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37歲,女性,在國內某銀行工作。2008年我26歲時,經常犯頭痛,當時以為是工作壓力太大造成的,就沒當回事。不想,到2009年, 30歲不到的我停經了,也只以為是內分泌失調紊亂,仍然沒有重視起來。

媽媽幫我去婦產醫院詢問了醫生,覺得比較像多囊卵巢綜合症的症狀,開了點雌激素「達英-35」,我就每天吃一片,吃了例假就來,不吃就不來,就這樣耗了兩年。

身材容貌大變

我原來眉清目秀,身材勻稱。可逐漸地,我的臉變寬了,鼻子變大,皮膚粗糙了,相貌變醜了。我的腰變粗、肚子變大,體重從原來的60公斤劇增到80公斤,雙腳從39碼長到了42碼,每走一步,腳底和腳背都疼,腦袋也常常劇痛。

我爸爸懷疑我腦袋裏長了腫瘤,堅決要求我去醫院做系統檢查。那是2011年年底,我做完頭部核磁共振檢查,從檢查室一出來,就看到媽媽淚流滿面地看著我。我心裏一陣陣發慌、發涼,眼淚忍不住流下來了。

醫生說我患的是生長激素型腦垂體瘤。正常人的生長激素水平低於2,可以滿足人日常機體代謝。而我的激素水平高至200多,如不控制,骨骼還會不正常地快速生長,臟器也會加快衰竭,壽命很可能會縮短;腫瘤雖然是良性的,但生長得很快,離視神經只有幾毫米,一旦碰到視神經,右眼視力就會缺損。

兩次切除腫瘤手術

因腫瘤位於頭部正中間,不適合做開顱手術,只能通過鼻腔做顯微外科手術,過程中為了不傷及頸內動脈而導致大出血危及生命,同時要避開視神經,就不能把腫瘤完全切除,會有殘留,而殘留的腫瘤還會再次復發,之後還得做伽瑪刀手術(就是伽瑪射線放療)。腦垂體控制著人體的各種激素分泌,非常複雜和重要,垂體瘤手術後內分泌紊亂可能還會持續,併發症很多,必須終身藥物控制,如果腫瘤復發,還得做手術。

第二天我就住進了當地最權威的醫院的神經外科病房。入院第三天,醫生給我做了經鼻竇的顯微外科手術。出院一個多月後,我又在另一家醫院接受了伽瑪刀手術。這兩次手術後,我頭疼的症狀不但沒有緩解,反而更劇烈了。疼得厲害時,我就忍不住拿拳頭捶腦袋,或把頭緊緊地頂住床、桌子、櫃子,通過壓迫緩解疼痛。

厄運還在繼續,我的眼睛斜了!右眼時常不受控制地斜向右側眼角。還總是出虛汗,喝一杯水或爬一層樓梯就會出一身的汗;持續停經,小腹疼痛,腿上還長出了腿毛;手腳腫脹,鞋號大了三個碼,女士鞋都買不著,只能穿男士鞋。

為了治病,從2012年到2014年,我跑遍了當地和北京的很多著名醫院,看了中醫又看西醫,醫生們都說,患了這個病恢復健康和斷根是不可能的,手術後要用藥物控制。

一支藥近萬元

當時醫生推薦我使用一種從瑞士進口的緩釋針劑,每個月得打一針,一支藥將近一萬塊錢人民幣。我就每月注射一次,注射了三次後身體反應強烈,腰疼得直不起來,就再不敢注射了。

2014年我託人打聽,專門請假去了一趟香港,找到權威的神經外科專家求醫,得到的回覆是:得做質子刀手術,這是比伽瑪射線更精確的目前世界上最先進的質子射線放療手術,一個療程20天,每天治療一次,一次的費用是20萬元人民幣,整個治療下來,光手術費就得四百萬,還不包括住院護理費和之後的藥費。而且醫生明確表示術後不能保證腫瘤不復發。

四百萬哪!把我家房子賣了都不一定湊得齊啊!就這還不保證治好我的病,這是要傾家蕩產,人財兩空啊!沒辦法,只能回家耗著。

最折磨我的是頭疼,頭頂、太陽穴、額頭、眉骨、眼眶、顴骨、鼻腔、耳道,要麼一起疼,要麼輪換著疼。我怎麼就得了這麼個病呢?現代醫學不是挺發達嗎?怎麼就治不好呢?難道要這樣頭疼一輩子麼?誰能救救我啊!?

九字真言現奇蹟

這時「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突然出現在腦海裏。這是我的一個親戚告訴我的,說法輪大法是佛法,以「真、善、忍」的原則指導人的行為,提升人的道德。當人的心中充滿了「真、善、忍」的正念,神佛就會保護他。還給我講了許多不修煉的人在危難病痛中,誠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遇難呈祥,轉危為安的事例。

我開始一遍遍誠心誠意地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覺中頭痛減輕了,不一會兒我就睡著了。

好久、好久都沒睡過這麼安穩的覺了,誠心唸這九個字真的有用啊!我心裏燃起了希望。我要學法輪功,我要學法輪大法!我請了李洪志師父的全部著作,學煉了五套簡單、舒緩的煉功動作,開始在法輪大法中修煉。

拜讀了大法經書,我明白了人得病的原因,修煉為甚麼祛病健身有奇效。李洪志師父在書中用最淺白易懂的語言說明白了這世間很多很多以往讓我疑惑的事情,闡述出了大法博大精深的內涵。讓我和一起學法的父母都佩服得五體投地。

我儘量以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不知不覺中,我與家人、親友、同事相處得越來越和睦,我的心胸變開闊了,很少再為日常遇到的不如意的事生氣、怨恨,感到生活越來越平和幸福。

道德提高了,身體真的像師父說的那樣發生了改變。我之前因為經過

鼻腔做腦瘤手術,左側鼻道長期表現有炎症堵塞。一次在煉第五套功法時,我就感覺鼻子堵塞的部份在向上升、向上通,不到一分鐘整個鼻腔一直到額頭全部通透了,以後再沒有堵塞過,大法又在我的身上展現了神奇!

2019年過年期間,我媽媽接到了原來給我做手術的醫生的回訪電話,醫生對於我沒有使用任何藥物,不僅各種症狀沒了,也沒出現糖尿病、高血壓等併發症而感到不可思議!

我從2014年修煉後,再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在學法煉功的第二個月,就來了例假。視力也逐漸地恢復,眼睛不重影了,右眼再也沒有斜視!身體輕快了,不出虛汗了,手腳都瘦了下來。最讓我開心的是,頭不疼了!不疼了!寫到這,我又開心地笑了。

我細數這幾年的經歷,真是感慨萬分,四百萬都不一定能治好的病,我在法輪大法修煉中不花一分錢,沒有任何痛苦就痊癒了,不但如此,我的道德品質大大地提高了,真正成為了一個對家庭、對單位、對社會有益的人。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知道法輪大法是救人的佛法,法輪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