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民眾反「送中」遊行中,香港警方採取了包括開槍在內的明顯超出必要限度的鎮壓措施。而且更奇怪的是,許多現場錄像表明,一些身著香港警察制服的人很可能不是真正的香港警察。香港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與尹兆堅要求一些「香港警察」出示警員證,但是這些「香港警察」既不出示證件也不說話。

香港畢竟有一定的法治基礎。按照法律規定,只有正式的警察經過規定的程序才可以執法,執法過程中應要求必須出示證件。而那些所謂「香港警察」拒絕出示證件就已經違法,按照常理,他們如果有證件一定會出示而不會選擇違法。可以推斷,他們確實不是真正的「香港警察」。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法律問題,希望香港民眾和議員追查這些人的真實身份,如果不是警察,那麼他們是如何穿上警察制服並參加警方的行動以及他們做了甚麼。

其實這從側面印證了坊間傳聞,中共派士兵便衣進入香港並穿上警察制服鎮壓民眾。法治社會的人可能對此感到詫異,但是對於中共來說,這種事情是肯定做得出來的。從目前的情況,至少可以得出三點結論。

第一,中共早就做好了假冒「香港警察」的準備。這些假警察出現在鎮壓現場,沒有前兆而且行動統一,這顯然不是倉促之舉,而是經過了充份的準備和周密的安排,包括人員的訓練,進入香港的方式和集結地點,後勤補給,警察制服和警械的準備,兵力的部署和指揮,通訊聯絡方式,與香港警方的協作等等。

第二,中共不相信香港警察,所以要親自動手。當然有兩個可能的原因,一個是認為香港警察的數量和裝備不足以應對民眾的抗議,另一個是認為香港警察不會按照中共的意願去鎮壓民眾。筆者相信第二個是主要原因。雖然中共對香港進行了全方位的滲透,但是廣大的香港警察沒有經過中共的洗腦,既保持著良知善念也具有法治意識。中共從根本上是不敢信任和依靠香港警察的,而且不排除中共在香港的倒行逆施已經引起了香港警察的普遍不滿和牴觸情緒。筆者也希望香港警察能夠看清中共的本質,嚴格依法履行自己作為香港警察的神聖職責,保護民眾,守護香港。

第三,中共的多種應對預案中包括血腥鎮壓的選項。如果中共僅僅是為了維護香港秩序,也不必如此處心積慮。中共之所以繞開香港警察而獨立行動,唯一可以解釋的原因就是中共有血腥鎮壓香港民眾的預案。看過《九評共產黨》這篇文章之後,就應該明白不要低估中共扼殺香港民主和法治的決心,那是中共出自於本能的對文明和普世價值的對抗。香港的民主和法治與中共的恐怖獨裁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令中共如芒刺在背寢食難安,必慾除之而後快,而且不擇手段。

當然,中共已成強弩之末,特別是在強大而堅定的香港民意和國際社會的壓力之下,中共也不敢輕舉妄動,甚至會做出緩和的姿態。但是中共的本性不會變,只要存在一天, 就會禍亂香港一天。從這個意義上講,拋棄中共不僅是中國大陸民眾的選擇,也是香港和台灣以致全世界民眾的必然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