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5日,特朗普宣佈對2千億美圓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增至25%,中美貿易戰升級,目前還看不到雙方重新走到談判桌上的跡象。日本總合研究所的專家表示,如果美國對剩下的約3千億美圓的中國商品增關稅,將加速東亞產業供應鏈的大重組,越南將替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最佳候選地。

5月初中美雙方在北京舉行的第10輪貿易談判中,中方試圖對之前雙方已達成的協議做大幅度修改,導致談判破裂。6月1日,美國正式對2千億美圓的中國商品關稅從10%增至25%,中方也進行報復性對美商品增稅,中美貿易戰升級,前景變得撲朔迷離。

同時,5月13日,美國表示已啟動對剩下的約3千億美圓的中國商品增關稅的準備工作。這批商品中包括智能手機、電腦、服裝、體育用品、生活必需品等眾多生活關聯商品。

引發中國產業「空心化」

對於中美貿易戰對世界和地域經濟的影響,日本總合研究所(The Japan Research Institute)首席主任研究員三浦有史(Yuji Miura)6月3日在商業網站「Diamond Online」上發表題為〈對中第4批增關稅引發東亞供應鏈大重組〉的文章。文中從「增值貿易(Trade in Value Added: TiVA)」角度分析認為,電器、電子產品等商品涉及多國、多產業,中國是這些產品最大的終端組裝地,隨著貿易戰的升級,終端組裝產業會逐步從中國移出,將引發相關產品供應鏈的大重組。

從「增值貿易(TiVA)」可以清楚知道,一個跨越國界的商品中包含了哪些國家、哪些產業在其中。三浦用最具「增值貿易(TiVA)」特徵的iPhone智能手機為例指出,iPhone手機最終組裝在中國。從2017年向iPhone手機提供部品的200多家廠商來看,中國廠商有27家,台灣廠商最多,達51家,其他依次為日本43家、美國39家等,不少廠商也在中國建廠生產。

三浦總結了在中國進行終端組裝的產品後,認為如果美國實施對3千億美圓的中國商品提升關稅,也就是說對所有中國商品增關稅後,將加速在中國的終端組裝產業移出中國,勢必帶動在中國的關聯產業也相繼跟隨,中國會面臨產業空洞化的局面。

越南成多國企業避險地

三浦有史認為,美國向中國全面提升關稅,越南將成為多國企業規避風險的最佳候選地。

2005年在中國發生了大規模的砸日本商店、工廠,抵制日貨等反日遊行。以此為契機,在中國的日企為了迴避風險,開始了被稱為「中國+1」的避險行動。日企認為不應該把生產能力都集中在中國一處,在其它地區做分散避險。

三浦認為,由於美國對中國商品的加稅涉及所有在中國的企業,因此,引發的新一輪「中國+1」避險潮不僅涉及終端組裝企業,眾多的部品供應廠商也在開始行動。

三浦在另一份日本總研的報告「中國對美出口產業將被替代到何種程度」中,從「增值貿易(TiVA)」角度分析認為,在中美貿易戰中,越南受益匪淺,產業地位明顯上升。

據悉,2002年至2019年4月,對越南直接投資金額國家中,南韓最多,約405億美圓,依次是日本370億美圓、新加坡282億美圓、中國96億美圓。

這些企業支撐著越南對美國的出口,目前纖維紡織和電器、電子產業成為了越南兩大支柱出口產業。就中國而言,2005年越南對美國出口的商品中,含有中國的增值比約為4.3%,到2015年上升為15.7%。隨著中美貿易戰的升級,對各國向越南轉移產業的趨勢將加速。

去年中美貿易戰開始不久,去年10月承擔iPhone無線耳機生產的台灣電器企業歌爾聲學,就把部份的中國生產移到了越南。

三浦引用統計數據表示,除了外資,中國本地企業也從中國遷出生產線,隨著中美貿易戰升級,特別是電器、電子產業集中的廣東省等地區的中國本地企業,被迫實施「中國+1」的可能性將增大。

三浦列舉的統計表明,越南正成為規避中美貿易戰風險最有力的避風港。

據悉,今年1-4月中國資金對越南直接投資,比去年同期猛增116%,高達13億美元,單年投資首次超過日本和南韓,名列對越南單年投資的榜首。

三浦指出,發生在越南的產業遷入潮,不可避免的也將在印度、ASEAN各國發生,隨著中美貿易戰的長期化,將進一步引發東亞供應鏈(GVC)的大重組,特別是中國本地企業向這些地區規避風險的趨勢,將加速中國「世界工廠」的弱化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