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俄羅斯訪問發表講話時罕見地公開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是「我的朋友」,並相信美國不會損壞與中國的經濟關係。

特朗普曾經多次在公開場合稱包括習近平在內的多個國家領導人為「朋友」,這在特朗普的話語系統中是一種常態,人們見多不怪。

但是,習近平在公開場合稱特朗普為「我的朋友」就比較罕見和不同尋常。一般來講,在中共特殊和畸形的話語宣傳系統中,從最高領導人到各機構對外發言人的一言一行,往往都會按照規定套路和黨文化系統的語言標準格式,很少出現個人化的表述。一旦出現,很可能是中共高層出現了危機或者異常的情況。

比如,1989年5月19日凌晨,中共時任總書記趙紫陽來到天安門廣場,向學生發表了「我來晚了」的公開講話,就是脫離中共話語系統的發言,然後,趙紫陽被扣上「分裂黨」的罪名,永遠消失在公共視野之外。

在習近平稱特朗普是「我的朋友」之前,特朗普6月6日在法國諾曼底接受《霍士》的勞拉‧英格拉姆(Laura Ingraham)專訪時說,中方已用盡招數,肯定要和美國達成協議。

特朗普的話,其實道出了中美貿易戰的最真實現狀。中共如今幾乎已經「彈盡糧絕」,而美方還有多張大牌並未打出。

習近平在內憂外患中出訪俄國尋求幫助,但是此舉很難使中美貿易戰的走勢發生改變。俄國在美國和歐洲的長期制裁下,在諸多方面也面臨困境,與中方的交易交往往往採取實用主義策略,在與中方的合作上,總體上不大可能跨越美國所能容忍的底線。因此,中共在困境中求援於俄國,很大可能的結果是竹籃打水。

那麼,習近平公開講特朗普是「我的朋友」,說明了甚麼?

第一,習近平此語是在向特朗普示好,回應特朗普未來與中方達成協議的言論。

第二,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官方媒體連日以來,對美方展現出了強硬的姿態,聲稱對美國貿易戰「不怕」、「奉陪到底」等等。習近平卻在公開場合向特朗普「示好」,可能也不是簡單採取的策略,更大的可能是,中共內部的一種混亂和分裂。在巨大的壓力和衝擊下,中共內部機制的運轉,已經進退失據,混亂失序。

第三,在貿易戰和中共內部極度混亂的背景下,習近平其實已經無路可走。向美方繼續保持強硬,最終習近平將會承擔貿易戰帶給中國經濟衝擊的全部後果和責任;向美方妥協服軟,會被中共內部的政敵指責為所謂「賣國賊」,也要承擔全部的後果和責任。

中共此前多年來對美國和西方世界採取的「拖延」、「欺騙」戰術,屢屢奏效,百試不爽,為何此次看來失去了作用?

一方面,這次中共遇到了中共的「剋星」特朗普;更加深層的原因則是:中共政權倒台已經成為了必然要發生的事件,中共政權繼續的存在,成為了解決中國社會危機和世界危機的最大的障礙。

因此,拋棄中共,是邁出最後化解危機和麻煩的必然要走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