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中共至今仍掩蓋屠殺學生平民的暴行,但悼念死者、承傳真相的燭光,再一次在香港燃亮。創五年新高的18萬人逼爆維園,傳遞這30年來的夙願——平反六四,譴責中共暴政及殘酷鎮壓。參加者同時表達反對中共強推引渡條例修訂進一步侵蝕香港的自由法治,強調6月9日將再上街反惡法。

昨日天氣陰雨無常,仍無阻人們參加支聯會在維園舉辦燭光悼念晚會。下午5時起市民陸續進場,不到8時已坐滿6個足球場。許多下班趕到的市民被攔住,需前往旁邊的草地,這時仍有大批市民不斷從天后站及銅鑼灣站出來,要「打蛇餅」等進場。隨著蠋光燃起,不少市民仍未能入場,在大台後的籃球場安靜等候,忍讓有序的精神令人感動。

悼念集會8時許開始,首先播出「『六四』三十周年:香港人的『六四』」片段,接著向民主烈士紀念碑獻花,燃點火炬。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致悼辭,指當年在機槍下、坦克前犧牲生命的人士,三十年來啟發大陸國內外各類抗爭,成為更多運動的力量,並將傳承下去:「我們記住政權的惡,否認殺人的政權,譴責當局的暴行,誓為你們討回公道。」之後全體默哀一分鐘。

大會向民主烈士紀念碑獻花。(蔡雯文/大紀元)
大會向民主烈士紀念碑獻花。(蔡雯文/大紀元)

數以十萬人點燭光提醒世人毋忘歷史傷痛。(李逸/大紀元)
數以十萬人點燭光提醒世人毋忘歷史傷痛。(李逸/大紀元)

社民連百人晚會結束後遊行至中聯辦撒溪錢悼死者。(蔡雯文/大紀元)
社民連百人晚會結束後遊行至中聯辦撒溪錢悼死者。(蔡雯文/大紀元)

天安門母親謝港人堅持

會上播放「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六四遇難者王楠母親張先玲的講話,她向參與悼念活動的人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謝,「雖然三十年來,中共執政當局一直不敢與天安門母親們對話,但她們仍會本著和平、理性的原則,堅持: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不管路有多崎嶇,我們將奮力向前!」

當年以學聯代表身份上京的六四倖存者李蘭菊分享親身經歷,不禁傷心淚流。她強調,30年來她都盡力記著當年每一條人命的最後體溫,雖然她並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絕非是中共所指的「暴徒」。又說,六四紀錄中共殘暴及無恥的謊言,不但要悼念六四亡魂,還要堅持平反六四;她表示,自己在多倫多支援民運工作,縱有困難,但維園燭光能給予他們力量支撐下去。

香港記協前主席麥燕庭及資深傳媒人程翔則分享由60位傳媒工作者撰寫的新書《我是記者──六四印記》,強調多位傳媒人印證當年天安門附近死傷無數,而非近期中共官員及親共者的扭曲言論。程翔指,中共由最先的否認有死人到近期承認鎮壓是必須的,已是承認今日的繁榮是建立在血腥屠殺的基礎上。

籲6.9上街反引渡惡法

晚上9時50分,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宣佈「六四」30周年燭光集會超過18萬人出席,他分別用粵語、英語及普通話宣佈:「根據我們的估算,今天晚上有超過18萬群眾參與今天的集會!」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宣讀《大會宣言》,指三十年來,港人憑藉僅有的自由,為大陸被滅聲的人民發聲,為被消失的屠殺事實,維護歷史真相:「香港悼念六四的燭光集會,創下本地群眾運動的紀錄,為人類文明史留下一項偉績!」他並批評中共專政的魔爪一直不斷伸展來香港,「近日更想在港強行通過《逃犯條例》修訂,企圖摧毀香港的法治,威脅港人的人身安全。為香港未來,我們一定抗爭到底。」大會並呼籲市民一起繼續反對送中惡法,6月9日上街遊行。

大學生:望港府重民意

大學生Winky 和Emily首次參加六四燭光悼念。(李逸/大紀元)
大學生Winky 和Emily首次參加六四燭光悼念。(李逸/大紀元)

