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3日下午,中共海軍在青島舉行海上閱兵,「遼寧號」航母備受關注。「遼寧號」的前身叫做 「瓦良格號」。

「瓦良格號」是1985年前蘇聯烏克蘭黑海馬卡洛夫造船廠為蘇聯海軍建造的第三代航母,最開始的名字為「里加號」,後改名「瓦良格號」。

1992年,當航母建造完成了68%的時候,蘇聯解體;「瓦良格號」的建造也因為失去了資金來源而停工。

1995年,瓦良格號被作為俄羅斯償還烏克蘭債務的替代品交付給烏克蘭,烏克蘭政府則將航母交給黑海造船廠自行處置。黑海造船廠開始與多方接洽,要將其脫手。

香港《南華早報》2015年披露了廣州軍區退役軍人、香港商人徐增平購買「瓦良格號」航母的背後故事,稱他以2,000萬美元買下「瓦良格號」航母,後轉讓給中共海軍。「瓦良格號」航母經改裝後更名為「遼寧號」,成為中共海軍旗下的第一艘航母。

該報道稱,香港富豪徐增平曾是前廣州軍區籃球隊隊長,於1983年退役,5年後移居香港。

報道說,為了買航母,徐增平從1996年6月開始做準備工作。他在烏克蘭首都基輔設立一家公司,聘請船舶工程師等相關人員共12人長駐當地做調研。從1998年1月到1999年,他4次到當地參與洽談、交涉和談判。

當獲悉烏克蘭政府規定航母售賣後不能用於軍事用途之後,他告訴烏方要將航母改裝成世界上最大的海上賭場酒店。

1997年8月,徐增平的香港創律公司花600萬港元在澳門設立一個空殼公司——澳門創律旅遊娛樂公司。

1998年1月底,烏克蘭政府和船廠答應以2,000萬美元的價格將「瓦良格號」和40噸重的圖紙一起賣給徐增平。

太子黨密謀

《南華早報》的報道稱,大約20年前,中共軍方高層有人策劃了一項獨一無二的機密行動,當時的國家一級領導人對這項任務竟然一無所知。

報道引述徐增平的話表示,經過多次商議後,他終於被時任中共海軍副司令員賀鵬飛中將說服,決定接受一個難度非常高的任務。這個任務是從烏克蘭購入一艘未完工的蘇製航母,並將之運送回國。

徐增平接受採訪時透露,賀鵬飛當時對他說,對中共海軍而言,可以購買一艘現成的新航母,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此前已有兩名香港商人拒絕了要求,使徐增平成為唯一的人選。

當時,中共中央並不願意觸怒美國,要求軍方擱置建設或購置航母的計劃。

因此,整個行動必須秘密進行,由徐增平擔任賀鵬飛的代理人,假裝買船是為了在澳門建設海上賭場。

多方報道指,參與這件事的多為太子黨,除了賀龍之子賀鵬飛外,姬鵬飛之子姬勝德、劉華清之女劉超英也參與其中。

朱鎔基怒發批示

大陸紅歌會網至今仍保留了一篇時任華夏證券董事長邵淳口述的回憶文章,其中提到了當年朱鎔基對此事的批示。

這篇最早來源於搜狐財經2013年的文章引用邵淳的話說:「這個徐增平呢,交了一點那個保證金(編者按:指2,000萬美元購買瓦良格時先付的保證金),然後馬上就香港金融危機,他也破產了,沒錢了。」

為了籌措資金,徐增平和一個總參的代表找到了邵淳。邵淳表示,他一開始不相信2,000萬美元就能買下一艘航母。後來海軍副司令員賀鵬飛出面找他談話,於是邵淳同意用華夏證券公司底下的一個實業公司為此去融資。

邵淳沒想到,購買航母的事情後來惹出了大麻煩。當時的總理朱鎔基知道此事後表示,一個證券公司,它買甚麼航空母艦,他肯定個人有好處,10%這是國際慣例啊!朱鎔基隨後派了6個部委聯合組成調查組,進行調查,當時還批了16個字:「膽大妄為,嚴肅查處,以鎮國法,以儆效尤。」

