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府15日緊急踩煞車,宣佈「無限期暫緩」修訂《引渡條例》(又稱《逃犯條例》)。

這項決策急轉彎,距離林鄭月娥無視百萬港人遊行反對,並堅持12日修訂《引渡條例》二讀,僅僅不到三天時間。

眾所周知,港府向來只是北京政權的掌中傀儡。港府從日前的冷血強悍,到如今的懸崖勒馬,充份反映著北京當局的決策大迴轉。

那麼,為何中共要做180度急轉彎?

主因一:香港與國際反彈巨大 北京顏面掛不住

北京與港府固然有意通過修訂《引渡條例》,收緊對香港的收束統治,同時將威權影響力間接延伸到台灣人民身上,但卻錯估了香港人民的高度團結與反共能量。

尤有甚者,此次事件不僅引發百萬港人上街抗爭,在台灣也掀起廣大迴響,國際社會更是先後表態力挺港人守護自由、人權與法治,局勢完全超出中共掌控範圍,更讓近期為了華為事件、中美貿易戰一再說謊自吹的北京再次顏面盡失。

倘若北京放任港府忽視百萬民意、一意孤行,繼續強推修法,被逼上梁山的740萬香港民眾,很可能與港府發生更長期、更激烈的衝突抗爭。

一旦中共與港府狠心祭出嚴酷手段打壓人民,甚至出動軍方展開鎮壓,無疑將激化局勢,擴大香港社會的不安與對立,屆時勢必衝擊中共的國際統戰與「一帶一路」擴張計劃,而北京領導人也很可能因此背負永世難抹的歷史罵名。

主因二:擔憂國際制裁 有損權貴集團利益

隨著香港局勢越演越烈,美方已經釋出信號將中止《香港關係法》,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與種種優惠地位,香港不僅將失去自由兌換美元、從事美元交易的資格,還會失去向國際籌資、貨幣流通的能力。說白了,香港的亞洲金融中心地位將一夕崩盤。

到時候,中國企業將失去一條直通海外的籌資渠道,讓掌控中企的眾多權貴集團、紅二代、官二代等人利益受創;同時,權貴集團還將失去重要的境外洗錢通道,貪腐資金移轉海外將更為困難,而且持有香港身份的眾多權貴高官,要取得美國簽證也將更為不易。

況且,如果香港局勢惡化,世界各國不但將提出嚴正抗議,更可能展開全球範圍的串連行動,聯手圍堵中共政府的對外經濟貿易;還可能招來美方對香港乃至中方實施金融制裁,凍結中共官員與權貴集團的海外資產。

特別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也針對香港遊行發言稱,「我今天看了,真的是100萬人。」「這是我見過最大規模的示威行動。所以我希望,中國和香港最終能夠解決這項問題。」

特朗普的發聲,暗示著美方最高層也對此事高度關注、做好應對準備,讓身上已經背負貿易戰、科技戰砲火的中方不得不戒慎。特別是習近平即將在大阪G20峰會上與特朗普舉行重要會談,更不希望在習特會前傳出更多不利談判的負面消息。

主因三:擔憂移民潮與撤資潮 重挫香港與中國經濟

香港局勢持續失控,將導致大批外資、外商加速撤離香港,甚至不少定居香港的富豪、主流精英,也將避居海外,引爆另一波移民潮與撤資潮,對當前每況愈下的中國經濟帶來更沉重的失血壓力。

此外,一旦北京與港府堅持強渡關山,很可能招來虎視眈眈的金融大鱷們狙擊港幣。而飽受貿易戰重創的中共當局,目前僅餘3.1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為了自保國內經濟與貿易戰所需,中共勢必難如1998年阻止索羅斯(George Soros)狙擊港幣那樣出手力撐。港幣一旦重貶,香港金融與經濟可能因此犧牲。

此外,香港目前仍是中國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FDI)來源,從香港進入中國的FDI金額佔比超過50%。一旦外資大舉撤離,必然加深重創中國經濟與就業困境,反而危及中共政權穩定。

主因四:中共內部派系角力 暫時折衷妥協

此次港府宣佈「無限期暫緩」修訂《引渡條例》,但不撤回條例,一看便知是「派系政治妥協」的結果。

習派與江澤民派系舊勢力的長年激烈內鬥,早已不是秘密。

近年來,香港地區多次出現劇烈的警民衝突與官民對抗,包括雨傘運動、佔中行動、旺角警民衝突乃至今天的「反送中」抗爭等,都曾傳出江澤民、曾慶紅派系勢力在幕後煽風點火,利用港府、黑道力量打壓香港市民,激化社會對立,藉此對抗習近平當局。

回顧這次修法風暴,起初便由隸屬江澤民上海幫的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大力支持;但直到引發百萬人上街遊行、警民衝突擴大後,才又有港媒放出消息稱韓正到香港與林鄭月娥「溝通」,稍後林鄭便宣佈暫緩修法。

韓正的轉折,恐怕並非是他良心發現,而是江澤民派系與習派雙方角力談判的折衷結果。

江派本意很可能希望港府強渡關山、用修改條例進一步激化香港衝突;但最終被當局壓下折衷——藉由「無限期暫緩修法」來緩解香港民怨,避免國際反共浪潮擴大;同時,藉由「不撤回修法」來為北京政權保留一絲顏面。

