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權近年用於維穩的費用不斷增加,特別是近期出現的飆升,尤以廣東及香港居高,學者呂秉權昨日在維園出席『中國人權 自由倒退』座談後,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維穩費不合理的大增,背後我相信是政權的一種虛怯的表現。」

提到中共近年在維穩中打壓民眾,包括對宗教團體、維權律師以及新疆和西藏普通民眾的抓捕打壓中,開支驚人。他列舉最新數字,僅去年,中共用於廣東省及香港的維穩費增幅近三成,遠超對新疆和西藏的維穩開支。而香港警隊僅2018至2019年的開支就飆升六成,用於香港人身上的維穩費達1.4億港元。

所謂物極必反,中共會否在無數次運動和對自己民眾的鎮壓中把自己鎮壓倒?為此,呂秉權分析表示:中共歷來都是靠經濟來成為它最大的執政的合法性,但是出問題的時候,人們無權有任何選舉或民主的機制去監督,甚至去換(這個)政權。

此外,當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受到挑戰時,它歷來都是千方百計地用盡各種維穩工具,所有國家機器都應該為黨服務。「當它最虛怯的時候,就更加大作,現在我看到的維穩的使費,以及比較不合理的大增,背後我相信是政權的一種虛怯的表現。如果你有足夠的政治體制上的合法性,你是不需要靠打壓人們去維持你的執政的合法性,反而人民心悅誠服底下的(政權)才是長治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