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於6月12-14日訪問伊朗。這次訪伊,安倍是作為美伊兩國的調解人,緩解緊張的美伊關係,為雙方搭建解決危機的談判桌。

安倍首相將與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總統魯哈尼進行會談。這也是日本現任首相時隔41年訪問伊朗,能否起到緩解緊張的美伊關係備受關注。

美國自去年退出「伊朗核協議」後重啟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也針鋒相對,雙方對立加劇。由於美國缺乏與伊朗的溝通渠道,日本既是美國親密的戰略同盟,又與伊朗保持著長久的友好關係,日媒報道稱,日美多次交換意見後,最終在5月末特朗普訪日期間,敲定了安倍晉三訪問伊朗的調解之事。

特朗普請安倍作調解人

日本《共同社》6月7日引述日本政府官員透露的消息,今年4月安倍晉三訪美,與特朗普打高爾夫時,特朗普希望安倍晉三做美伊的「中介人」,當時安倍晉三並未立刻承諾,但已決定接受特朗普的請求,經過一段時間的安排後,在5月末特朗普作為國賓訪問日本,兩人再次見面時敲定了訪問伊朗的日程。

另據《日經新聞》的消息,特朗普訪日的5月26日,安倍夫婦邀請特朗普夫婦在東京六本木一家爐端燒的日本居酒屋共進晚餐時,特朗普對安倍說:「我知道日本和伊朗有著友好關係。如果訪問伊朗,希望抓緊時間去。我不喜歡軍事衝突」。

針對特朗普的這番話,安倍提及10天前與伊朗外長會談時,接到對方的訪問邀請,表示將於6月12-14日訪問伊朗。據日本《時事通訊社》的消息,特朗普訪日的兩周前,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急促訪日,是為安倍訪伊一事而來,並引述日本外務省官員的話稱,「現在能與伊朗推心置腹交談的大概只有日本。」

美國為何退出「伊朗核協議」

去年5月8日,特朗普總統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特朗普說,這項協議不但沒能阻止伊朗發展核武器,也不能規範伊朗資助恐怖主義的行為。

「伊朗核協議」於2015年由伊朗與美、英、法、德、俄、中及歐盟共同簽署,該協議基本保留了伊朗現有核設施,只是各方面功能被削弱,協議只限制了伊朗濃縮鈾的規模和濃度,並不能使伊朗完全放棄核開發。

伊朗支持什葉派恐怖組織真主黨和胡賽武裝組織。近年來,在伊拉克內戰、也門內戰、敘利亞內戰等中東動亂中到處都可以找到伊朗的身影。因此伊朗被美國前總統小布殊稱為「邪惡軸心國」,特朗普政府更是稱,「伊朗是世界上支持恐怖主義的頭號國家」。

特朗普政府認為,美國只有退出伊核協議,並迫使伊朗達成一個全面遏制其恐怖行動的新協議,才能真正遏制伊朗研發核武、支持恐怖主義的行為,也才會從根本上讓中東減少動盪。

同時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也是在警告北韓。國安顧問博爾頓解釋說,美國退出核協議向北韓發出了明確訊息,美國不會接受有缺陷的協議,特朗普總統要的是一份「真正意義上的協議」。

今年4月美國宣佈終止進口伊朗石油制裁豁免,重新啟動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從各個方面切斷伊朗的財路,逼其重新談判。

九月美伊首腦會談?

這次安倍晉三訪問伊朗的最有力的武器是佔有「人和」之利。據NHK的報道,伊朗和日本保持著長久的友好關係,兩伊戰爭後的伊朗成為一片廢墟,上世紀80年代,描寫日本戰後復興的電視劇《阿信》在伊朗播放引起強烈反響,收視率高達90%以上,當時日本記者在伊朗街頭採訪時,被伊朗人擁抱著,連呼「阿信」。

同時日本產品的性能和品質以及日本人的勤勞、認真得到伊朗的讚賞,長期以來日本在伊朗的原油開發、進出口方面建立了穩固的關係。

伊朗前駐日大使,外交部的關鍵人物,副外長阿巴斯阿拉基在接受日本NHK的採訪時說:「日本是美國的同盟國,能讓美國理解現狀,希望安倍首相的訪問能緩解美伊的緊張關係。」並表示,安排有與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會談,「伊朗方面抱有很大期待。」

《時事通訊》引述日本政府官員的話「(訪問的)最大的目的是把雙方拉到談判桌上,這對日本沒有任何負面影響。」對安倍的調解結果持樂觀看法。

對於安倍首相調解的目標設定,《共同社》分析認為,找到美伊雙方能走到談判桌上的對話要素,為下一步談判奠定基礎。

報道稱,把搭建雙方對話的渠道寫入6月底的G20峰會成果中,交給下一個G20東道主的沙特阿拉伯,進入下一步的解決流程,如果進展順利,或許今年9月份在紐約的聯合國總會上,將實現美伊首腦的會談,對安倍晉三來說也算是個不小的外交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