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至少有110位原各地輔導站義務輔導員、義務負責人遭迫害致死,有數百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勞教,有上萬人遭綁架。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當天清晨,在各地「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辦公室的操控下,各地公安部門對當地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輔導員等實施秘密大逮捕。

北京從凌晨開始,原法輪功研究會工作人員王志文等被非法逮捕。

河北省石家莊、唐山、張家口、廊坊、保定公安人員於凌晨3點相繼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凌晨2、3點法輪大法學會的五個負責人被強行帶走,並被非法抄家。

江蘇南京市約十名法輪功學員被自稱是公安局的人從家中或煉功點上強行帶走。

山東省濟南六位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的輔導員被公安人員強行帶走,濰坊市幾十位法輪功學員被有關部門先後傳訊後相繼失蹤。

湖北省黃石市在當天凌晨3點左右,當地輔導站長等五人被當地公安部門非法抓走。

當天下午2點22分,天津市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公安人員帶走。據目擊者說,警察揪住女學員的頭髮往警車裏拖,致使頭髮脫落;掐住男學員的脖子,往警車裏拖;許多老年人被警察連拖帶打,抓住脖子往前推。警察一邊打一邊高喊:「把他的腰帶解下來」。

有的法輪功學員同時被四五個警察毆打後,往警車裏扔,身子在車裏,兩腳卻在車外;有許多人的臉上、脖子及胳膊上都有瘀血的痕跡。

一位80多歲的老人流著淚說:「我第一次看到警察這樣打人民群眾。」

從7月21日起,國際網絡被切斷,後來連電子郵件通信也被迫中斷。7月22日開始,中共操控所有媒體24小時鋪天蓋地、輪番造謠誣衊法輪功。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各地法輪功輔導站人員都是義務幫忙,沒有工資、沒有官當、義務教功、不收取費用。各地輔導站嚴禁存錢、存物,杜絕任何形式的捐獻。在中共的瘋狂迫害發生後,各地輔導站的輔導員、負責人首當其衝,遭到嚴重迫害。

以下是部份原各地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輔導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清華學子袁江慘遭迫害離世

袁江,29歲,出生於一個教師之家,父親為西北師範大學教授、系主任,母親是某學校高級教師。袁江於1995年7月畢業於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曾經因病休學一年,於1993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是清華大學早期的法輪功學員之一。

他畢業後回到甘肅,成為甘肅省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以及蘭州市電信局所屬的信息技術工程公司副總經理。他是一位市電信局公認的任勞任怨、一心奉獻的技術骨幹和中層幹部。

袁江。(明慧網)
袁江。(明慧網)

回到蘭州後,他在當地和周邊地區積極洪揚法輪功。在短短的一兩年時間裏,僅蘭州市區的法輪功修煉者就達到了數萬人。1998、1999年,西北地區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激增,書籍、資料奇缺,他經常用自己的工資買資料,托運、郵寄出去。

1999年迫害開始後,袁江因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被解職,改任技術總監。2001年1月,他被迫出走;同年9月30日,在甘肅敦煌附近被捕,當時因沒有身份證而在一輛班車上被抓。

袁江被捕後,甘肅省公安廳的打手們拉來兩車刑具,酷刑折磨他近兩個月,把所有的刑具都用上了。他被呈「大」字形吊銬、毒打,最後眼見他確實不行了,警察才把他放了下來,但仍給他戴上手銬腳鐐。

大約在2001年10月26日,袁江自行解脫了手銬腳鐐,逃離了魔窟。那時他已被迫害得遍體鱗傷,因抗議迫害長期絕食,身體極度虛弱,逃出魔窟後,行走不遠便體力不支,他就鑽進了一個山洞。當時是西北的10月末,他在山洞裏他昏迷了四天。

而山外面,中共動用了二三千軍警,在蘭州各交通要道、車站進行盤查,在蘭州市幾乎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家中進行非法蒐查。其中,一位6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被逼從四樓跳下,摔壞了腰、腿。

