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出現嚴重信用風險」為由,中共政府自5月24日開始接管內蒙古地方銀行「包商銀行」一年,這是大陸二十多年來的首次,反映了大陸經濟的崩潰初露端倪。目前,還有十多家銀行財報出不來,引發外界擔憂。

包商銀行引發的風險

數據機構路孚特(Refinitiv)的資料顯示,包商銀行目前未清償債務共206筆,總值738.3億元(人民幣,下同)。

對於包商銀行被接管的消息,目前正在台灣訪問、受邀將就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戰發表演講的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包商銀行的例子,可能是中國地方銀行壞帳破滅、金融體系進入大面積破產的冰山一角,整體金融機構的形式相當危險。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評論,這種被國家相關機構接管的情況很少見。中國經濟放緩和巨額債務即將到期,已使得農村地區和小城市的小型銀行的財務健康狀況不斷惡化。

另一方面,包商銀行的信用評級從2015年以來就從未調整過,自2017年以來,包商銀行就再也沒有公佈過財報。

根據大陸相關規定,商業銀行作為金融債券發行人,在金融債券存續期間,應於每年4月30日前披露前上一年度財務報告。而因特殊原因,發行人無法按時披露以上信息的,應向投資者披露延期公告說明。

18家銀行年報無影蹤

《證券日報》5月17日報道,據中國貨幣網披露的信息發現,仍有部份銀行未按規定如期披露年報。當時(截至5月17日),共有18家銀行今年尚未公佈任何財報,但發佈了延期披露的公告。

上述銀行中,既有股份制銀行也有城商行和農商行,也不乏「知名」銀行的身影,其中包括全國性股份制銀行——恆豐銀行,該行不但2018年年報將延期披露,其2017年年報至今仍無影蹤。

中小銀行爆雷不可避免

旅美經濟評論人士秦鵬6月3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大陸中小銀行爆雷或是不可避免的。

秦鵬說:「地方銀行的特點是融資成本高,很大比例靠央行不保兌現的理財產品和同業拆借轉動,而投放渠道也有問題,高風險的小微企業比例更高,現在更受到央行定向降準的提高風險的影響,未來更多出問題不可避免。此外,地方銀行的大股東挪用、侵佔、地方官員干預貸款現象更嚴重,也導致了風險更大。」

這代表中國地方銀行業仍有多枚「未爆彈」,而這種預測不是空穴來風,中國財經官媒《券商中國》5月29日披露,金融官員表示許多地方銀行面臨「嚴重的信用風險」且處於「技術破產的邊緣」,需「逐步清理退出市場」;不過該篇文章疑似受到中共的封殺,目前已看不到。

中國風險管理公司「百融」行政總裁張韶峰向「路透」披露,已有3間地方銀行壞帳比率已高達20%至30%,而請求百融援助,張韶峰甚至直言:「目前情勢對小型銀行而言很艱難」。

商界人士陳宇翔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這是第一個回合,這些小銀行,基本上都頂不住,不注資就不行了。中國叫做監管啊,但實際上就是破產,它是儘量迴避『破產』那兩個字。」

商界人士文麗也表示,農商行和城商行多是原信用社系統,人員和營運一直有問題。但過去經濟上行所帶來的資金流量掩蓋了問題,但隨著經濟下行,所有的問題都會爆發。她認為,政府會以20年前處理四大國有銀行壞帳的方法,處理此次金融風險,即把壞帳轉嫁到全民頭上。

謝田說:「中共去年開始的六個穩定中,有穩金融、穩預期,看來目前的局勢已經失控,中共已經穩定無門、穩定無力、穩定不成了。如果目前的狀況繼續惡化,中共除了封鎖訊息、防止擠兌之外,可能不得不以更大的速度放水轉移危機給全中國人民。大面額人民幣鈔票的出台,通貨膨脹惡化,甚至出現通貨飛漲,都非常有可能發生了。」

秦鵬說:「現在隨著貿易戰升級,企業破產、失業潮會加劇,未來(大陸)經濟會出更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