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每次改朝換代,需要文臣運籌帷幄,武將率軍征伐,歷經千辛萬苦,才能打下一座江山。朝代更迭,中原板蕩,一代又一代,可謂轟轟烈烈。

奇特的是,每朝每代都出現高人,站在更宏觀的高度,注視著地上轟轟烈烈的變化。他們一眼看盡了整個王朝興衰成敗的全部過程,為後世留下了系統的預言,其準確程度令人瞠目結舌。

預言中的唐朝

《推背圖》第二象。(公有領域)
《推背圖》第二象。(公有領域)

以唐、元、清三朝為例。唐朝預言奇書《推背圖》第二象,讖語曰:

纍纍碩果 莫明其數

一果一仁 即新即故

盤子上堆放著二十一顆李子,其中第四顆李子沒有蒂。二十一顆李子,李子表示唐朝皇室姓李,唐朝李姓皇帝共有二十一位;第四顆沒有蒂,喻示第四代篡唐女皇武則天,不是出自於李姓宗族,自然沒有根蒂。

此象頌詞曰:「萬物土中生,二九先成實,一統定中原,陰盛陽先竭。」

根據中國古代天干地支,戊、己、戌皆為土,戊表示城牆之土,己表示田園之土,戌表示中方陽土。唐朝開國之君李淵稱帝時,武德元年(618年)是戊寅年,寅屬陽木,陽為日為天,普照天下,提供萬物生長的能量,土生木,成就萬物,正應「萬物土中生」。

「二九先成實」,二九為十八,「實」為果實,草木結子為實,以十八子隱喻「李」,由李姓一統中原。第四句「陰盛陽先竭」從武則天淫昏亂政,幾乎危及唐代,此後太平公主、韋后,以及唐玄宗被楊貴妃所惑,荒廢朝政,均是陰盛的表現。

《推背圖》第二象至第九象,預言唐朝近三百年來諸多大事,其中包括安史之亂、楊貴妃之死、建中之亂、黃巢之亂,以及朱溫滅唐等。轟轟烈烈的風雲大事,被圖讖形象地表示出來,被頌詞準確預言。

三國時蜀漢丞相諸葛亮於軍中閒暇時,寫下《馬前課》,預測天下大事。其中《馬前課》第四課,卦辭曰:「十八男兒,起於太原。」男兒,即為子;十八子加在一起是個「李」字,也是一語雙關,唐太宗李世民十八歲時,在太原幫助父親李淵起兵。

預言中的元朝

《推背圖》二十五象。(公有領域)
《推背圖》二十五象。(公有領域)

《推背圖》二十五象預言了元太祖及整個元朝國運。圖讖為:畫中一把鐵斧,斧柄分為十節。斧頭為鐵,斧柄為木,以此喻示元太祖名諱鐵木真。斧柄十節,意為元朝十帝。圖畫簡潔,清晰明瞭,僅以寥寥線條就勾勒出整座王朝氣數。預言智慧之高,喻示方式之巧,令後世驚歎。讖語曰:

北帝南臣 一兀自立

離離河水 燕巢補 

「北帝南臣」預言南方漢人臣服於北方胡人大帝。「離離河水」指元太祖鐵木真於離河稱帝。

諸葛亮《馬前課》第七課,卦曰:「一元復始,以剛處中;五五相傳,爾西我東。」

「一元復始」指元朝國號「大元」。「以剛處中」是說蒙古起於朔漠,以乾陽之剛,健行於天下。「五五相傳」是說元朝共有十位皇帝。此處和《推背圖》預言一致。「爾西我東」指元順帝退回草原後,橫跨歐亞大陸,疆域遼闊的大元版圖,開始分裂。

預言中的清朝

《推背圖》三十三象。(公有領域)
《推背圖》三十三象。(公有領域)

《推背圖》十到十四象,說的是五代;十五到二十象講的是北宋;二十一至二十四象預言南宋;二十五和二十六象預言元朝:二十七至三十二象講的是明朝:三十三象至三十六象預言清朝。對於中國最後一個王朝清朝,《推背圖》第三十三象讖語曰:

黃河水清 氣順則治

主客不分 地支無子

讖語「地支無子」,以十二地支隱喻十二位帝王。皇太極於1636年改國號為「清」,其後承傳他帝位的共有十帝,加上追尊的清太祖努爾哈赤,清有十二帝。但努爾哈赤統一女真部,於1616年建立後金,是大清前身。「地支無子」一語,子為十二地支之首,「無子」是將努爾哈赤排除在外,不算是清朝皇帝。

