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條件艱苦的偏遠小島教書,一人身兼多職,任教多個科目,起居生活都在島上,一個星期甚至一個月才能回家探望家人一次,有多少人願意承擔這樣的工作?有一位老師自願承擔了這樣的工作,在香港最南端的蒲台島教書,一教就是廿二年。如今八十歲的他仍然與學生保持著頗佳的關係,至今仍維持每月與學生們相聚,亦師亦友。他就是蒲苔學校第二任校長——張啟勳。

初聽聞張啟勳老師的名字,是在一次到訪蒲台島坤記士多時,與曾就讀蒲苔學校的店長Candy聊天中。她對張啟勳老師尊敬有加,回憶起當年在學校裏發生的趣事時,仍忍俊不禁,更深深懷念著那時候淳樸的校園生活,師生共處的點點滴滴。不只是她一人對張啟勳老師愛戴與感激,其他的校友一樣對張啟勳老師尊敬不已,從今年年初,張啟勳老師八十大壽宴會上便可見一斑,廿四屆的校友聚首一堂,座無虛席,觥籌交錯間連聲問候,可見師生關係之緊密。且聽張啟勳細說他與蒲苔學校的故事。

張啟勳與蒲苔學校。(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與蒲苔學校。(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老師八十大壽的宴會上,廿四屆畢業生齊齊出席,為他送上金色壽桃。(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老師八十大壽的宴會上,廿四屆畢業生齊齊出席,為他送上金色壽桃。(陳仲明/大紀元)

孝子撐起家庭重擔

談及為何前往遙遠的蒲台島做老師,張啟勳說:「因為家境貧窮,所以出來教書,第一份工作就在蒲苔教書,一教就教了二十二年。」原來,張啟勳是長洲人,家中共有六兄弟姊妹,他是長子,父親做漁民生意,但仍難維持家中生計,經濟負擔很重。張啟勳見到父母日夜為子女操勞,原本喜愛土木工程,也對畫畫非常有興趣,想當建築師的他無奈要提前結束學業,找一份收入穩定的工作養家。1960年的蒲台島漁業興旺,聚居的漁民子弟越來越多,島上唯一一所政府津貼學校——蒲苔學校正在擴校招生,急徵老師。時年只有二十歲左右的張啟勳,希望能盡自己的力量幫補家計,哪怕路途遙遠,教學環境艱苦,只要能為父母減輕負擔,他也願意付出。於是,他收拾行囊,來到蒲台島,成為村校的老師。在蒲苔學校的生活條件相對市區簡陋許多,當市區已經用上電燈的時候,蒲台島仍在使用煤氣燈,電視在島上也是稀奇玩意。但張啟勳並沒有一句怨言,履行對家人的承諾,將每月370元的薪水,寄回當中的200元養家,他相信自己有責任挑起養家的重擔。張啟勳也非常爭氣,一做就是二十二年,並在1978年擔任學校的第二任校長,直至1982年離校。

蒲苔學校的校舍,如今已經荒廢。(陳仲明/大紀元)
蒲苔學校的校舍,如今已經荒廢。(陳仲明/大紀元)

蒲苔學校校舍。(陳仲明/大紀元)
蒲苔學校校舍。(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到訪蒲苔學校緬懷一番。(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到訪蒲苔學校緬懷一番。(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在蒲台島的故居,如今已成頹垣敗瓦。(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在蒲台島的故居,如今已成頹垣敗瓦。(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在蒲台島的故居,如今已成頹垣敗瓦。(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在蒲台島的故居,如今已成頹垣敗瓦。(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離開蒲苔學校後,到長洲國民學校教書。(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離開蒲苔學校後,到長洲國民學校教書。(陳仲明/大紀元)

寬厚待學生 亦師亦友

張啟勳喜愛畫畫,曾經拜香港著名水彩畫大師靳微天為師,學習畫畫技藝,在蒲苔學校兼任多科教學,其中以數學與美術為主,也熱心於各類課外活動,相信學生可以多才多藝,全面發展。

張啟勳回憶,鼎盛時期的蒲苔學校,一年級甚至達到九十人。全校共有五位老師,除了英文科是專科專教外,其他老師均要兼顧別的科目的教學。由於教師和課室有限,課堂只能採用複式教學,不同年級的學生被安排在同一個班房上課,一個老師需同時教兩個年級的學生。

張啟勳出席村校校歌展,與眾人分享蒲苔學校校歌的故事。(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出席村校校歌展,與眾人分享蒲苔學校校歌的故事。(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出席村校校歌展,與眾人分享蒲苔學校校歌的故事。(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出席村校校歌展,與眾人分享蒲苔學校校歌的故事。(陳仲明/大紀元)

