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絕食抗爭「送中」惡法的香港大學社會行政學系助教徐沛筠,絕食103個小時後再次走出來,投身到6月16日的反惡法大遊行當中。她表示,不能接受特首林鄭月娥對群眾抗爭活動的「暴動」定性,以及警方使用過度武力並事後到學校抓捕學生。但她感慨表示,活動中見證「愛會必勝」,她期望能「繼續保護這個我們很愛的香港」。

從6月12日凌晨開始至6月16日早上,徐沛筠進行了103個小時的絕食抗爭活動。她說「象徵上個禮拜天有103萬人上街遊行」。

政府謊言顛倒是非

描述6.12金鐘衝突當日的緊張心情,她說,電視中看見警方施放很多催淚彈、甚至橡膠彈和布袋彈,「我那時的角色就像在家支援他們,隨時看看要不要找律師幫忙,或去警署或醫院幫他們。」

提及林鄭態度強硬拒絕撤回惡法,她說:「這絕對是不恰當的一件事。昨天我們看林鄭月娥講話的時候,她的態度仍然很傲慢,一點兒歉意都沒有。」她說,很多視頻片段都令人清楚看到警方濫用權力,「明明有些示威者已經準備離開,但警察都照對他們噴胡椒水或催淚彈,或者(市民)可能只是在搬鐵馬(護身),(警察)都會近距離去射槍。哪一個才是暴徒?我們其實見到更多的是警察不恰當地使用暴力。而她(林鄭)竟然可以說警察的行為天經地義,這絕對是一個謊言。」她指責政府顛倒是非,「不能接受」。

對政府提出訴求

剛剛結束103個小時絕食,馬上再走出來,徐女士說想對政府提出三個訴求:

第一、我們不需要暫緩,而是要撤回條例。「因為暫緩的話,她隨時某一天興起就可以恢復二讀,然後馬上通過。」

第二、林鄭現將6.12變成「暴動」,絕對不恰當。「我們希望她要取消這個定性,不要再到處去拘捕、恐嚇小朋友。前幾日她去了香港大學或其他大學去拘捕學生,這是製造一種白色恐怖氣氛,絕對不能接受。」

第三、譴責警察過度使用暴力行爲,政府要成立一個獨立委員會,徹底調查事件。

她強調最後一點執行會很困難,因為整個過程就是林鄭在包庇。「(警方)速龍小隊我們根本見不到其編號,也看不到樣子。但他們(港府)需要很認真去檢討整件事,他們是否可以做得正常些。不要說更加好,而是要做得正常些。」

反思香港應推進民主

提到會否要求特首下台?她感慨表示:「我們見證了四代的特首,一個比一個差,我覺得她是需要下台。但同時,我希望可以再進一步,大家思考一下究竟我們能如何推進民主?」她說,2014年雨傘運動已經令她感覺香港環境的困難,「但我依然希望有奇蹟發生,就是民主可以在香港落實。」

她認為,過百萬人走出來,這說明大家已經明顯感到,條例一旦通過,「一國兩制」已經死亡。「甚麼叫兩制呢?其實一樣東西很重要,就是法治精神或法治制度,以及自由。自由遊行,言論自由。」

而條例一旦過了,一切自由都不復存在,香港也不會再有司法獨立。但從另一個角度,今場反惡法運動也令她感動,「因為我見到真的有過百萬香港市民很關注,很愛香港。雖然『愛會必勝』這個好像是卡通片或電影才會發生,但我依然很期望會有這個奇蹟,我們可以繼續保護這個我們很愛的香港。」

對香港高官和警察感陌生

她說,香港高官和警察對待市民的表現,令她不禁疑惑,「我都不知道現在算不算被共產黨統治,因為我們見到那些做事的人是香港警察,或者是香港高官。其實他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為什麼可以這樣對自己的學生和孩子呢?」

她續說:「當然我也理解在一個專政的政權下,很多人都很容易轉變,就像納粹時期,那些官員他們都做了很多很恐怖的事情,其實當你在體制裡就很容易會轉變。」她直言,不希望有這一天,所以,她鼓勵大家「要不停走出來,不停地去發聲,去抗衡這種專政的政權」,直到自由法治重新賦予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