唐朝高僧黃檗作了十四首《禪師詩》,其中有八首明確預言了清朝各代皇帝年號,包括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以及宣統。其中一首詩云:「黑虎當頭運際康,四方戡定靜垂裳。唐虞以後無斯盛,五五還兼六六長。」詩中以「康」預示康熙大帝於1662年虎年即位,「當」上了國家之「頭」。國勢隆盛,史稱「康乾盛世」。康熙大帝文治武功,平定了四方叛亂,治理國政非常得體,達到古人理想的「垂拱而治」(即無為而治),所以說「四方戡定靜垂裳。」康熙皇帝開創的盛世是從唐虞(即堯帝)以來都沒有過的盛世,所以說「唐虞以後無斯盛。」預言詩所說「五五還兼六六長」,五五二十五再加六六三十六,共為六十一年,預示康熙帝在位六十一年。以「乾卦占來景運隆,一般六甲祖孫同」預言乾隆皇帝在位時間六十年。因乾隆不敢超過祖父康熙在位年數,於是禪位於皇子顒琰(即嘉慶帝)。

崇禎十七年(1644年)攝政王多爾袞入關時,途中遇到一位術士,就向他問吉凶。術士回答:「雖然吉利,但恐怕不得善終。」多爾袞問他原因。術士只說了一句:「得江山者攝政王,失江山者也是攝政王。」

多爾袞問:「難道江山由我得到,再由我失去嗎?」術士沒有回答他,只是說:「他日自會應驗。」多爾袞再問:「那天下究竟是誰的?」術士回答寥寥數語:「寡婦孤兒得天下,寡婦孤兒失天下。」多爾袞聽罷,暗自思量,天命選擇寡婦孤兒,沒有選擇自己。後來,他率領大軍擊退李自成、張獻忠,滅南明而得天下。清軍入關後,多爾袞便順天意讓寡婦孤兒坐江山,迎接順治小皇帝和其母孝莊太后入京。他讓大位,只當一個攝政王。

到清宣統三年(1911年)十二月,載灃以攝政王當國,掌管大權,隆裕皇后帶著宣統皇帝溥儀退位。自1644年滿清入主中原開始算起,清朝國祚為268年。在不到三百年的國祚中,其間涉及到軍事、外交、經濟、宗教、科技文化等等,朝政的每一個環節都需要文臣武將付出汗血和心智,才能持續不斷地維持王朝各環節運作,可謂集賢、集智,群策群力。

而在眾人智慧之上,還有高人,僅一句「寡婦孤兒得天下,寡婦孤兒失天下。」一言道盡清朝運數。

除了這幾則預言,劉伯溫的《燒餅歌》、諸葛亮的《馬前課》也預言了清朝。劉伯溫說:「水浸月宮主上移。」「水浸月宮」指左邊三點水,右邊「月」字;「主上移」,右上角為「主」,「月」在右下角。合起來是一個「清」字。

清朝光緒年間,白鶴山有一老僧法號守元,逐一破譯了《馬前課》到光緒以前的預言。《馬前課》提到:「水月有主,古月為君,十傳絕統,相敬若賓。」守元解釋道:「『水月有主』是個『清』字,『古月』是個『胡』字,胡人為君,殆亦天數不可強歟?」胡人君臨天下,原來是天數使然。從他的自述可知,這名老僧出生於嘉慶十年(1806年),破譯「水月有主,古月為君。」那年,他八十六歲,不敢再妄議預言。他沒有譯解的「十傳絕統」,指的是清朝末代皇帝宣統溥儀退位,從順治入關稱帝到宣統,清朝共有十個皇帝,「絕統」國祚到宣統就完了。

在這些預言中,諸葛亮、李淳風、高僧黃檗、劉伯溫、佚名術士,他們處於不同的朝代,卻能不約而同,交相預言出唐朝、元朝、清朝國祚與諸事。他們從一個恢宏的角度,一眼看盡了整個王朝興衰成敗的全過程。他們也像跨越時空的先知,不動用高科技,卻能做出比高科技更精準的事。而一個個王朝興衰成敗的過程,是影像?還是劇本?為何能被預見?是否冥冥之中有高於人的力量在安排這一切?

如果歷史是被安排的,那我們現在所處的歷史階段,是否也是被安排的?那安排的用意,讓我們等待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