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宋太祖趙匡胤在內宮召見蜀後主孟昶的貴妃花蕊夫人,亦莊亦諧地說;「素聞你不但『冰肌玉骨清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且詩才挺秀,文采甚工,今日你就即興一賦,述說孟昶亡國之因吧!」

芳姿綽約的花蕊夫人一聽,不禁雙眉緊蹙。她想,趙匡胤命題索詩,無非是要把自己視如褒姒、妲妃一類妖貨,將後蜀亡國的恥辱強加於我這弱女子身上。此時此刻, 她想起耽於聲色犬馬的後蜀君臣,雖擁有十四萬大軍,但因貪生怕死而未決一戰, 就扯起白旗投降……想到這裏,亡國的羞辱、悲憤與委屈一齊湧上了心頭,化為了激越的詩情。只見她款步上前,輕啟朱唇,曼聲而哦:

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

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

花蕊夫人吟罷,深深一嘆,熱淚盈眶!

趙匡胤感慨連聲:「難得的好詩!難得的才女!」

花蕊夫人後居宋宮,終未忘情於蜀。悒鬱而死。

~事見《十六國春秋.蜀志》及《述亡國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