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石強生前的照片可看出,他是一位英俊、沉靜、溫和且性格堅強的人、一個具有魅力的年輕人。然而,他卻於2019年5月17日含冤離世,年僅46歲。

再看看他離世前的照片,人們無法想像,一個堅持修煉「真、善、忍」的年輕人被中共迫害得完全脫了人形;人們無法把他和「關押」、「手銬腳鐐」、「監視」、「騷擾」聯繫在一起。然而,他的確一次次遭受了巨大的傷害,最終失去了年輕而寶貴的生命。

石強生前照片。(明慧網)
石強生前照片。(明慧網)

石強被迫害前的照片。(明慧網)
石強被迫害前的照片。(明慧網)

石強遭受迫害後的照片。(明慧網)
石強遭受迫害後的照片。(明慧網)

石強是山東東營市勝利油田集輸總廠輸油分廠的職工,2000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在中共迫害最嚴酷的年代,石強堅定地信仰法輪大法。

石強孝敬父母,工作踏實勤懇,單位同事對他的評價很高,說他喜歡幫助別人,髒活、累活搶著幹。在物慾橫流的今天,在同齡人不斷追求享樂和浮華時,他追求的是「真、善、忍」的理念。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裏,他本應該生活得舒適、自在,然而在中共的長期迫害下,他的人生充滿了艱辛、痛苦和悲哀。

迫害者叫囂:人死了 我負責

自1999年7月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石強當時所在的集輸公司對本單位修煉法輪功的職工迫害得非常嚴重,逼迫他們寫所謂放棄信仰的「三書」(「認罪書」、「悔過書」、 「保證書」),對拒絕寫「三書」的法輪功學員採取拘押、罰款、監控、騷擾等強制性手段進行迫害。

單位有時半夜還打電話恐嚇法輪功學員,連他們回家探親都要被跟蹤,在節假日、所謂「敏感日」更是被重點監視,使他們長期處於恐怖之中,在精神上遭受摧殘、生活上受到干擾。

迫害石強的集輸公司的主要責任人有李富林(已退休)、劉海河,以及輸油大隊呂左證(音,已退休)、陳振棟。

2012年7月24日下午,石強被單位領導找去談話,被要求寫不修煉的「保證書」,石強堅定拒絕。當晚10點鐘左右,他被單位綁架至集輸洗腦班。

家人去洗腦班要人,那裏的人態度橫蠻,拒不交人。後因石強身體不適,家人打急救電話,石強被送到勝利油田中心醫院急診。醫生說他的身體狀況很危險,單位卻派了四五個人在他一旁監視他。

石強的家人問那些人:「這樣下去,出了問題怎麼辦?」有一個叫程振棟的叫囂說,「人死了,我負責。」

遭綁架 非法關押

2015年7月21日上午11點,勝利油田濱海公安局的警察非法闖入石強的父母家。警察先從外面斷電,石強的父親出來查看時,二三十個警察藉機衝入家中,綁架了石強。

隨後警察抄家,翻箱倒櫃,不放過任何角落,凡是帶字的紙都一一查看,從上午11點一直持續到下午2點,抄走了數部手機、電腦、打印機等各類物品。

與此同時,東營市法輪功學員陳茵、潘玉英、劉學敏(勝利油田大明集團職工)遭山東省公安廳的警察、勝利油田濱海公安局的警察、勝利油田「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綁架。

石強被非法關押到濱海公安局看守所後,被強迫幹活,從早上6點持續幹到晚上9點,做捏花的奴工,勞動定額量很大;看守所裏的伙食極差,早晚都是粟米糊糊、鹹菜,中午是青菜湯加一兩個小饅頭。由於沒有油水,石強嚴重便秘,半個多月無法排便。晚上睡覺,因為室內在押人員嚴重超員,睡覺得鋪板容不下,人人只能側身立板睡,無法翻身。

石強後來拒絕幹活,被看守所的警察強戴手銬腳鐐(連體式的,手抬不起來),被持續迫害了二十多個日日夜夜,吃飯、睡覺、上廁所都戴著手銬腳鐐。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他每天晚上還要輪值兩個小時。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明慧網)

號內的「號頭」肆意霸佔石強的家人打給他的生活費,他父親打給他的兩千元,除了進去時統一買的棉衣被和幾頓改善的伙食外,其餘全部被奪走。

石強被非法關押一年七個月後,又被非法判刑兩年。2017年2月16日,他被關進山東省監獄。家人於同年3月12日方才接到監獄通知。期間長達一年八個月,家人沒能見到他。

在監獄裏,石強被隔離、控制,每天從早上5點就被關到單間隔離,一直到晚上12點同室人都睡下後,才能回去睡覺。警察和犯人對他威脅、恐嚇、威逼、強迫他寫放棄修煉的「五書」「認罪書」、「保證書」、「悔過書」、「坦白檢舉書」、「揭批書」,持續一個多月。石強堅定信仰,拒不配合。

又陷黑監獄

2017年7月,石強受盡煎熬,終於離開了監獄;不料,又遭到單位的迫害。

他回家後即被集輸公司非法開除,失去了生活來源。

2018年「兩會」前,集輸公司的一幫人(護衛隊等)叫開了石強的出租房,七八個人架著他的胳膊,將他綁架到集輸洗腦班(黑監獄),逼他「轉化」。石強在已被單位開除的情況下又無端遭受單位的非法拘禁達31天。

集輸公司裏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行關入過洗腦班,不「轉化」、不寫「三書」的學員,就不被釋放。在他們被非法關押期間,單位還停發他們的工資,且要他們的家屬每天給他們送飯。

該洗腦班的頭目徐庭德(已退休)、王志強受集輸公司和油田「610」的雙重操控,拚命為其效勞,採取種種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每天逼著他們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逼迫他們放棄信仰,還威脅他們說,不「轉化」的就被開除公職、送勞教、交巨額罰款。

含冤離世

多年的迫害,持續給石強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和心理傷害。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石強急劇消瘦,後來腹部腫脹,最終於2019年5月17日含冤離世。

直至石強去世前不久,集輸公司對他的迫害和監視從未放鬆過。在「兩會」、中非合作論壇、青島會議等期間,單位不斷派人輪流監守在他家門外,嚴密監視、跟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