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日,美國駐華大使館發佈一份意味深長的微博,介紹《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直指迫害人權官員可能受到美國制裁,包括拒絕其美國簽證和凍結在美資產。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成為各界目光的焦點。上海著名律師鄭恩寵表示,各國政府都在緊盯江綿恆。

江綿恆從冶金研究所的一個普通研究員搖身一變成為中國電信業之王,這個過程離不開江澤民作為中共黨魁的權力。

本報2014年曾經披露江綿恆第一桶金的來源。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政府下屬的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上聯),隨後通過這家投資公司開始打造他的電信王國。此時,距離江澤民踩著六四鮮血上台、擔任中共黨魁已經5個年頭。

江綿恆的高層政治關係讓上聯輕鬆地攻城略地。江綿恆籌集資金,投資上海電信基礎設施,但是這一切都是秘密進行:沒有剪綵儀式,不發佈財報,從不解釋公司的高管是誰。

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何榮宗2013年在《中國綜述》發表論文,形容中國市場已經成為中共的政治戰場,並以電信業舉例說明。文章說,江綿恆在上聯的任職是政治化的。「在1994年,江綿恆沒有管理經驗,沒有資金,沒有財務資格。」

從上聯開始,江綿恆控制了上海信息投資公司40%的股權,而後者獲得上海市電信基礎設施價值85億美元撥款的一部份。到2001年,上聯控股的公司已有十餘家,如上海信息網絡、上海有線網絡、中國網通等。

鄭恩寵說,江綿恆「收購了好多資產,比如上海浦東國際機場也有他的中國電信的股份,錦江機場也有,所以他的產業幾乎遍佈上海一些主要大的國企,一些控股企業」。

鄭恩寵認為,這些財產肯定有被轉移到海外。「中國國企當中,央企在地方上有萬家公司,央企在海外還有萬家公司。這是中共監察委難以查清的。」

江或已成美政府調查目標

2015年,美國聯邦調查局在全國範圍內成立了「國際腐敗調查行動組」,打擊外國賄賂及盜竊資產的犯罪活動。

2019年2月22日,美國司法部發佈文告說,「任何人,如有關於存放在美國境內,或經由美國洗淨可能是來自外國的貪污資金的信息,應當與聯邦執法部門聯絡,或發電郵至 kleptocracy@usdoj.gov。」

鄭恩寵認為,江綿恆很可能已經成為美國政府的調查目標。他表示,美國的調查不會向中國那樣明目張膽或者大張旗鼓。比如,美國對華為的調查不是從特朗普時代開始的,是從奧巴馬時代開始的。甚至在奧巴馬之前已經開始調查了,迄今已經持續十幾年。

「我認為美國方面對江綿恆的關注,不管是民間關注,還是政府和司法部門的關注,應該不是從今天開始的。」鄭恩寵說,「因為美國的體制和中國是兩樣,美國是一個民主體制,它有民間組織,它可以投資下去對這個問題進行研究,然後它可以向司法部門進行舉報,它有這樣一個很嚴密的漫長的程序過程。」

鄭恩寵還認為,關注江綿恆貪腐的不僅僅是美國,還有全球各國許多政要以及中共黨內不同派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