後來,袁江堅強地爬出了山洞,輾轉到了一位法輪功學員家,一直挺到11月9日,終因多處內傷發作,不治而去。

當地一位法輪功學員回憶見到出逃後的袁江的情景時寫道:「(他)瘦得幾乎脫了相,要不是學員(介紹),我怎麼也不會相信這就是你!你兩眼微睜、口鼻流血、一動不動躺在那裏。那個時刻我腦子一片空白,淚如泉湧、心如刀絞。我強忍著悲痛,摸了摸你的額頭已冰涼,拉了拉你微發硬的手,再看看你的腿,我幾乎昏過去。你的右腿膝蓋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處有手掌大的一塊和腳的右側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沒有了皮肉,整個一條腿就像乾癟了的枯樹枝……」

袁江去世後,公安開始了大蒐捕,許多參與過掩護、救助袁江的法輪功學員相繼被捕。袁江的父母親也遭嚴密監控。

蘭州法輪功學員於進芳在2001年11月因幫助過袁江再次被綁架。2003年底,他與妻子夏付英一同被非法判刑;2006年11月13日,被家人接回,身體虛弱,不能吃東西,於同年11月25日離世。

大慶市勞動局就業科科長李寶水遭迫害致死

李寶水。(明慧網)
李寶水。(明慧網)

李寶水,原大慶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1999年7月22日,他被大慶市公安局非法關到大慶市看守所「隔離審查」;7月26日,遭迫害致死,年僅39歲。當時其家人連找個問話的地方都沒有,無人搭理。

據悉,大慶公安局有個警察到齊齊哈爾「辦案」,與齊齊哈爾市警察在一起喝酒時,他告訴那個同行說:「我們大慶的李寶水,他不是跳樓死的,是我們給推下去的。」那警察問他為啥。大慶警察說:「當時我們朝他要『委任狀』(警察聽說李寶水的站長是任命的,以為有甚麼委任狀之類的東西),他說沒有。我們就折磨他,最後我們把他扔樓下去了。」

李寶水是1994年開始修煉的,當年他參加了李洪志師父親自舉辦的「廣州大法培訓班」,後來就自然而然地成了深受功友信任的輔導站站長。

7月22日,李寶水被劫持到大慶市看守所,遭所謂的「正式隔離審查」。24日,其辦公室、家裏均被非法查抄,與此同時,他本人也被從看守所強行押到大慶市公安局,遭非法突擊審訊。

到7月26日上午,李寶水的妻子看到他時,他已經被迫害得憔悴不堪,幾乎連眼皮都抬不起來。妻子回到家後情緒尚未平靜,大慶市公安局急忙叫她趕到現場。那時李寶水已橫臥在公安局治安大隊高樓下冰冷的水泥地上。

吉林市傳染病醫院水暖維修工李再亟

李再亟。(明慧網)
李再亟。(明慧網)

李再亟,1956年出生,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成為當地的輔導員之一。他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引導親朋好友二十餘人走入法輪功修煉的行列。

李再亟於1999年10月被吉林市公安局劫持入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於2000年7月8日被迫害致死。

他是吉林市第一個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其妻看到他後背全被打成青紫色,左側太陽穴塌陷,眼珠被打出來後塞進去的,眼角還被塞了紗布,紗布角露在外面。

李再亟被迫害致死後,警察將遺體器官摘走後匆匆火化遺體,以掩蓋罪責。

從他遭綁架到被非法拘留、非法勞教,公安部門從未給出任何手續。在被非法勞教期間,當時的街道田主任等到勞教所對他說:「你要不煉了,就讓你回家。」他堅決不答應。

當警察發現有人給他送去法輪功書籍後問他,是誰給他的書時,他始終沒吐一個字,便遭來毒打。他受盡酷刑折磨,於2000年7月8日被迫害致死。

大連市企業廠長董永偉

董永偉。(明慧網)
董永偉。(明慧網)

董永偉,52歲,遼寧省大連市旅順口區龍塘鎮大龍塘村人,龍王塘法輪功輔導員,生前擔任大龍塘村乳膠廠廠長兼成龍硬塑製品廠、瓶蓋廠廠長。董永偉是位有口皆碑的好人,曾資助過許多家境貧困面臨失學的孩子重新上學。

