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六四事件30周年紀念日,當年拒絕帶兵入京,被軍方關押軟禁30年的中共前第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病危入院仍遭監控,徐勤先的司機向媒體披露了當年中共38軍凶狠殺人之謎。

徐勤先右眼全盲 病危留院遭監控

香港《蘋果》6月4日報道說,記者從多個訊息源了解到,84歲的六四抗命將軍、前38軍軍長徐勤先近年來百病纏身。

2016年新年期間,徐勤先患上肺炎被緊急送回石家莊搶救,之後,一直在中共軍隊醫院內臥病在床。除了患有老年病外,他右眼已全盲,剩下的左眼也視力極差。徐還患有嚴重的腦血栓,觸及神經,日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身體已虛弱到不能說話。

儘管徐勤先已是百病纏身、病入膏肓,但中共軍方仍在醫院對徐勤先設明哨、暗哨,重重佈防,連院內的醫生護士也有負責監視的任務。

徐勤先原籍山東掖縣,曾參加過韓戰,之後在中共38軍,從坦克師報務員開始,一路做到38軍軍長。1989年5月中下旬,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運動進入高潮。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元老們,挾中共高層宣佈對北京實施「戒嚴令」。

時任38軍軍長的徐勤先,當時隸屬北京軍區,身為中共軍隊王牌軍的負責人,出於良知,拒絕服從中共的戒嚴軍令,拒絕率兵進京鎮壓學生運動,最終被撤職、逮捕,並被判刑5年。但徐勤先抗命事件被中共全面封鎖。

徐勤先抗命引38軍其他軍頭不滿

成功出逃美國的徐勤先司機劉建國,曾向媒體披露了六四事件中,中共38軍凶狠殺人內幕。

據《自由亞洲》報道,劉建國於2017年10月27日舉家成功出逃美國。他在華府接受專訪時透露,六四事件中徐勤先抗命,引起38集團軍其他幾位軍黨委常委的嚴重不滿,甚至是憤怒。

領導層擔心徐勤先的抗命不遵,會成為38軍立功授獎的障礙,同時擔心被秋後算帳。劉建國說,因此在天安門執行鎮壓任務期間,38軍也表現得比其它戒嚴部隊更狠、更「英勇」。

他憶述說:「軍長抗命令其他的集團軍首長特別惱火。因為好多人都認為將來這事要追查起來,難免會受牽連。在軍長徐勤先被解除指揮權後,新的軍領導班子,顯示了堅決執行鎮壓作戰命令的決心和積極表現的決心。」

對於天安門清場與開槍的情況,劉建國憶述:「清場部隊由112師的棒子隊開路,指揮官在脖子上別了個白毛巾,後面是手提衝鋒槍的戰士。」

「軍方告訴執行任務的戰士們,別白毛巾的人都是軍隊首長,這次行動一定要表現一下自己,要不然就完蛋了,以後沒法說了。」

六四親歷者、紐約民運人士王軍濤說,劉建國的描述有助世人弄清六四鎮壓的事實。

六四事件是指30年前,在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的以「反腐敗、反官倒、求民主」為訴求的愛國民主運動,但在1989年6月4日凌晨,被中共以血腥鎮壓。

六四期間北京各個大學的大學生大遊行,並有市民隨著學生遊行,湧入天安門廣場。但在1989年6月4日凌晨遭中共動用坦克血腥鎮壓。示意圖(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六四期間北京各個大學的大學生大遊行,並有市民隨著學生遊行,湧入天安門廣場。但在1989年6月4日凌晨遭中共動用坦克血腥鎮壓。示意圖(CATHERINE HENRIETTE/AFP/Getty Images)

38軍換上張美遠任軍長後殺人如麻

2016年底,港媒《明報》翻譯了英國國家檔案館新解封解密的六四文件。2000頁密件內容披露,六四事件中,徐勤先少將拒絕率領軍隊參與鎮壓六四學生而被捕,但38軍換上張美遠任軍長後,不但參與了鎮壓,而且殺人「殺得最凶狠」。

文章披露,當年代號「51034」的第38軍,在天安門和西長安街上殺人如麻,堪稱「屠城第一軍」。

但第38軍在六四屠殺後的幾天裏,故意混淆市民視聽,命令第38軍裝扮成愛護人民的部隊,減少市民阻力和抵制,竭力掩飾自己滿手血污。

2015年港媒《南華早報》前駐北京記者科爾斯基(Tom Korski),取得了加拿大國家檔案館解密文件,包括前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數千頁的電文,披露了1989年6月中共動用坦克血腥鎮壓的情景。

一份解密文件中寫道:「一位老婦跪在士兵面前為大學生求情,士兵最終殺死了她;一個男孩試圖拉著一位推著嬰兒車的婦女逃走,嬰兒車裏坐著大約2歲的孩子,結果坦克開來,把他們都輾死;士兵狂開槍,直到子彈用盡,子彈也打進周邊的房屋,有不少居民死亡。」

八九民運全程組織者吳仁華的相關著作稱,「六四」事件中,中共動用不下於40萬軍事力量大舉鎮壓。清場全過程約4小時,其中殺人最多者為中共38軍和15空降軍。

6月4日凌晨2點剛過,中共38軍第113機械化步兵師就已集結在天安門金水橋前,這是全國戰鬥力最強,也是六四事件中最凶殘的部隊。這一部隊揭開了廣場大屠殺的第一幕。

《明報》翻譯的密件稱:「廣場有數以千計學生和民眾,站著的人被機槍射殺,夠聰明的人伏下裝死,趁亂逃去。」

密件披露,坦克及裝甲運兵車駛近天安門廣場民主女神雕像,學生手挽手圍住雕像,圍了兩圈,每圈大約有100人,高叫「我們不怕死」等,坦克上的士兵用機槍向學生射擊。

隨後,更多的坦克和裝甲運兵車駛進廣場,有坦克在廣場輾過屍體,並輾成肉醬。

吳仁華說,在整個「六四」屠殺過程當中,38集團軍是最主要的部隊,也就是說它殺人最多、殺人最狠。38軍將整個西長安街「殺成了一條血路」。

他還透露,與抗命鎮壓的38軍長徐勤先等人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六四屠城後,軍隊論功行賞,他多年間追蹤這些鎮壓軍官,獲悉很多人得到犒賞、提拔。

其中徐勤先原在的38軍政委王福義,升任北京軍區副政委授中將。參謀長劉丕訓升任副軍長被授少將軍銜。#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