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溫來欲作賊》

桓玄義興(1)還後,見司馬太傅,太傅已醉,坐上多客,問人云:「桓溫來欲作賊(2),如何?」桓玄伏不得起。謝景重時為長史,舉板(3)答曰:「故宣武公(4)黜(5)昏暗,登聖明,功超伊霍(6)。紛紜之議,裁之聖鑒(7)。」太傅曰:「我知,我知。」即舉手云:「桓義興,勸卿酒。」桓出(8)謝過。

【注釋】

1.桓玄:晉譙國龍亢人,字敬道,桓溫之子,襲爵南郡公。初守義興,棄官歸。安帝時為江州刺史,後據江陵。元興元年,舉兵東下,攻入建康,逼安帝退位,稱皇帝,國號楚,年號建始,又改永始。後被劉裕討伐,兵敗被斬於江陵。

2.桓溫來欲作賊:桓溫字元子,明帝女婿。官至大司馬,專朝政。廢奕帝,立簡文帝。權傾人主漸有不臣之心,後與郗超等陰謀篡位,事未及成而卒。嘗謂:「既不能留芳後世,亦當遺臭萬年。」作賊,此指造反、篡位之意。

3.舉板:舉起手板。古人大官朝見皇帝,手所執的板。

4.宣武公:指桓溫。

5.黜:貶斥、減損。

6.伊霍:伊指商伊尹,名摯,湯之賢相。湯子孫太甲無道,尹放之於桐宮,三年,太子悔過,復歸於亳。霍指漢霍光,字子孟,平陽人。光以大司馬大將軍輔政,廢昌邑王,立宣帝,封博望侯。

7.聖鑒:帝王之裁鑒。

8.出:上前。

《桓玄既篡位》

桓玄既篡位,後御牀微陷,群臣失色,侍中殷仲文(1)進曰:「當由聖德淵重,厚地所以不能載。」時人善之。

【注釋】

1.殷仲文:陳郡人。仲文聞桓玄平京邑棄郡投焉。桓玄甚悅之,引為諮議參軍。性甚貪吝,多納賄賂,家累千金常若不足。桓玄敗,以罪伏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