今年支聯會活動加入反引渡惡法的元素。不少大學生、中學生結伴前來。Winky和Emily是大二學生,第一次參加燭光晚會,她們皆批評中共當年殘暴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Winky說:「天安門事件明顯是一件錯的事,但它(中共)仍不斷講大話去掩飾。」

她們也擔憂港府強推引渡條例修訂、打開將港人引渡回大陸受審的缺口,勢將衝擊香港的自由以至經濟,6月9日會上街反對。Winky說:「我覺得(惡法)會很大程度影響我們的自由,包括言論自由,還不斷會干涉到香港的內政,這是不好的⋯⋯屆時這麼多人上街反對條例,一定有其原因,希望政府可以重視。」Emily也說:「想用行動告訴政府我們是反對這個條例⋯⋯因為如果實行,可能有很多外國的投資香港的商家會撤資離開,可能會對經濟很大影響。」

中學生: 中共十分恐懼

張同學。(梁珍/大紀元)
張同學。(梁珍/大紀元)

18歲中學文憑試考生張同學,幾年前曾參加過兩次六四集會,今年再走出來的原因,一是因為三十周年,也是因為逃犯條例即將通過,「逃犯條例說的就是想將中國的法律引用到香港,令到香港人在香港違反中國法例也有機會被人引渡。」

他認為,無論是宗教自由還是經濟,中共政權真的是在倒退中。它在香港強推引渡修例,張同學認為反而凸顯中共十分恐懼,「中共如果真的強大的話,他們根本就不會理這些小事,但是他們是怕到一個地步,他們認為逃犯條例或者六四一定會很影響到大陸。那麼他們為甚麼不做好一點呢?」

六四參與者批林鄭推惡法

顧小姐。(林怡/大紀元)
顧小姐。(林怡/大紀元)

從大陸移民香港多年的顧小姐,六四當年20多歲,從天津赴北京參與學運,見證過天安門最大的遊行。三十年後,她不滿六四尚未被平反,也目睹香港的民主和法治正在被踐踏,「尤其是林鄭月娥搞的這個(引渡)惡法,大家一定要出來反對。」她強調,港人能堅持悼念六四全賴有法治和自由,一旦惡法通過,香港將失去民主自由,屠殺學生的中共獨裁政府便可以用很多藉口抓走香港人,「6月9日一定要上街,一定要用腳去反對這個惡法。我一定會來。」

她認為如今中共政權已被少數家族獨裁控制,是很恐怖的情況,「我認為中國共產黨應該被解體,中國民族應該振興。」

「中共無權平反 只能解體」

來自四川綿陽的蕭先生。(林怡/大紀元)
來自四川綿陽的蕭先生。(林怡/大紀元)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有不少大陸民眾遠道而來參與悼念。來自四川綿陽的蕭先生今年30歲,2013年透過翻牆軟件接觸到中共鎮壓六四等真相,今年第一次來港參與燭光悼念。他直指中共鎮壓學生「太殘酷了」,強調共產黨沒有權利平反這些冤案,只有解體的份。「中共政府太黑暗了,它必須要解體。89年這麼多人死亡,還有迫害這麼多信仰人士,中國人一點都不自由。」他認為中共政權已時日無多,「我感覺它活不久了,快死了!」

對於香港人三十年來堅持悼念六四死難者,蕭先生表示,香港是中國唯一有一點點自由的地方,但聽說如今「一國兩制」也已經成了「1.5制」,非原來的香港。他呼籲港人必須堅持,「不能讓《逃犯條例》通過」,因中共治下的中國沒有法治,「一旦通過,香港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被中國政府抓住,不經過任何法律審判,直接把你弄到中國大陸去迫害折磨,因為根本沒有人權。」

中共法律由政法委控制

大陸民眾桂先生。(林怡/大紀元)
大陸民眾桂先生。(林怡/大紀元)

大陸民眾桂先生,特地從東莞來港參與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他批評共產黨靠暴力生存,到處充斥著暴力文化。他對港人每年堅持悼念六四感到非常感動和佩服,「一定要堅持下去,不要放棄。」他形容現在是最黑暗的時期,不過中共也快將面臨解體,不可能再撐很多年,「就像蘇聯八十年代很強大,但是它沒過幾年就解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