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結束後,美國前後花費了數萬億美元的經費用於反制蘇聯。但冷戰結束後,人們發現美國高估了蘇聯的實力。事實證明,蘇聯的經濟規模只有中情局和其它情報機構所說的一半。

中共也可能是這種情況嗎?答案是肯定的。

中共衡量經濟方法與西方不同

對於中國大陸經濟產出的計算,沒有人能找到準確可靠的財務數據。如果我們簡單地接受中共給出的數字,那麼中國現在的經濟規模就與美國旗鼓相當。然而,這一信息正是中共想要傳遞的並需要其人民相信的。

但中共在這一問題上有極大的動機撒謊。畢竟,中共自稱的執政合法性是與中國經濟繁榮直接掛勾(不管中共關於其執政合法性的論點本身是否成立)。簡單來說,沒有經濟繁榮,中共所有的執政合法性都將處於岌岌可危之中。

這也解釋了中共對內的壓迫和奧威爾式(Orwellian)的社會信用系統(social-credit system)以及在中國大陸非常複雜和龐大的監視民眾的方式。

然而,西方國家的計算也只是估測。例如,如果我們粗略統計一下混凝土生產和建築施工的具體數據,看起來中國應該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因為中國生產的混凝土超過世界上所有其它國家的混凝土生產總和。

但是中共建造了大量沒有人居住的城市和其它無用的建築項目。換句話說,中共經常將不必要的建築項目、貨物生產過剩和不良貸款再融資等無用經濟活動計入GDP。

非市場經濟不可持續 依賴進口

由於缺少價格機制來確定商品和服務的市場價值,計劃經濟中的商品定價有著很大的隨意性。這種以政治偏袒和裙帶關係為基礎的非市場經濟從根本上來看是扭曲、低效和不可持續的。

隨著消費經濟的萎縮、巨額債務以及由於耕地流失、非洲豬瘟流行及威脅農作物的粘蟲災害而導致的糧食供應問題日益嚴重,中國對國外資源和糧食進口的依賴性將越來越大。

極具迷惑性的「一帶一路」

這就是為甚麼中共的「一帶一路」(One Belt, One Road)倡議極具迷惑性。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廣泛、最全面的國際經濟發展計劃之一。這似乎表明中國的經濟實力在不斷增強。

但實際上可能恰恰相反。中國經濟看起來像一個富裕的資本主義國家,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一些非常嚴重的矛盾現象。

例如,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的資本在哪裏運作?經濟實體在哪裏增長?

今天的中共政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有錢。與此同時,通常推動社會經濟和財富增長的中產階級正在被削弱。需求停滯、股市失衡、中產階級的不滿情緒正在日益增加。中國大陸越來越多的對普通民眾的監視及對信仰和異見人士的非法抓捕從另一面證實了這一點。中產階級也越來越熱衷於將資金用於境外投資。

一帶一路 維持中共「貪腐內耗型」經濟模式

事實上中國的經濟實力不僅低於大多數外界的估計,而且還要糟糕得多。根據夜間用電量分析,中國大陸不同城市和地區的官方GDP增長率中的水份至少達30%以上。

中國大陸的經濟活力其實是存在於其較低的經濟層面(私企)的。可是,一旦某家或某行業的私企發展勢頭良好、規模前景可觀時便逃不出中共官僚權貴的外部介入。

只要中共獲取了一個有利可圖的企業所有權,通過其國有銀行一次又一次地提供更大的貸款來不斷吸搾公司的價值,從中搾取的利益則悄然落入了中共權貴們的私人腰包,而公司的泡沫債務卻人為地越變越大。

這就是為甚麼中國總體經濟的債務與GDP比率能達到3:1之高[根據國際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數據。很顯然這種高債務比率是不可持續的。

在這個過程中,中共已耗盡了中國大陸的自然資源,破壞了經濟的資本基礎。這就是為甚麼一帶一路的實際目的不是開發國外市場,而是維持中共的「貪腐內耗型資本主義」經濟模式。

一帶一路讓中共勢力滲透到世界上的新地區,以獲得它迫切需要的市場和資源,並從中攫取大部份的利益。

華為竊取技術機密 中共5G計劃難推

為了在技術上統治世界,中共必須持續獲得先進的科技和製造技術。自1980年以來,中共通過各種盜竊和強制轉讓手段不斷地獲得西方先進的科技和技術。

中共的下一步計劃是使用華為、中興及其它中國國產電信設備收集傳輸的數據來更快更徹底地竊取西方公司的技術機密。

華為是中共「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一枚關鍵棋子。如果世界大部份地區(包括美國和歐洲)的5G建設允許使用華為設備,中共將從其全球5G部署中獲取數十億美元的業務服務費和更新設備費。

更重要的是,華為和其它中國通信供應商將從世界各地的許多技術最先進的公司和政府項目中,給中共無時不刻地傳送數百萬條數據流。

但隨著歐盟追隨美國開始質疑使用華為和其它中國電信供應商帶來的安全性問題,中共的全球5G計劃正處於危險之中。

由歐盟議會對中國關係代表團成員巴迪寇菲(Reinhard Butikofer)於2019年3月發起的一項非約束性決議,呼籲多家設備供應商分階段推出5G技術並遵守嚴格的網絡防禦協議。對華為設備的禁令雖然還不是該決議的一部份,但也沒有排除將來封殺華為的可能性。

從經濟和國家安全的角度考慮,歐盟不能允許技術和市場持續地轉移到中國。英國脫歐的可能性以及意大利和法國經濟持續放緩的前景使歐盟對失去更多的經濟優勢感到異常緊張。

鑑於中共採用的經濟民族主義政策,保護技術產權和市場份額現已成為歐盟決策者的首要任務。

中共的崩潰可能比想像中來得更快

造成中國經濟困境的壓倒性原因是源於中共的破壞性政策,而這些政策主要是以保全中共的執政權力和摧毀西方自由世界的經濟為目標的。

值得指出的是,中國當前慘淡的經濟狀況並不是由特朗普的關稅直接造成的(關稅的效應還沒有完全發揮),儘管關稅為中共繼續對民眾撒謊提供了一個方便的藉口。

儘管如此,中共當前最大的恐慌還是特朗普對中國商品關稅的全面開徵,及接下來可能會出台的歐盟關稅計劃。美歐任何一方或兩方都會給中共領導層帶來額外的經濟壓力。中共可能會發現很難實現國內經濟繁榮這一承諾,而且這一趨勢可能會繼續下去。

隨著中國經濟困難和內亂的加劇,中共將繼續嚴控及打擊本國公民的基本人權(如維權活動、信仰言論自由等)。特朗普的意外崛起及對中共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可能意味著中共早晚將面臨著大清算。#

James Gorrie是美國德克薩斯州作家、《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