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向美國投誠、曾替中共海軍竊取主要技術的前中共特工姚誠表示,中共現今的軍事科技發展得如此快速,只是因為它從西方竊取了大量的貿易機密。姚誠分享了他所知道的中共軍事和情報網絡,以便提醒世人,中共政權對自由民主國家構成威脅。 

中共放棄從零發展軍事技術有原因

曾任中共海軍司令部中校參謀的姚誠5月31日接受大紀元專訪。他談到,中共大幅依賴從發達國家竊取技術,才能在軍事、汽車和飛機產業取得技術上的快速發展。 

姚誠說:「中共渴望趕上發達國家,尤其是在軍事技術上,但北京當局知道,如果它們依靠中國專家獨自發展這些技術,那將會花費很長的時間,因為這個差距很大。它們等不了那麼久。」 

姚誠舉例說,中共軍方聲稱已經掌握電磁彈射(飛機)技術和隱形戰機技術,可能都是通過海外間諜竊取技術獲得。姚誠透露說,海軍工程大學的馬偉明教授與其研究團隊替軍方開發了電磁彈射這種技術(電磁彈射器是最新一代航空母艦上專用的一種艦載機起飛裝置),而在馬偉明的團隊中,有三個人曾在美國留學。 

至於隱形戰機技術,姚誠解釋說,在前南斯拉夫內戰期間,美軍一架F-117戰機被擊落,而當時的南斯拉夫將它送給中共軍方。藉由研究這架飛機,中共發展了它的隱形技術。 

姚誠還分享了幾個與中共在過去獨立開發的軍事技術有關的事,「從這些過去的教訓,你會了解為何中共放棄只依賴中國科學家來從無到有發展軍事技術的做法。」 

在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之後,北約(NATO)對中共實施武器禁運。在往後的幾年裏,中共再也無法像往年般藉由複製購自歐美等已開發國家的武器、戰機、驅逐艦和潛艇,來竊取軍事技術,只能依賴自己的科學家和工程師來開發。而這段期間的軍事技術和開發出來的產品大多品質不良。其中,在90年代中期開發出來的殲轟-7戰鬥轟炸機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姚誠告訴大紀元記者說:「當第一批殲轟-7送交給中共空軍進行評估時,我當時在現場。為這些飛機試飛的飛行員告訴我說,這種機型很難操縱。他們在試飛之後感到精疲力竭。」 

他指出,儘管殲轟-7基本上是中國科學家開發的,但它的引擎技術來自一個中共情報特務於1985年從英國偷來的戰機引擎。 

公開的資料顯示,自從1988年起,至少12架殲轟-7墜毀,造成至少17人死亡。光是在那一年,就有2架殲轟-7墜毀,導致3名飛行員喪生。 

姚誠也提到了中共的攔截機。瀋陽飛機工業集團所生產的殲-6戰機是以蘇聯的米格-19戰機為原型仿製;成都飛機工業集團所生產的殲-7戰機則是模仿米格-21戰機;而瀋陽飛機工業集團後來生產的殲-8戰機是在中蘇交惡期間(1956~1966年),當時的蘇聯科學家拒絕提供任何協助。 

姚誠說:「殲-8開發得如何?它只是把殲-6的尾巴和殲-7的頭合在一起。直到第10代、成都飛機工業集團所生產的殲-10,才有一些實質的改善,但它其實是在以色列的協助之下進行開發的。」

而中共大加吹捧的053H2型護衛艦是藉由結合來自不同國家的技術而開發出來的(中國科學家通過研究不同外國戰艦的零件來取得這些技術),因此中共海軍士兵戲稱它為「八國聯軍」。

姚誠說,因為這種戰艦是笨拙的組合,所以難免有大問題,進而很難操作,也不安全。 

殲轟-7戰機是中共自行「研製」的機種,但品質不良,導致事故不斷。自1988年起,至少12架殲轟-7墜毀,造成至少17人死亡。(公共領域)
殲轟-7戰機是中共自行「研製」的機種,但品質不良,導致事故不斷。自1988年起,至少12架殲轟-7墜毀,造成至少17人死亡。(公共領域)

瀋陽飛機工業集團所生產的殲-6戰機(上)是以米格-19戰機(下)為原型仿製。(公共領域)
瀋陽飛機工業集團所生產的殲-6戰機(上)是以米格-19戰機(下)為原型仿製。(公共領域)

成都飛機工業集團所生產的殲-7戰機(上)是以米格-21戰機(下)為原型仿製。(公共領域)
成都飛機工業集團所生產的殲-7戰機(上)是以米格-21戰機(下)為原型仿製。(公共領域)

殲-8戰鬥機(圖)其實是把殲-6的尾巴和殲-7的頭結合在一起的產物。(公共領域)
殲-8戰鬥機(圖)其實是把殲-6的尾巴和殲-7的頭結合在一起的產物。(公共領域)

鎖定政府官員和社會精英的情報網

姚誠揭露了中共情報網的一個隱密單位,同時警告西方國家的政治人物不要掉入他們的陷阱中。 

他說,中共軍方原總政治部的聯絡部是中共的情報部門之一,致力於滲透外國政府和具有影響力的社交圈。該組織對外使用另一個名稱──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 

來自該組織的特務試圖與其它國家的高官或具影響力的個人建立密切關係,諸如:企業家、藝術家、社會活動人士,然後逐漸地將他們轉變成北京當局的支持者。 

這些社會和政治精英不是出售頂級機密給中共牟利,就是被中共洗腦進而願協助它完成其議程。

老兵包圍中紀委 背後有高層軍官參與

姚誠指出,退伍軍人經常抗議是中共政權最擔心的事情之一。 

在1985年的大裁軍中,至少100萬名士兵返鄉。有些人藉由為退伍軍人創設的不同工作協尋項目在工廠裏找到藍領工作,而有些人則必須自己找工作。

當中國工廠在過去20年來紛紛倒閉時,很多退伍軍人被迫生活在貧困中。 

這些退伍軍人時常到地方政府上訪,希望得到較好的福利,但總是遭到嚴厲的打壓,包括來自武警的毆打和言語羞辱。 

第一次大規模的抗議發生在2016年10月,當時數千名退伍軍人幾乎在相同時間抵達北京。中共當局對於這些退伍軍人知道如何與其它省份的同僚聯繫,而且有能力協調得這麼好,感到相當震驚。 

幾個月後,幾百名退伍軍人在2017年2月抵達北京。這一次,他們包圍了中紀委的辦公室,而且舉行了一次抗議活動。 

姚誠透露了上述這兩次抗議事件背後的重大秘密,亦即有高層軍官參與。 

他說:「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反腐已經打下很多軍官。剩下的軍官不是害怕,就是灰心喪氣。由於這些退伍軍人也回到原來的軍事單位尋求援助,有些軍官想到,他們可以藉此做點事。」 

姚誠解釋說,2016年的抗議事件由於受到這些軍官的協助協調,以至於在預定的抗議時間的幾個月前,很多退伍軍人已經開始在北京或周邊地區做民工,以便更好地做準備。 

而在準備第二次抗議時,這些軍官決定再向前邁進一步。他們秘密地引誘退伍軍人包圍中紀委大樓,試圖傳送出這樣的訊息──如果反腐活動繼續針對軍官,那軍方高層將會報復。 

姚誠還提到,很多退伍軍人已經看透了中共政權的邪惡本質。他說:「如果中共和台灣之間爆發戰爭,這些退伍軍人希望作為民兵部隊從內部支援台灣士兵,以終結這個極權的共產黨政權。他們真的很渴望看到這一天很快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