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月底G20峰會只有不到三周時間了,知情人士稱,中美官員幾乎沒有展開習特會的準備工作。中美領導人月底若未能達成任何共識,中美貿易戰的走向會如何?

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定於6月28日及29日在日本大阪召開,幾名中、美外交官及行政官員告訴路透社說,目前沒有在進行習特會的籌備工作,主要原因是兩國日益緊張的經貿關係。

「G20峰會的籌備工作正在進行中,目前,我們沒有任何關於具體(中美)雙邊會議的消息。」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加勒特・馬奎斯(Garrett Marquis)說。

上個月初中共要求撤回大部份先前商定的(貿易磋商)承諾,導致5月10日中美談判陷入僵局,美國決定加關稅,中共亦以提高關稅作為回應,中美貿易戰升級。

特朗普總統近日表示,他預期月底會與習近平會面,如果沒有習特會或者兩國未達成貿易協議,將會立即對另外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自去年中美貿易戰以來,美國已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北京則對大約1,100億美元美國商品課徵5%到25%不等的報復性關稅。

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周二(6月11日)告訴CNBC,特朗普總統希望在與習近平會談時,要求中方回到先前已答應的承諾,並以此為基點繼續談判。

知情人士表示,習特兩人有可能以某種形式會面,無論如何,兩人在大阪的會面都不會發生兩個月前所預測的簽署協議的事。

一知情人士透露,一名北京高級官員上周告訴美國商界代表,目前有關G20的籌備工作,都不包括習特會或者雙方重啟談判的準備工作。

習特會開不開 對中美各有不同涵義

對特朗普總統來說,習特會的準備工作並不是那麼必要,因為中美貿易戰已打了快一年,美國對中方的要求自始至終都沒有改變,特別是關於中方須進行結構性改革的強制技術轉讓、盜竊知識產權、大量補貼重點行業等核心議題。

有著堅強幕僚團隊並且對相關議題瞭若指掌的特朗普,即使前一天晚上才確定有習特會,相關的準備工作並不困難,因為他的訴求很簡單:中美恢復談判必須以先前達成的95%協議為起點,如果習特會無法就剩下的5%達成協議,那麼美方就會加關稅。

對習近平來說,月底是否要與特朗普會面卻是個十分艱難的決定。

北京上個月初向美方提出撤回承諾的要求,或許原本只是探探水溫;而特朗普立即決定加關稅,讓中方始料未及。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周二(6月11日)對《華爾街日報》表示,特朗普政府決定加徵關稅,令中共領導人感到震驚。

中美談判破局後,中共官員及官方媒體大肆抨擊華盛頓,但是對是否舉行習特會,卻一直避而不談。

一名亞洲國家的外交官對路透社表示,對於中國(中共)來說,保護習近平的尊嚴甚於一切,中方不希望他們的領導人處於尷尬的局面。

向來透明的特朗普總統,公開地闡述了他對月底習特會的期待。對於近期一直在抹黑美國、將談判破局完全歸責於華盛頓的北京來說,如果滿足了特朗普的期待,將使中方領導人落入「自打嘴巴」、被迫接受美方要求的窘境。

在國際峰會場合,各國領導人即使沒有安排正式的會晤,也可以在場邊互動,通過握手寒暄就重大議題拍板定案。對習近平來說,或許以這種方式達成暫時停火共識。

月底若未能緩解緊張局勢 中美貿易戰的走向

如果習近平沒有出席G20峰會,或者習特兩人(無論以何種方式會面)未達成任何共識,中美貿易戰持續升級的可能性很大。

依特朗普總統所言,如果月底無法與中方達成任何共識或協議,美國將立即對另外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於5月10日公告了擬加徵25%關稅的3805項中國商品清單,預定6月底前完成公眾評論的法定程序。這意味著,一旦程序完成後,美國隨時可以對這些中國商品發佈加稅命令。

對特朗普總統來說,月底若能與中方達成協議,就解決了中美長期以來的經貿摩擦;如果不能,美國也沒有甚麼損失。因為美方不僅可以對所有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創造千億美元的關稅收入,還可以促使更多的在華外商出走,有些甚至是轉移到美國。

因此,特朗普可說是以逸待勞,兩種走向都對美國有利。

除了關稅措施外,美國還可以祭出其它反制措施,例如將威脅國家安全的中國公司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

5月中旬,美國商務部將遭司法部指控違反美國制裁規定的華為列入管制黑名單,華為營運遭受重大打擊,多家供應商對其斷供。多家媒體報道,海康威視(Hikvision)和浙江大華等5家中國影像監控設備業者可能是下一波被列入美國商務部黑名單的對象。

特朗普總統日前表示,招數用盡的北京,必須與美方達成協議。中美貿易戰若繼續升級,中共若想實施報復性關稅,可以放入報復清單的美國商品的進口額僅餘約100億美元。

此外,北京若想將部份支持美國制裁措施的美國企業列入所謂的「不可靠清單」,或者禁止稀土出口美國,恐怕不僅無法對美企構成威脅,反而傷了自己。

中共以「國家安全」為理由,早已封鎖多家美國大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近年來,由於環保及勞動力成本居高不下,加上中美貿易戰的持續,多家外商選擇撤出中國大陸,轉往其它新興市場,有些美國企業則是遷回美國。在此情況下,北京的「不可靠清單」只會成為促使更多外商出走的催化劑。

上個月,中共威脅會限制對美國出口稀土。對此,專家表示,中共的稀土牌威脅不大,因為美國近幾年努力減少對中國稀土供應的依賴。

2010年中共曾禁運稀土到日本,但是最終沒有達到報復日本的目的。因為東京被迫尋找其它替代方案,包括找尋新的稀土供應源、在日本海底發現大量的稀土資源、開發從舊品中回收稀土元素,以及研發節約替代技術以降低稀土使用量等。

不論是「不可靠清單」或者稀土牌,中共的報復都會讓美國兩黨更加團結支持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對中共實施更嚴厲的反制措施,包括限制中國公司在美國交易所掛牌、調查及指控中共在美國的代理人等。

美國經濟前景優於中國

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周二表示,美國經濟非常強勁,即使中美沒有達成協議,今年仍將保持3%的增長速度,原因是特朗普總統推動的減稅、大規模放鬆管制、開放能源部門,以及各種貿易改革等政策。

除此之外,專家上周預測美聯儲今年減息兩次的機率為88%,美股應聲大漲。特朗普總統曾表示,如果美聯儲減息,將能推升美國經濟「如同火箭噴發」。

反觀中國經濟,據中共海關最新數據,5月進口降幅達近三年來最高水平,分析師認為,這是大陸內需疲弱所致。意味著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已對中國經濟造成不容忽視的下行壓力。

根據中共最新公佈的5月份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由上月的50.1%跌至49.4%,跌下50的榮枯線,創下三個月新低,重返收縮區間。

由於中美貿易戰再次升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下調了對2019年及2020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測值,分別由6.3%及6.1%調整為6.2%及6.0%。國際評級機構惠譽日前表示,中國2019年及2020年的GDP增速將放緩至6.1%。國際投行美銀美林則預測明年中國GDP增長率僅6%。

而據《大紀元》網站的分析,中國經濟現面臨七大危機:債務違約、失業海嘯、消費萎縮、物價飛漲、房市泡沫、資產貶值,以及糧食短缺,面對的壓力不容小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