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特拉的名單》是一部震驚世界,深刻揭露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恐怖罪行的電影,並獲得了第66屆奧斯卡金像獎。

該片講述了一名身在波蘭的德國商人辛德勒,在二戰時僱用了1,100多名猶太人,他制定的一份「工人名單」,使猶太人免遭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死亡。後來,倖存下來的猶太人還敲下自己的金牙,打製了一枚金戒指,贈送給辛德勒,上面刻著一句猶太人的名言:救人一命就等於救全人類。

人權迫害者將被美國驅逐出境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並一直延續至今,中共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上億信仰「真、善、忍」普世價值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堪稱二十一世紀最大的人權災難。最近,美國國務院官員告知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的「黑名單」。正如美國副總統彭斯去年10月在哈德遜研究所演講時所言,前幾屆美國政府忽視中共的行動甚至「助長」了中共。他說,「這樣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了。」

不過,與保護受害者免遭迫害的《舒特拉的名單》不同的是,美國國務院要求提供的這份名單是針對直接參與迫害者的「黑名單」,其中包括制定具體迫害政策、下達命令和協同者,以及迫害者親屬、子女和資產信息。

明慧網通告要求:還請美國法輪功學員順便收集和提交那些在美國參與中共海外迫害者的個人信息,比如在神韻藝術團和神韻交響樂團演出劇場外、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會場外,在法拉盛、真相點、邪惡網站等場所參與中共海外迫害者。台灣、香港、南韓、西班牙等其它國家或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也請提供當地參與中共海外迫害者、其親屬、子女、資產信息。

美國政府將根據這份「黑名單」嚴審簽證,一方面可將人權迫害者拒之門外,另一方面可排查那些正在申請居留權或已取得合法身份的不法之徒,將其驅逐出境。儘管二戰已經過去了大半個世紀,但當年那些參與者至今依然難逃法網。最近兩名被遣返的納粹分子就是中共人權迫害者的前車之鑑。

2018年8月21日,美國白宮發表聲明稱,美國移民局當天早晨將前納粹集中營警衛亞基夫・帕利傑驅逐到德國。時年95歲的帕利傑1949年移民到美國,於1957年獲得美國公民身份。美國司法部稱,他當時向移民局官員謊稱自己二戰期間在父親的農場工作,後來又去了一家德國工廠。實際上,他在波蘭「特拉夫尼基」集中營擔任警衛。1943年11月3日,約6,000猶太人在該集中營被射殺、屍體被焚燒。

白宮聲明還稱,儘管2004年就有法院下令驅逐帕利傑,但前任美國政府並未做到。為信守保護大屠殺倖存者及其家庭的承諾,特朗普將驅逐帕利傑作為優先事項,經過廣泛談判,特朗普及其團隊確保將帕利傑驅逐至德國,推動了與歐洲關鍵盟友的合作。美國(時任)司法部長塞申斯稱,除了帕利傑,美國司法部此前已驅逐67名納粹分子。

《大紀元》今年5月8日報道,在二戰期間曾給納粹行刑隊當翻譯的奧伯蘭德(Helmut Oberlander)也面臨被加拿大政府驅逐出境,日前他在聯邦上訴法院的申訴再次被駁回。

服從命令不能成為開脫罪責藉口

最近,國際社會一系列舉動,意味著以特朗普政府為代表的國際正義力量將按圖索驥,開始對那些長期逍遙法外,肆意踐踏人權,迫害信仰自由的中共追隨者進行全面圍剿。同時,也預示著在中共邪惡政權倒台之後,無論是擬定迫害政策的首惡之徒,還是執行命令的從犯幫兇,都將在最後的大審判與法律的嚴懲中加倍償還其所犯下的罪惡。

眾所周知,二戰結束後的1945年到1946年間,納粹德國100多名戰犯和若干組織,在紐倫堡被進行公開審判。經過長達248天的審判,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宣讀了近250頁的判決書。包括納粹外交部長、元帥在內的19名戰犯被分別判處絞刑、無期徒刑和有期徒刑,三名被告人被判無罪釋放;德國政治領袖集團、秘密警察和保安勤務處、黨衛隊被宣判為犯罪組織。因此,紐倫堡大審判是人類文明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它不僅有力地震懾了邪惡,保護了人類的和平,也在良知層面建立了一個道德標準。

值得一提的是,坐在被告席上的有許多是德國法官,有一些甚至是制訂法律的人,許多人在法庭上宣稱自己無罪,認為自己只是作為一名軍人或公民在履行義務,自己遵守的是德國的法律和職責。但法官明確告訴他們,他們執行了當時有效、但實質是惡的法律,人類頭上還有自然法存在,那就是良知,就是道德底線,就是對人類生命權的尊重和不同文化的兼容。當法律成為一種當權者施虐的幫兇時,每一個人應服從自然法的召喚,而不是以職責所在、以服從命令來開脫罪行。

1992年2月,柏林牆倒塌兩年後,守牆衛兵因格・亨里奇受到了審判。在柏林牆倒塌前,27歲的他射殺了一位企圖翻牆而過的20歲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幾十年間,在這堵「隔離人民的牆下面」,先後有三百位東德逃亡者被射殺。亨里奇的律師辯稱這些衛兵僅僅是為執行命令,別無選擇,罪不在己。但最終,衛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殺格夫洛伊被判處三年半徒刑,且不予假釋。

1976年10月,毛(澤東)死後屍骨未寒,華國鋒、葉劍英等就發動宮廷政變,逮捕了「四人幫」。一夜之間江青也由大紅大紫的毛的妻子變成了千夫所指的階下囚。1981年,中共最高法院特別法庭對江青等人進行了所謂的公開審判,江在法庭上拒不認罪,「我是毛主席的一條狗,叫我咬誰就咬誰!」在毛的政治棋盤上,「我不過是一個卒子,不過,我是一個過了河的卒子。」江青的不服確有道理。文革是毛發動的,江青所做的一切也都是秉承毛的最高指示。可悲的是,這時毛已經無法從水晶棺裏爬出來替自己的妻子撐腰了。最後,江青還是成了毛的「替罪羊」,被判除死緩。

天網恢恢 疏而不漏

「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然而,歷史總是不足以讓人警醒。與當年慘絕人寰的納粹一樣,中共政權不僅對「於國於民百利無一害」的信仰群體——法輪功學員施以上百種酷刑,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摧殘和折磨,而且更加令人髮指的是,為了牟取暴利,中共軍隊、武警和部份地方醫院竟然有組織地、系統地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這前所未聞的群體滅絕罪行不僅是反人道的,而且是對人類文明的公然踐踏。犯下如此滔天罪行的中共,以及那些在此期間的所有行惡者、協從者,其結局將註定同納粹分子一樣,也必將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審判。

日前,美國國務院官員要求法輪功學員提供參與迫害者的「黑名單」,將令窮途末路的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膽戰心驚,不寒而慄。

「天理昭彰,神目如電。」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那些涉嫌迫害主犯的一切犯罪活動早已一一記錄在案,作好了對中共正式大審判前的準備。如果不想充當中共的「替罪羊」,參與迫害者只有自首坦白,棄暗投明,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邪黨,同時像辛德勒一樣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並向美國當局和「追查國際」提供更多更詳細的迫害人員名單及其犯罪證據,才能將功補過,為自己和家人贖回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