不能放鬆,保護香港基本價值觀。這個條例通過的話,整個香港就淪陷了,法制就沒有了,不僅危害香港人,而且危害各個國家的公民。」

他認為,送中條例會令香港自由港及金融中心的地位消失,香港是最靠近中國大陸的一個大的資本市場,大陸的經濟也會因此受影響。

「希望澳洲政府對香港政府提出抗議,暫緩的說法是不夠的,應該徹底取消送中條例。希望澳洲政府能協助美國,對迫害人權的人給予制裁。」他說。

老移民:港人有權說想說的話

徐先生是當年六四屠殺後,帶著全家移民到澳洲的。6月9日悉尼舉行反送中遊行,他也有參加。昨日他也來到現場簽名支持香港反送中大遊行。他說最近也在關注《大紀元》對香港反送中的報道。

「因為香港特首並沒有撤回送中條例,只是說暫緩,林鄭的說法太不負責任了,沒有誠意。」他說:「遊行是對的,希望他們能堅持,因為他們是選民,他們有權利說出自己要說的。」

16日是一周內悉尼舉辦第三次聲援香港返送中的活動。6月9日,逾2千名澳籍香港移民及其支持者舉行「反送中」條例的集會及遊行,聲援香港同步的遊行抗議活動。6月12日晚6點半,五六百人集會,用歌聲唱出聲援香港的心聲。

除悉尼外,昨日澳洲首都坎培拉,墨爾本、布里斯班、珀斯、阿德萊德及荷伯特都有聲援活動。

「不撤不散」 墨爾本千人再集會

6月16日,千餘名澳洲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集會,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Peter/大紀元)
6月16日,千餘名澳洲墨爾本市民在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集會,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Peter/大紀元)

在墨爾本,逾千名市民再度聚集在澳洲市中心州立圖書館前,堅決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並痛批特首林鄭月娥逆民意而行;抗議者強調「不撤不散」。

為阻止恢復二讀辯論修訂《逃犯條例》,集會提出四點訴求:一、不接受暫緩,必須撤回《逃犯條例》;二、釋放被捕示威者,並且永不追究;三、追究暴警,向受到不必要傷害的示威者、記者和救護員道歉;四、平反示威合法性,取消定性為「暴亂」。

當地時間16日下午1點,在墨爾本集會現場,上千名抗議者身穿黑衣、面帶口罩、手持白色花束以及黃衣標識悼念該名在金鐘太古廣場一處因為反送中墮樓身亡男子。有示威標語寫道:「只有暴政,沒有暴民」。據主辦方估計,參與集會的人數在1,200至1,400人。

活動主辦者潘女士(Jane Poon)在集會上說:「6月9日,香港有103萬人參加大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佔1/7的香港人口,是史無前例的最大遊行,可見惡法受到極力反對。」

她又說,在6月12日的武力鎮壓中,「警方用棍棒毆打手無寸鐵的民眾,使他們被迫用手保護頭部;有傷勢嚴重者抽搐吐血、目光呆滯;有中學教師頭部中槍流血,可能導致右眼失明。」

潘女士認為,警察武力鎮壓作為納稅人的示威者和未成年學生,極為「諷刺」,並對政府此舉「十分失望」。

「林鄭月娥指警方執行職務是理所當然『天公地義』,又認為當日示威是『暴亂』。……證明林鄭無誠意、無悔意,一味拖延。」潘女士指,港府的緩兵之計無異於「計時炸彈」。

澳港聯(Australia-Hong Kong Link)負責人羅先生(Zion Lo)對《大紀元時報》說:「大家走在一起,我相信現在所有的香港人都明白(暫緩修例)是個權宜之計,我們希望香港政府撤回修例,而非擱置。」

同時,他指目前的事態不容樂觀,「澳洲政府應該考慮,讓香港留學生留在澳洲,否則,他們將再也走不出來。」

在超過一小時的集會期間,有20餘名抗議者發表意見。一名來自香港的澳籍女士說:「今天,我們不是為政治而來,而是為了我們這一代,我們香港的家人、朋友。我們的生活不應該被改變,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

一名來自台灣的學生說:「在台灣,所有的學生都在關注這件事,而它也證明了,中國的『一國兩制』確實是不可行的。在磨滅民主思想的統治之下,這件事情已經違背了他們(中共)一開始給的承諾。」

「在大陸,政府不會給學生(真實的)信息。中國學生會覺得,香港又在鬧『港獨』了。」他鼓勵來自大陸的留學生主動通過自由的網絡獲取真實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