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撒羅以了解營運情況之名,馬不停蹄地在公司各部門裏穿梭。可想而知,當他發現四樓的噴墨印表機研發單位在原地打轉達一年多時,自然是怒不可遏。再加上「噴嘴」與「墨汁」之進度,不能配合我們五樓傳真機設計部門研發的新傳真機TC455,影響到新產品原訂之問世時間表(當時美國政府與軍方已預購了數千台TC455),乃作了以下之決定:

首先是將TC455改為沿用舊式的熱灼紙(Thermo Paper),強行推入市場。並說服政府與軍方單位維持原訂單。

因將原訂賣價打出大折扣(以原先之預算價,可增購百分之三十的傳真機),也由於TC455之運作較以前的各型快了至少五倍,可以說,買、賣雙方皆大歡喜。

其次,馬撒羅要追究責任,四樓的噴墨印表機研發單位乃遭裁撤,全員立刻解僱!

SHUTTERSTOCK / 維基百科
SHUTTERSTOCK / 維基百科

雖然噴墨印表機在研發過程中,累積了不少世界級的專利,「全錄」對其價值的評估顯然不高,所以當日本一家以E字母起頭的「撞擊式印表機」製造商給了一個「驚人之低價」(現在折算起來),「全錄」立即「淌血大減價」,把所有的「噴墨印表」技術,連同專利都給賣啦!

豈料不到一年,該日本印表機製造商即石破天驚地推出了全世界第一台黑白噴墨印表機,廣受消費者喜愛,也從此奠定了他們領袖同儕之地位。

一方面是被震懾住,一方面也是基於好奇心,達拉斯「全錄」工程部門上街買了這台黑白噴墨印表機,將其「大卸八塊」,想要了解我們不能達成之任務,日本人是如何在短期內解決的。

因為此時我已被調離傳真機設計部門,加入一家部份由「全錄」出資,名為「陽升」(Sunrise Systems, Inc. )的電腦設計製造廠,任三位設計工程師之一,所以下面這個讓人氣得想要「拔光自己頭毛」的故事,我沒有親身經歷,是後來聽傳真機設計部門老同事們講的。

在實驗室中,他們發現這印表機的「噴嘴」與不會堵塞噴嘴的「稀釋墨汁」,都是當年的原型,沒有絲毫不同,但是它們形成的影像卻是清晰且「精緻細膩」的。 

記得我前段不是提過,「全錄」噴墨機之初型,在紙上形成的影像不能立刻用手觸摸,因為它「墨汁未乾」。且墨汁在「擊中」紙張時,因為太「稀」(擔心墨汁太濃會堵塞噴嘴)而在紙上有擴散(smear)現象嗎? 

日本E廠的解決之道,是將捲紙的滾筒加熱,所以捲上來的紙是「熱乎乎」的,墨汁立刻就乾了!我們「全錄」當年百思不得其解的「瓶頸」,就此迎刃而解!

我們傳真機部門設計的TC455,原本應該是全世界第一台使用噴墨技術的商業化產品,就這樣……拱手讓日本廠商拔了頭籌。

是日本人比較聰明嗎?

非也!

「全錄」的科學家們能夠發明印表機之「噴嘴」,以之精準地發射到普通紙張上,已經難能可貴地結合了應用物理與應用化學上的多項理論,發展出一款嶄新地、革命性的印刷方式,造福全球的Office workers。只是,他們在最後階段鑽進了牛角尖裏 ,而讓日本廠商撿了便宜。

而且我認為,由於「全錄」原始之全球性噴墨機專利,其理論是公開的,日本廠商可能早就「依樣畫葫蘆」地在實驗室裏搞了一陣子,「紙張事先加熱」也只能算是「常識」而已,我們是「當局者迷」,他們是「旁觀者清」。

以「墨汁」的研究為例,想要讓墨汁在「噴嘴」中不至因「快乾」而堵塞,但是射到紙上又得要「快乾」以免影響印刷品質,科學家們或許會在象牙塔中竭盡心思地研究如何改進「墨汁」之「基本分子結構」。這是他們做學問的基礎方式。

工程師們則直截了當地想解決工程上的問題。就是如何才能讓「墨汁」在紙上「快乾」,把重心由「墨汁」轉移到了「紙」上。雙方應對的方式截然不同,結論自然迥異。 

當然,以上所述的是四十五年前的工業技術,現在全是茶餘飯後之笑談,科技早就翻了好幾番,「噴墨」技術早已成熟,彩色印刷都已是噴墨印表機之基本標準啦!不過,將捲紙滾筒稍微加溫,好像還是某些噴墨印刷之基本要素之一。◇(節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