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逃犯條例》修訂案,香港市民幾乎傾城抗議,其中包括法律界、演藝界、教育界、學生等群體,但商界的大佬們卻失聲,香港股市小幅下跌,港幣轉強,香港金融界憂心甚麼?

港股小幅下跌 港幣轉強

6月13日,香港恒生指數小幅下跌,雖然在上午10點跌破27,000點,達26,825點,但隨後在一個半小時之內迅速回升到27,610點,收盤報27,294點,下跌了0.05%。

周日(9日)103萬人上街遊行事件震撼全球,但周一香港股市卻不跌反升;6月12日上萬市民在立法院前抗議,當日恆指跌480點或1.73%,收報27,308。

股票經濟人張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現在投資者還在觀望,他認為香港股市不會有太大的波動,「『送中條例』從3月份就開始,市場都已經消化了,當這件事真的出來了市場沒有太大感覺。只要風險是在意料中的,他們就會反應冷淡。」

他認為香港恒生指數會在29,000點到26,600點之間震動,除非有突發事件,「股票的波動可能會來自於美國。」他說,「如果美國廢除香港的特別地位,那市場可能會有另一輪的波動。」

6月12日,港元兌美元突然轉強,盤中一度觸及7.8165,為近半年最強。一個月拆息升至2.42286%並創近11年新高,較同期限美元拆息高出近1基點。

路透社引述華僑永亨銀行經濟師李若凡的話說:「近幾日都感覺到資金緊張,6月12日確是相對更加緊張,而且是長端資金帶動短端資金需求,12個月遠期掉匯點數升得較急,導致大家補短倉或者轉港元長倉。巧合地又再發生示威事件,如果政治風險上升,大家都擔心長遠會不會出現資金流走的風險,亦會提前召回現金。」

美國或重估香港「特殊地位」

《紐約時報》6月12日刊文表示,由於擔心激怒中共政府,沒有一家大公司敢公開發聲。但是私下裏,他們正在努力搞清楚這項立法是否會危及外國高管?是否會損害香港的司法體系?他們更擔心美國可能會撤回美國對香港的特別待遇,包括獨立關稅區地位,那將嚴重衝擊香港的經濟。

《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又稱《美港關係法》)是美國國會在1992年通過的法案。根據此法案,美國政府承認《中英聯合聲明》,並視香港為一個在政治、法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大陸完全不同的地區,並在對外政策上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與中共政府區別對待。香港特區護照獲美國承認,申請赴美簽證獲獨立看待。香港可在美國出口管制下購買敏感技術,但要確保無不當用途。

6月11日,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發表聲明譴責港府的這一條例,她說:「《逃犯條例》危及美國與香港的已經繁榮了二十年的堅強關係。如果獲得通過,美國國會別無選擇,只能重新評估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是否享有『充份自治』。」

新唐人記者蕭茗最近採訪了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的副主席弗蘭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他回覆說如果香港通過了《逃犯條例》,美國一定取消《美港關係法》。而這會引發一系列危機。

《逃犯條例》允許在香港街頭抓人

6月5日,美國對沖基金大鱷、對沖基金Hayman Capital創辦人凱爾・巴斯(Kyle Bass)在接受Real Vision採訪時提到2015年10月發生的香港「銅鑼灣書店」五人陸續失蹤事件。「他們(中共)半夜裏來了,把他(書商)帶回了中國。這是一種政治綁架,每個人對此都持懷疑態度。」

他表示,《逃犯條例》就是可以在香港街頭抓人,不需要通過司法手段,直接引渡到中國大陸,「這嚇壞了香港人。不僅是香港人,還有85,000名住在那裏的美國人。」

他說:「我那些很富有的朋友們要走了。我想他們必須離開。」「我們非常擔心這個懸而未決的新法案。」

事實上,香港的緊張局勢已經在削弱商業信心。6月12日,一家名為高銀金融集團(Goldin Financial Holdings)的香港房地產開發商,決定放棄出價14億美元購買的一塊前啟德機場的土地,理由是「近期的社會矛盾和經濟不穩定」。

香港不再安全

幾十年來,國際大公司紛紛將它們的中國或亞洲總部設在香港,使香港成為重要的金融和商業中心。

去年,香港美國商會表示,超過半數的受訪者對香港的法治感到擔憂。而《逃犯條例》一旦通過,不僅在香港的異見人士,那些在香港轉機的外國人都可能面臨危險,成為下一個康明凱(前任加拿大外交官,中共為報復加拿大抓捕孟晚舟而逮捕了他)。

澳洲國立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研究員、經濟學博士樊家忠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香港的景氣繁榮得益於一個非常堅實的法制基礎。「為甚麼法制對經濟發展那麼重要?其實很簡單,就是它對私有財產權、公平交易有一個保障。」

他說:「在法治情況下,每個人的權利、義務非常清楚,公司商業行為的權利、義務也非常清楚,如果有很多不確定因素,那對交易的打擊是非常大的。」

他認為,一個好的投資者,他第一個要考慮的就是安全的經商環境,「其它的商機、產業、金融的佈局、市場的分析等等都是次要的,重要就是有沒有健全的法治,有沒有公平的交易環境。」

他舉例說,香港首富李嘉誠在幾年前就已經把90%資產從大陸和香港撤走,轉移到其它國家了。「他很早就嗅到問題——中國的這個投資環境會受到破壞,所以國進民退嘛。香港也不例外,他很早就認識到,而且會越來越惡劣。」

香港人該怎麼辦?

「如果國際社會不再把香港當作一個自由港,很多資金會出逃,香港會有很大震動。」

《大紀元》專欄作家、著名時事評論員章天亮博士在其自媒體上介紹說,2018年中共商務部公佈的一個2017年利用外資情況的報告,內容顯示2017年中共利用外資共1,363億美元,其中有945億美元來自於香港,佔中共一年利用外資的70%。

著名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曾撰文說,所謂港資,這些對大陸上千億美元的投資,都是中共太子黨把國庫的錢搬到海外去,洗白後再從海外回到香港,然後以外資的形式投資到大陸去,這樣他們可以享受很多優惠。

「實際上香港存放了很多太子黨的錢,之所以他們把錢放到香港,是因為香港有法治、有自由,未來是可預期的、穩定的。」

他說:「一旦香港動盪,不僅海外大企業會撤資,那些太子黨也會把錢搬離香港,這樣香港的金融局面會相當惡化,這對大陸本身也是很大的衝擊。」

他建議香港人可以第一,把在中資銀行中的錢都拿出來,存放到外國銀行;第二,可將港幣兌換成美元保值;第三,拋售所有中資企業的股票。「太子黨已經在拋售,為了迴避風險,你們不拋,他們也會拋。」

時事評論員Jason博士在新唐人《熱點互動》節目中表示,6月9日103萬港人大遊行後,港幣兌美元升值,「其實中共在背後做了金融方面的準備,加強港幣,它知道有人在貨幣、金融上做手腳。」

他說:「中共有這方面的準備說明它很害怕,實際上中共在金融上極端不穩定。中共的官員大部份是末日心態,他們準備隨時把自己貪污的財產往國外拿,香港是他們走錢最主要的通道。」

他認為如果香港民眾將資金從中資銀行中取出來,如果能形成一定的規模,中資銀行會出現問題,這將對中共金融是一個打擊,這是中共最擔心、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