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熬過了最難受的六四大屠殺紀念日,習近平6月5日前往俄羅斯訪問了。他對俄國媒體表示,俄國總統普京是他「最好的知心朋友」,希望中俄「守望相助」,推動兩國關係「邁入新時代」。不過在他訪俄之前,俄方刻意加強了與台灣的互動。

這是中美貿易談判受挫後,習近平首次外訪。從他的說法來看,似乎要「聯俄抗美」。不過在他出訪前夕,中共政協主席汪洋似乎「感謝」貿易戰,並沒有中共官媒渲染的「受辱感覺」。

習訪俄國 「聯俄抗美」?

北京訪俄渲染中俄關係,自然有拉幫襯的意味。不過外界認為,北京雖然口中講「有信心」,但掩蓋不住如同「熱鍋螞蟻」的驚慌。而且不同渠道傳出「不同調」信息來看,中共內部存在著信息混亂。

習近平對媒體表示,中國經濟「平穩健康可持續發展,具備充足支撐條件,完全有條件、有能力、有信心應對各種風險挑戰」。還說中俄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時期」,兩國政治互信牢固。

汪洋暗示「感謝」美國?

但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協主席汪洋卻釋放了一個「很奇怪」的信息。台灣媒體《中國時報》報道,5月29日,汪洋會見了台灣新黨主席郁慕明一行。隨團訪問的媒體人黃智賢表示,汪洋談到了中美貿易戰,完全是一副「樂觀」的基調。

汪洋談到的重點意思大概是,美國對中國出手,會加速中國向創新轉變,逼中國創新。美國的壓制會加快中國改革開放進程,內部的阻力會相應減少。所以汪洋說中美貿易戰,戰役上美國會勝,但戰略上美國會輸。

汪洋的這些說法,從內容上看,幾乎是與當前媒體的論調不同的。大家知道,前不久中共政治局常委會開了一次會議,對中美貿易戰進行了討論,具體內容外界無從得知。

不知道汪洋的這番論調是不是中共七大巨頭的「共識」。如果是,可能說明北京在「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如果不是,那就說明中共高層的信息是凌亂的,混亂的。

不過這讓人很難想像,在「定於一尊」的政治氣候下,汪洋能夠說出與北京不同調的話。

G20財長會議 姆欽和易綱會面?

有這麼個消息,6月4日,美國財政部發言人表示,姆欽(Steven Mnuchin)將與中共央行行長易綱在本周末G20財長會議期間進行雙邊會晤。這兩人會面,不太可能緩解兩國的貿易緊張,但很可能是為月底的「習特會」做鋪墊。

大家記得去年12月1日,川習兩人在G20峰會期間會面了,達成90天貿易戰停火協議。特朗普此前一直說,如果北京不讓步,他不會與習近平見面。實際也可能如此,因為「習特會」之前,在印度舉行的世界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上,易綱和姆欽先見了面。就是說,這兩人都扮演了「傳話」的角色。

這個消息或許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北京的做法,表面上高調罵美國,另一方面同時派員與美方接觸。這樣做,很可能是出於「面子」。自己在最後時刻推翻了與美國的牌局,搞得談判無法再進行。

國際社會都看到了北京出爾反爾,所以對中共的「白皮書」,國際媒體不屑駁斥,只做報道,沒有評論。換句話說,北京正處在國際社會的「白眼」之下,這種滋味挺難受的。 

北京亂了陣腳?

雖然北京說中國經濟平穩健康發展,但實際貿易戰開打後,中國經濟在李克強看來,已經「斷崖式下跌」。據大陸媒體報道,南韓三星(Samsung)電子在中國的最後一家5000人大廠惠州三星也啟動裁員了。《香港經濟日報》指出,外資企業持續撤出中國,已經停不下來了,中國經濟已經傷到了筋骨。

從近期的表現來看,法廣認為,北京擺出一副「不怕打」的樣子。但是中國經濟的真實狀況,在逼迫著北京又不能完全與美國脫鉤。所以中共白皮書明顯緩和了對美方的尖銳批評,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也表示中方談判的大門是敞開的。

但是北京又不確定能不能與特朗普會面,更不確定會面能不能把談判拉回正軌,所以更需要做兩手準備。正好趁著參加在俄羅斯舉行國際經濟論壇的機會,對俄國進行訪問,拉一拉與俄國的關係。

不過中俄「政治互信牢固」,這很可能是北京的一廂情願。俄羅斯時事評論人士尼克里斯基指出,中俄關係並沒那麼好,很多俄國人希望改善同歐洲以及西方世界的關係。

中俄互相「敲打」

就在習近平訪俄前夕,俄國駐廣州總領事館發出警告,呼籲俄國公民從廣州白雲機場入境時要小心謹慎,中共會檢查俄國公民的手機通信內容。美國之音引述尼克里斯基(的話)指出,如果北京真的友好,就不應該「侵犯俄國人的私隱」。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習近平到訪之前,俄羅斯與台灣恢復了直航航班。而且今年春季,俄羅斯在台灣首次舉辦了各種民間活動。雖然名義上是民間活動,但尼克里斯基指出,其實「都是政府和官方在背後資助」。

也就是說,雖然俄羅斯與北京互動,但中俄關係並不像北京所說「互信牢固」,更不是「最好的知心朋友」,很可能是北京的剃頭挑子——一頭熱。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別忘了轉發點讚,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