學生們各有特性,面對頑皮的學生,張啟勳有自己的一套教學方法,令不少頑皮學生都願意聽從他的意見。張啟勳表示,無論遇到再無理的學生,他從未打罵過他們,他認為學生也需要「冷靜期」,在學生不理性的時候,若再與他們爭拗,會激化學生,令事情變得更加複雜。遇到問題時,他會平心靜氣地與學生交流,若他不聽,會給他思考空間。等到學生冷靜下來後,便慢慢與他談心,在生活中照顧他們,體諒他們,贏得學生對自己的信任。

蒲苔學校是一所小學,不少學生小學畢業後便要出來工作,張啟勳教導學生們應該有一技之長,鼓勵他們考取船主牌,不能只依賴幫父母捕魚維生。他很欣慰學生們都很聽從他的建議,從蒲苔學校畢業的學生,九成均有船主牌,在後來漁業式微後,也不愁找不到工作,可以開遊艇、快艇維生。

創辦「蒲苔校聯體育會」

張啟勳於1963年創辦的「蒲苔校聯體育會」,每年年初六均舉行大型團拜晚會,師生齊聚聯誼。(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於1963年創辦的「蒲苔校聯體育會」,每年年初六均舉行大型團拜晚會,師生齊聚聯誼。(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相信自己於1963年創辦的「蒲苔校聯體育會」,是聯繫師生情誼的重要紐帶。蒲苔學校旁有一個足球場,每天放學後,張啟勳便成為足球隊的一員,與學生們一起踢足球,享受一起運動、放鬆的美好時光。也是在一起活動的交流中,增進了與學生們的情誼。蒲苔學校於1988年停止辦學,球場如今已經荒廢,然而那段踢球的日子,仍然是張啟勳最美好的回憶。時隔多年,每年蒲台島的大日子——天后誕,張啟勳都會回到蒲台島,到訪蒲苔學校緬懷一番。今年四月也不例外,他攜同長洲好友前往蒲苔學校,回憶當年舊事,將快樂的記憶分享給眾人。

張啟勳老師雖然離開蒲台島多年,但至今仍持續在每年回到蒲台島參加天后誕,與村民聚舊。(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老師雖然離開蒲台島多年,但至今仍持續在每年回到蒲台島參加天后誕,與村民聚舊。(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老師(左一)與學生們的關係頗佳,每年天后誕均會回到島上與學生們相聚。(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老師(左一)與學生們的關係頗佳,每年天后誕均會回到島上與學生們相聚。(陳仲明/大紀元)

至今的校聯仍保持每月一次的聚會,每年的年初六則舉辦大型的團拜晚會,場面非常熱鬧,更是維繫師生感情的重要活動。

帶學生去長洲旅行 親如家人

張啟勳在蒲苔學校任教22年,起居飲食都在島上,與村民關係熟絡,他笑稱自己也是一個蒲台人。圖為蒲台島大灣。(陳仲明/大紀元)
張啟勳在蒲苔學校任教22年,起居飲食都在島上,與村民關係熟絡,他笑稱自己也是一個蒲台人。圖為蒲台島大灣。(陳仲明/大紀元)

昔日的蒲台島周邊停泊了不少船隻,蒲苔學校的學生多為漁民子弟,他們以船為家,天氣不穩會影響他們的生活。由於端午節後蒲台島的風向轉變,漁船需要離開港口,因此蒲苔學校在黃曆五月初五後學校便會開展漫長的暑假。

當年張啟勳對學生們關愛有加,為學生們在冗長的假期中增添色彩,常常帶領學生前往自己長洲的家中小住,交通、飲食費用全由他一人承擔,更為他們作文化導賞,令學生們有機會增廣見聞。

張啟勳視學生們為自己的子女,不吝付出,也不求回報。時隔幾十年,張啟勳都是學生們心目中最崇敬的老師,甚至為他多次籌辦生日會,最近一次的八十大壽,廿四屆的畢業生齊齊出席,給他一個大驚喜。

長洲獨具特色的飄色會景巡遊中,張啟勳與家人一起加入長洲體育會的飄色隊伍巡遊表演。(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獨具特色的飄色會景巡遊中,張啟勳與家人一起加入長洲體育會的飄色隊伍巡遊表演。(陳仲明/大紀元)

*********

在張啟勳家中,齊齊整整地擺放著大疊蒲苔學校過往的資料,如學校日誌、校歌手抄本、校聯體育會的資料等等,每一屆的畢業照他都珍藏著,甚至能叫出不少學生的名字,可見他對學生們的珍視與用心。愛是相互的,他對學生們的上心,也換來了學生們對他的愛戴,蒲苔學校師生情誼,不會因為學校停辦而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