2000年7月21日晚8點多鐘,董永偉在大連被當地警察非法跟蹤。他剛從大連市回家,還沒等進家門,就被守候在他家門外的龍塘鎮派出所孫所長等人強行帶走,當晚直接被非法押進旅順口區看守所。

幾天後有人去看望他時,見他坐在鐵椅子上,雙手被銬在椅子上遭受迫害。8月2日中午11點30分,董永偉被從看守所放回家。當他從警車上出來時,身體極其虛弱,當即嘔吐不止,白色T恤衫上顯出已發黑的斑斑血跡。

當天晚上,他全身發熱、疼痛不止,虛弱得不能說話,只能用筆寫簡短的句子,但是意識清楚,思維不亂。家人勸他去醫院,他一直揮手,表示不去,當時他難受得一夜沒睡覺。

8月3日中午,董永偉更加虛弱,疼痛難忍,家人把他送到大連210醫院。入院時,醫生已經檢查不到他的脈搏和血壓,但那時他仍然保持著清醒的意識。1小時後,他離開了人世,他從看守所放出來還不到24小時。

他在臨終前,艱難地寫了六個字:「我沒寫『保證書』。」(放棄修煉的「保證書」)

河北雄縣法院廉潔法官白雲

7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白雲,河北雄縣法院的法官,曾是雄縣法輪功輔導站輔導員。1999年7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白雲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卻遭雄縣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還曾被強迫錄像上電視。

2013年12月17日早晨6時許,石家莊國安特務、保定公安國保、特警、雄縣公安國保、刑警隊及相關派出所警察,數十人闖進她家,將她綁架,綁架的藉口是她做了勸人行善積德的春聯。

時值數九寒天,警察將白雲關押在城關刑警隊,非法審訊,一天一夜沒給她吃東西。老人大概在深夜1點多鐘躲過看守,離開了關押場所。

白雲走脫後,警察動用幾乎全縣警力非法追蹤她,拿著她的畫像到各法輪功學員家強行蒐查,在各個道口設卡,攔截過往車輛,還動用警犬追蹤。警察在白雲家非法監視,還非法監控其親屬的手機。

為躲過警察的追蹤,70多歲的老人被迫一次次地變換棲身之地。

在近一個月的顛沛流離中,白雲不幸患病、昏迷,家人聞訊後趕去,把她送往北京醫院搶救,才暫時脫離危險。警察得知消息後,就闖到醫院,當看到她已處於生命危險之中時,才暫時罷手。出院後,白雲一直生活不能自理,於2014年3月15日含冤離世。

黑龍江拜泉縣人事局幹部焦振省

焦振省在修煉法輪功前曾患有腦血栓、腦動脈硬化、心絞痛等十多種疾病,在北京協和醫院和哈爾濱醫大二院治療,每月醫藥費花數百元,仍不見效,致使他心力交瘁,苦不堪言。

1996年,他開始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所有的疾病痊癒,再也不用打針吃藥。他還主動承擔拜泉縣輔導站站長的工作。

焦振省。(明慧網)
焦振省。(明慧網)

自1999年7月20日,焦振省夫婦倆不斷受到各種騷擾、恐嚇。單位領導、街道辦事處三天兩頭地對他們非法盤查、監視居住、監控電話。

2000年10月,拜泉縣公安局以焦振省支持妻子進京上訪為由對他非法抄家,並將他非法劫持到拘留所迫害。在焦振省被關押到第11天時,他出現了心絞痛症狀,被送到醫院。在醫院焦振省恢復煉功,在未打一針、沒吃一片藥的情況下,身體很快在康復。

拜泉縣公安局政委高英烈見狀,以辦「保外就醫」手續為由勒索他2,000元,才讓他回家。

由於焦振省在拘留所裏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回家一個月後突發腦出血,即使這樣警察還到他家進行騷擾。2001年3月,他被迫害離世,時年66歲。

連大街上打掃衛生的人員都說:「你看他(焦振省)多好!整天我們都不用打掃了。這煉功人把大道打掃得乾乾淨淨的。這個功法多好!這人就活活地給打死了。」

(待續)#

資料來源: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