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升溫的中美貿易戰,加速了中共這艘「紅船」傾覆的進度,面對亡黨危機,中共高層多次提及防範「顏色革命」,令人想起在中國網絡上一度流傳的政治段子:「滿朝文武藏綠卡 半壁江山養紅顏」。

6月3日,《大紀元》中文網刊發特稿說,中共這艘千瘡百孔的「紅船」,即將傾覆,這一點不僅有能力的人看到了,普通中國老百姓也看到了,人人都在奪路而逃。目前中國官場和企業各界,大家都在紛紛尋找各種渠道把資金和家人送往海外避險。

4月底,中美貿易談判在即將達成協議的關頭,由於中共出爾反爾,導致即將達成的貿易協議泡湯,且轉變為猛烈的貿易戰,同時也令仍沒能從貿易戰中緩過氣來的中國經濟,轉眼間再遭重創。

特稿說,隨之而來的企業倒閉潮、民眾失業潮,以及種種經濟危機、金融風險,正在引爆中共高壓社會下的陣陣「雷潮」。在經濟衰落和貿易戰的內外壓力下,中共的腐敗、不公和司法黑暗所激發的民眾維權、抗暴運動,正從星星之火爆發為燎原之勢。

而中共永不休止的高層內鬥越演越烈,瀕臨魚死網破的關頭。

國際上,美國正在掀起淘汰共產主義的歷史大潮。美國政府呼籲把社會主義「丟入歷史的垃圾箱」,並領導自由社會抵制中共的「一帶一路」、「2025」、「華為5G」和「孔子學院」等對政治、經濟、科技和文化的滲透。

去年底,習近平已預見到「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2019年的新年賀辭中,習又強調,中共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變好或變壞,充滿不確定性。

經濟困局加上貿易戰高壓,已經令中共政權風雨飄搖,執政危機同時引爆中共內部積聚的矛盾。中共高官曾透露,中南海內鬥的殘酷氣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1月21日,習近平在省部級一把手研討會上,做了「七大安全」的講話,核心的問題是「政治安全」,習再次警告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而中共大腦——王滬寧,也要求準備應對「最壞的情況」。

同時,習近平還多次強調警惕「黑天鵝」和「灰犀牛」事件,即社會的不穩定因素,隨時觸發「顏色革命」。

中共懼「顏色革命」

1月份,在中共的召開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也曾強調,中共公安機關要舉全警之力,防範抵禦「顏色革命」。

顏色革命是指20世紀80、90年代開始的一系列發生在中亞、東歐獨聯體國家的以顏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進行的政權變更運動。參與者們擁護自由民主與普世價值,立場親西方和親美,通過非暴力手段來抵制控制著本國的現政權。

他們通常採用一種特別的顏色或者花朵來作為他們的標誌,因此叫顏色革命。

說起「顏色革命」,一副對聯一度在中國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廣泛流傳。上聯是:滿朝文武藏綠卡,下聯是: 半壁江山養紅顏,橫批:顏色革命。

有法媒評論說,這副對聯語言巧妙、對仗工整、以官方媒體文人最熱衷的「顏色革命」做橫批,把中共官場貪腐的兩個現象「裸官」和「二奶」串聯起來。

正是中共貪官們前仆後繼追求的「綠卡」和「紅顏」將導致所謂的「顏色革命」,中共政權的威脅來自中共黨內。

港媒曾引用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的統計,九成中央委員的親屬已移民海外。示意圖(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港媒曾引用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的統計,九成中央委員的親屬已移民海外。示意圖(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半璧江山養紅顏」

這幅對聯語言巧妙、對仗工整、針砭時弊,令讀者拍案叫絕。

《美國之音》引述學者分析說,「半璧江山養紅顏」是說中共腐敗官員,道德墮落的私生活。中共落馬貪官幾乎都有通姦、包養情婦的問題。

剛開始,被查出的官員只是籠統地歸為「生活腐化墮落」,後來從薄熙來案後改為「長期與多名女性發生與保持關係」。到周永康案,則變為「長期與多人通姦」、涉嫌「權色交易和錢色交易」。

而落馬的多名女官員,中紀委通報裏也有「通姦」的罪狀,說明養紅顏不分性別,男女貪官通吃,「養紅顏」已成為中共腐敗官員的標記。

「滿朝文武藏綠卡」

「滿朝文武藏綠卡」,則是說中共官員平日滿嘴「共產主義信仰」、「愛黨愛國」、「反美反西化」、意識形態的調門很高,但私下卻將妻子、兒女、二奶、情人轉移到國外,自己在國內當裸官。

一旦大船將傾,揣著綠卡或化名護照,隨時開溜。

早在2010年中科院調研資料已披露,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中共外逃官員人數高達1.6萬至1.8萬人,外逃攜帶款項達8千億元人民幣。

同年中共黨校教授林哲在中共「兩會」期間透露,1995年到2005年10年間,中共出現了118萬名「裸官」。

港媒2012年也曾引用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的統計,調查結果發現90%中央委員的親屬已移民海外。

大陸體制內專家辛子陵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透露,中共十八大前,中共內部曾做了一個調查,十七大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紀委委員的家屬子女,已在國外定居、買房,準備棄官逃跑的佔了85%以上。

僅在2009年至2013年,中國資金外逃年均為6000億—7000億美元。2014年,外逃的規模達到了8000億—9000億美元。2015年逾萬億美元資金流往境外。

中共權貴高層的「沉船計劃」

北京學者陳永苗2016年11月曾在港媒上撰文說,中共權貴高層隱藏著一個「沉船計劃」,上層殺雞取卵式地搾取社會剩餘價值,他們是在用百姓的錢給自己鋪後路,然後快速逃離;下層和子孫後代則被迫陷於自然環境和人心敗壞的惡劣環境中苟延殘喘。

文章說,中共權貴高層還有一個「末日方舟」計劃:該賄賂的國家已賄賂了,該洗的錢早就洗好了,一旦那一天來臨,立即激活檔案自毀系統(全國聯網),銷毀所有危險的歷史檔案,然後整個家族從容撤至避難國,可保幾代人平安富貴。

不過,由於中共權貴高層大多都雙手沾滿中國民眾的鮮血,隨著美國及其它西方國家出台多項針對人權惡棍制裁的法規。一旦中共垮台,那些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迫害信仰與人權、靠著血腥迫害來陞官加爵的大批中共貪官,未來不但無法留在中國境內或躲入美國養老,甚至還可能被全球追查通緝,最終在監牢裏或刑台上結束一生。

時評人唐浩在大紀元刊文說,至於北京領導人,更應謹慎深思:是要主動解體這個禍亂神州大地70年的西來亂黨,還是要等著中共被解體垮台時,被一併清算究責?善惡一念間,決定了自己的歷史定位,也決定了自己的生命未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