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6月12日),美國國會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下設的國際貿易、海關和全球競爭力小組委員會就「中國(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召開聽證會。

中共的「一帶一路」帶來的系列問題,令全球擔憂和警惕。專家們從很多方面進行探討,分析一帶一路對自由社會和全球的危害。有專家認為,「一帶一路」的影響力被高估,中共其實已經沒錢繼續進行「大撒幣」, 而且隨著中美貿易戰的開展,美國有能力切斷中共「一帶一路」的資金來源。

「一帶一路帶來的三大威脅」

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參議員、美國國際貿易、海關和全球競爭力小組的委員會主席科寧(John Cornyn)在聽證會上說,中共的 「一帶一路」給美國及其盟友帶來三大威脅,那就是貿易操縱、經濟掠奪和安全侵蝕。

他說,中共利用「一帶一路」,支持華為、中興等中資企業在全球開展項目,加強他們的壟斷地位,還把一些國家拽入「債務外交」的陷阱。

科寧舉例說,「例如,當斯里蘭卡無力償還數十億美元的『一帶一路』項目貸款時,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把一個戰略港口租給中方99年,斯里蘭卡卻失去對此港口的控制權。」

科寧還說,除了在吉布提建設軍事基地,中共還建設通往智利的海底光纜、向津巴布韋輸出人臉識別術、通過數字「一帶一路」項目收集數據。這些項目帶來的安全風險讓人擔憂。

中共「沿途推廣其5G技術標準和威權主義」

美國國會旗下的中美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USCC)的主席白嘉玲(Carolyn Bartholomew)表示,「數字一帶一路」對沿線國家的科技公司造成挑戰,還引發了外界對信息安全和數字威權主義的擔憂。

「在建設數字基礎設施的同時,(中共)輸出其威權價值觀、信息控制和監控。」白嘉玲說,通過「一帶一路」項目,中共電信企業在沿線國家大力興建電信基礎設施,同時提供網絡服務,特別是推廣中共的5G標準。

華盛頓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亞太安全項目主任丹尼爾‧克里曼(Daniel Kliman)在聽證會上建議,美國國會撥款建立「美國數字發展基金」,支持發展中國家的信息技術發展:「通過信用槓桿,降低美國公司在這些國家的信息基建價格,從而跟中資公司競爭。」

中共藉機輸出「迫害人權的統治模式」

來自賓夕凡尼亞州的民主黨參議員、國際貿易海關和全球競爭力小組委員會副主席凱西(Robert P. Casey)說,六四事件30年後,中共繼續踐踏人權,大規模關押維吾爾人,並借「一帶一路」輸出其統治模式。

「中共借『一帶一路』項目輸出鎮壓人民的技術、無視勞工權益、蔑視人權。」他說。

中美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主席白嘉玲還說,中共領導人近來頻提「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際上是要建一個中共喜歡的世界秩序。美國必須聯手盟國,抵制中共借「一帶一路」改變世界秩序的野心。

「我們必須與日本這樣正全面開展援助計劃的盟國合作,加強與非洲、拉丁美洲、東南亞和歐洲國家的關係,以對抗中共政府的宣傳和專制制度的擴張。」她說。


「中共沒錢了 美國有能力切斷其資金來源」

華盛頓智囊美國企業研究所(AEI)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在聽證會上表示,中共「一帶一路」的影響被高估了。數據表明,「一帶一路」項目投資在2015年達到頂峰,此後投資規模不斷縮小,因為中共的錢袋子癟了。

史劍道分析說,剛推出「一帶一路」倡議時,中共擁有20年不斷增長的外匯儲備,參建「一帶一路」項目的中資企業被許諾「要多少錢有多少錢」。而今天,中共官方公佈的外匯儲備比2013年減少了9000億美元,中資企業獲得的資金支持也大大縮水。

史劍道認為,今後,中共已經沒錢繼續在全球開展「一帶一路」項目,而且美國有能力切斷其「一帶一路」的資金來源。

「中共現在的錢,有的來自於向美國賣貨。所以,如果美國真決定要遏制『一帶一路』,我們直接有能力做到這一點。」史劍道認為,如果特朗普總統能成功縮小中美貿易逆差,中共將無力支撐在全球開展「一帶一路」計劃。他認為屆時中共不得不集中資源,大規模縮小範圍,可能只在幾個戰略重點國家開展該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