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昌平區法輪功學員李成山,因長期遭當地中共人員的迫害,於2019年3月15日含冤離世,年僅58歲。

明慧網報道,李成山,南邵鎮辛莊村人,於1996年8月開始與妻子李秋平一起修煉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兩人原本一身疾病,李秋平甚麼家務都做不了,李成山有腰傷,修煉大法後不久,兩人一身疾病都不翼而飛。

法輪功修煉使得夫妻倆無病一身輕,「真、善、忍」的法理讓他們的道德得到昇華,夫妻倆都當了義務輔導員,向人們介紹法輪功,使南邵鎮及周邊地區許多人受益。

夫妻倆在紀窯村成立了南邵鎮第一個小組,大家在一起看法輪功的書、煉功。後來在南邵鎮的何營村、張營村和崔村鎮的八家村、大辛峰村等地舉辦了介紹法輪功的活動,使很多人走入了修煉。

長期遭迫害 不得安寧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李成山夫妻二人成為鎮裏和區裏中共機構的重點監控對象。昌平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和國保警察對他們家白天黑夜地進行監視和騷擾。他們從此失去了安穩平靜的生活。

1999年10月,李秋平到昌平區公園參加集體煉功,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後來他們夫妻被迫離家,在外流離失所了一段時間。

2001年3月16日到3月30日,李成山被昌平區「610」人員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2001年,李成山遭非法勞教一年半,被綁架到臭名昭著的北京團河勞教所迫害。他剛回家,妻子李秋平又被昌平區「610」人員非法勞教兩年,被綁架到新安勞教所迫害。

2015年11月2日,李成山給鄉親們送新年台曆(上面有法輪功真相),遭崔村鎮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一夜後,因血壓二百多被昌平區看守所拒收才得以回家。

李成山回家後,昌平區「610」人員、公安局國保警察和昌平區檢察院、南邵派出所的人,不斷地打電話或到他家和單位,騷擾李成山及家人、單位領導。

2015年12月,昌平區國保警察闖到李成山家騷擾,威脅家屬說出他起訴江澤民的原因。

2016年10月上旬,昌平區公安局警察將李成山構陷到檢察院,後來檢察院通知李成山,退回該案,不予受理。

2016年10月25日,昌平區看守所預審科警察羅雲集、馬剛、張某闖到李成山家中,將他綁架到昌平區檢察院,說已將他重新起訴到檢察院。

李成山對檢察院的接案人員說:「我沒有違法犯罪,憲法上沒有規定不讓煉法輪功,是你們在執法犯法。」後來,他們讓李成山「取保候審」。

2017年6月2日,昌平區南邵鎮派出所警察王長生、劉峰兩人到李成山家騷擾,問他還煉不煉法輪功,李成山說「煉」。

6月17日早晨,崔村派出所兩個警察和兩個協警闖到李成山的單位,將他拉到南口醫院體檢,體檢結果證明他的身體狀況不符合被關押的條件。警察又把他拉到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因身體的條件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警察只得把他送回家。

好員工失去工作

李成山是唐人府酒樓職工,負責採買工作,每天過手大量的現金。水屯市場裏一個賣傢俱的姑娘曾說:「現在給公家買東西的,都讓我開發票時多開錢,軍隊的更黑,幾倍地開。李大哥常在我這兒買東西,從來都是花多少錢就開多少錢。」

單位同事都知道李成山工作特別實在,也特別勤快,處處為單位考慮,佔便宜、吃回扣的事一點不會。

李成山是單位最好的員工,老闆非常信任他。他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時,老闆說:「位置給你留著,回來接著幹。」

李成山經常給同事講述法輪功真相,在單位開創了公開煉法輪功的環境。單位同事都說:「你看人家李成山,那是煉法輪功的,是真的!」

這樣一個好人、好員工,老闆心裏清清楚楚,但是面對「610」、公安局、檢察院、派出所的一次又一次的騷擾、威脅,老闆再也堅持不住了,到2017年7月,就不敢再讓他上班了。

長期遭受摧殘 含冤離世

一系列的迫害給李成山帶來了巨大的傷害。2017年7月3日晚上,李成山突然癱瘓在床,失去意識。

即使這樣,中共人員也沒有放過他。他搬到南郝莊郝莊家園小區樓房租住,派出所警察威脅李成山的兒子找到他的住處,然後頻繁地去騷擾他。昌平區「610」人員也安排居委會人員嚴密監控他,導致房東不敢再租房給他。僅一個月,他們就被迫搬走。

2018年,李成山住進昌平區白浮敬老院。派出所警察仍然監控他。2018年11月,有法輪功學員去看望李成山,一個負責監控的便衣就過來威脅說:「我是派出所的,你們要見李成山,他可是在派出所備案的人。」

2019年3月15日,李成山在中共人員長期的迫害下,因身心備受折磨而含冤離世。#

(轉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