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多日,湖南華容縣東山鎮磚橋村的上千名村民,聚集在鴻仁源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油脂廠),抗議工廠持續生產、排放毒氣。事件最終爆發成衝突,導致公司辦公室、大門被砸,一輛警車被掀翻,多名村民受傷。

事件需回到5月17日,當時該村學生戴口罩上課的影片引起各界關注。大陸媒體也相繼報道該油脂廠在開工生產時排放大量的硫化氫,導致許多村民特別是學生身體不適。報道說,距離該廠直線距離只有500米的當地小學的400多學生中,370名學生被家長接走,一些學生的皮膚出現紅點和潰爛。

一些學生的皮膚出現紅點和潰爛。(受訪者提供)
一些學生的皮膚出現紅點和潰爛。(受訪者提供)

一些學生的皮膚出現紅點和潰爛。(受訪者提供)
一些學生的皮膚出現紅點和潰爛。(受訪者提供)

村民李女士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上次毒氣事件發生之後,學生被家長帶到醫院進行檢查,幾乎全部都是同樣的癥狀,呼吸道(肺部)感染,從而引發家長維權。

「這個廠是去年上半年建廠,下半年開始試生產,從下半年開始一直有毒氣污染。半年時間村民一直向環保局舉報,但是每次都被環保局和政府壓下來了,這次學校學生一個多星期沒有上課,最終在5月23日,縣長拍板,白紙黑字,宣佈停產。」李女士說。

官方還聲稱,該廠有2,300噸污水需要處理,每天處理60至100噸,因此需要20天或者一個月的時間,同時承諾不會有原材料的車輛進入工廠(只出不進)。家長們原來打算等一個月之後再送孩子上學,但是教育局與村幹部等官員到家裏來做工作,讓學生上課,家長因為得到了官方停產的承諾,所以未繼續僵持,學生陸續復課。

李女士說:「但是廠裏有我們當地的員工,他們說根本不會停產,仍然會繼續生產,並且那個原材料是凌晨村民都睡覺了才會進廠,他們上班時間也是凌晨。5月23日過後,仍然是臭氣沖天。」

6月5日,一輛運送原材料的車輛因途中車輛出現故障,白天才到達工廠,結果被村民攔下,同時大批村民趕到工廠,將工廠包圍,並阻止生產。

6月6日,工廠方面的人員因急需原材料(需要40袋),強行從車上搶原材料,被村民阻止,越來越多的村民來到現場。一位男村民透露,村民人數最多時達到上千人。

6日傍晚,該廠4名技術人員準備回家,被村民攔下,村民要求廠方給一個說法。當時,其中一名技術人員口出狂言「放毒氣毒死你們」。這句話激怒了在場的村民,雙方發生肢體衝突,一名女村民被打傷。

憤怒的村民將工廠的辦公室砸毀,同時工廠的電動拉門也被推倒。

仍然堅守在現場的村民。(受訪者提供)
仍然堅守在現場的村民。(受訪者提供)

被推拿倒的工廠大門。(受訪者提供)
被推拿倒的工廠大門。(受訪者提供)

最後是警方出現,但是他們只是來保護廠方人員,「特警就把他們(技術人員)保護起來了,一直待在一個房間裏。」李女士說。

由於村民兩天兩夜未合眼,至6月7日凌晨,大部份村民回家,現場只剩下一二十名村民在那裏繼續堅守。

7日凌晨4時許,官方調動了裝有七輛中巴警車的特警到現場,將廠方人員與一車原材料全部轉移。

特警到場後二話不說,對上前阻攔的村民大打出手,「特警拿著鐵棍對他們一通毆打,目前為止,兩個老人還躺在事發現場,還躺在那裏。」李女士說。

被打傷的兩位老人。(受訪者提供)
被打傷的兩位老人。(受訪者提供)

村民與警方也發生衝突,一輛中巴警車被村民掀翻。到天亮的時候,現場是一片狼藉,推倒的廠門,以及掀翻的警車放在那裏,被打傷的兩位老人躺在地上。

老人的兒子向記者表示,他聞訊後早上趕到現場時只看到躺在地上的父母,而沒有任何警察及官方人員在場。他撥打110報警,回應的卻是領導正在處理此事。

據了解,受傷的兩位老人7日在現場躺了一天,一位村民說:「官方控制醫院不讓接收受傷村民,工廠老闆稱死幾個人賠得起。」在衝突中至少有6名村民受傷。

李女士氣憤地說:「從四點左右,好幾個電話打到公安局裏了,沒有半個人來處理,醫院也不過來處理。現在溫度比較高,那兩個老人還躺在那裏,政府不管。公安部門在這裏行兇,我不知道這是甚麼世道。」

至記者截稿時,沒有一名官員或者警方人員出來給村民們一個說法,仍然有部份村民守在現場。

鴻仁源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位於東山鎮洪山頭工業園區,新建4萬噸植物油脂深加工項目。該項目於2016年11月8日獲得岳陽市環保局的環評批覆,2017年4月開始動工建設,2018年6月基本建成,近期正在進行污染防治設施及酸化油生產線的調試階段工作。

村民們說:「我們只要求工廠停止生產,通過媒體曝光,希望有人站出來為我們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