至於江派人馬為何想讓《引渡條例》強硬闖關、激化香港衝突?將於文後再述。

主因五:香港衝突延燒 不利操控港台選舉

「反送中」事件不僅升高全港市民對中共政權的抗拒與抵制,也同步在台灣引發強大的反共聲浪與迴響。

許多立場反共的政治人物與社會名人紛紛表態聲援香港市民;親共的投機政客與紅色媒體則被迫在這場檢視良知與人性的「道德照妖鏡」面前,露出真實面貌。

台灣社會還掀起一波「反旺中(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浪潮,一場「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的遊行活動,也將於月底在總統府前舉行。

北京這才驚覺,倘若香港衝突擴大延燒,不僅不利於中共操控11月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更可能波及到明年1月登場的中華民國總統大選,不但不利於親共政黨候選人勝選,反而還可能激發更多台灣人民抵制中共,等於為反共候選人造勢助選。

從貿易戰到反送中 北京為何一再誤判局勢?

事實上,中共中央的臨時急轉彎,也適足反映出北京高層繼中美貿易戰之後,再度出現重大情勢誤判。

儘管近日香港媒體傳出北京要求港府「自行收拾爛攤子」,營造中共並未主導事件的氣氛,但實際上這很可能只是中共慣以切割麻煩、自保「偉光正」的煙霧彈。

畢竟,中共政協主席汪洋、副總理韓正都曾於5月底公開支持港府修法,兩名政治局常委高調表態,無不對外傳達中央力挺的信號。

再者,中共駐英大使劉曉明雖於6月12日向英國廣播公司(BBC)稱,「中央從未指示香港修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發起的」,但言談中卻也同樣傳達北京支持港府修法的信息。

因此,即使北京領導人自己並未主導推動香港修法,但至少知情認可。故而這次事件恐怕並非港府「自主肇事」,而與北京決策圈誤判大局有關。

那麼,為何北京近期頻頻在重大外事與內政上誤判局勢、做出錯誤決策?可能與三項因素有關:

1‧亂臣誤國。習近平2012年上任後,原本力行反腐,但卻受到江澤民集團安排的一眾特務、亂臣圍繞下,習被五花八門的浮誇手段宣傳吹捧,又被各式各樣錯誤的假情報、編造的內參或外媒消息所迷惑,加上官員懶政、怠政,導致政令不出中南海。

特別是中共「十九大」後,北京諸多決策益發左傾高壓,唱紅不斷,引發民間積怨日深;又在重大國內外事務決斷失策,累積越來越龐大的政治經濟風險,宛若即將潰決的水壩。

2‧中共派系內鬥,埋刀設伏。江派不僅通過安插亂臣、特務,誤導習做出錯誤決策,蓄積政經風險,並運用種種「低級紅、高級黑」的手段來進行「軟刀刺殺」。

此外,以王滬寧、韓正、楊潔箎為首的當朝江派人馬與仍實質掌握港澳影響力的曾慶紅等人,有意通過激化香港的內部衝突,甚至製造血腥鎮壓,藉此對習近平埋刀設伏,試圖引導習派手上沾染迫害人民的血債;同時通過海外反抗勢力來借刀殺人、裏應外合,達成對習逼宮、迫其下台、奪回權力的根本目的。

3‧黨文化思維,不得人心。在中共70年的統治洗腦與腐敗官場文化薰染下,中共官員的思維都不是傳統社會的正常人思維,而是一套充滿中共極權、鬥爭的意識形態黨文化,崇拜權力,思想扭曲,以權凌民,唯我獨尊。

因此,身處權力中心的中共高官們必定難以苦民所苦、視民如傷,更無法真正的「以民為主」、「為民服務」,只是嘴上掛著「民主」口號來假裝進步開明,實質上卻幹著最落後的極權暴政之事。

故而,腦子裏灌滿黨文化思維的中共官員,面對香港、台灣與國際社會的重大事務,往往難以做出正確衡量與理解,從而誤判頻頻、出錯連連。

北京煞車難止血 中南海爭鬥或將加速攤牌

儘管北京與港府急踩煞車,試圖設置停損點,但此次「反送中」風暴的負面效應之龐大,已經讓中共難以止血,益發臭不可聞。

「反送中」抗爭不但促使香港與台灣民眾更加團結反共,勢必在接下來的選舉活動上用選票傳達對中共與親共政客的不滿與鄙視;同時,國際社會也更加看清中共的殘民以逞、草菅人命,更加看清中共的鬼話連篇、說謊成性。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便不能排除「六四」事件在中國境內重演。

此外,這次香港事件也再次映射出中南海習派與江派等人馬的搏鬥對決,隨著矛盾的頻繁加劇,以及國內外困境逼得北京當局越來越無路可走、進退兩難、裏外不是人,習江派系對決很可能將加速公開攤牌。

最後,儘管北京試圖切割責任、將一切推給港府,而港府又荒謬地試圖將責任推給台灣以自保,但種種推諉之詞已經難以欺瞞眾人之眼,勢必有人得對這次風暴出面負責。

除了傀儡特首林鄭月娥外,王滬寧、韓正、楊潔箎等握有大權的江派人馬是否也會被趁機清理、以除後患?

接下來,就看北京領導人能否理智清醒地選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