直到現在,這篇文章仍可在搜狐上查到。

港媒還報道過,新華財經傳媒總編輯方泉披露過邵淳被調查的內幕,間接證實了朱鎔基當年的批示。

根據方泉的說法,是華夏證券裏的幾個領導聯合起來告邵淳,於是中紀委於1998年進駐華夏銀行,到了1999年,時任中國證監會副主席的陳耀先宣稱:「華夏證券公司嚴重違規,最近又有新的發展,並同時勒令邵淳停職檢查,由原國泰證券副總趙大建接手邵的工作……」所謂「新的發展」是指邵淳參與關於國家軍事戰略方面的一項購買行為,茲事體大,有國家領導人批示。邵淳又被審查了幾年。

華夏證券也因為大量資金被套牢,此後一蹶不振。

2005年12月15日,也就是「瓦良格號」駛入大連港將近四年之後,證監會與北京市政府聯合發文,決定從2005年12月16日收市時停止華夏證券公司所屬分公司、證券營業部,以及證券服務部的證券業務活動,撤銷華夏證券的業務許可。

由於資不抵債,2008年4月28日,證監會確認了華夏證券公司的破產申請。

「瓦良格號」所有權至今仍有爭議

徐增平在港媒上聲稱,1996年至1999年間,他自掏腰包,為交易付出了至少1.2億美元,當中包括兩個辦公室的營運開支、航母2,000萬美元的拍賣價,過期罰款和港口費用,以及其它雜項開銷。

至於軍方一直拖欠徐增平款項的事情,《南華早報》引用一位知情人士的消息說,最主要的原因是當年授命他去買航母的軍方高層不是去世就是落馬了,「當年就是前海軍和總參二部的部長姬勝德要徐去買航母,但姬早在2000年因為涉及福建遠華集團的賴昌星案已經被雙開,並被判死緩;而當年負責航母項目的劉華清將軍,也早於1997年因為年屆81歲高齡,從中央軍委副主席一職上退下來,並於2011年去世。」

據報道,中共高層告訴徐增平,除了購買費用外,其它費用必須提供單據才算數。徐增平認為,這是非常可笑和不公平的藉口,他無可奈何地說:「你說烏克蘭人怎麼可能在跟你吃飯、收名貴禮物和現金後還給你發票作為憑據呢?」

按照徐增平的說法,截至2014年底,他沒有拿到過軍方給的一分錢。

但邵淳口中又是另外一套說法。

2017年搜狐財經上一篇題為〈李忠效:邵淳眼中的徐增平〉的文章,提到了「瓦良格號」所有權的問題。

邵淳說,2004年8月,中共決定重啟航母工程,計劃在「瓦良格號」的基礎上續建訓練航母。在中共收購「瓦良格號」的過程中,徐增平要價32億人民幣。但是之前,邵淳已派吳宇等人把澳門創律公司的80%股權拿到手。董事會強行通過了賣船決定,「瓦良格號」被賣給中共海軍。

據邵淳說,中共一共給了澳門創律公司8.78億元人民幣,公司董事會根據徐增平所佔的20%股權,扣除他的借款和利息,分給他1.2億人民幣。當初徐增平開出的價格是32億,這1.2億距離他的要求相差太遠,他一直沒有領取,繼續通過各種途徑要錢。

「瓦良格的事 不能細說」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說,「瓦良格號」直到現在,這艘船的所有權屬於誰,都還說不清。另外,購買「瓦良格號」,當時屬於是太子黨軍方高層違抗中共中央決定的行為。在當前「黨領導一切」的當局口號下,中共自然也不願對外宣揚內部的分歧。

李林一認為,中共的軍購一直是由太子黨把持。港媒也曾披露,陸軍參與的有賀龍家族的賀鵬飛,後來是鄧小平家族;海軍採購參與的有劉華清兒子劉卓明。這些都給人造成太子黨壟斷中共軍火的印象。所以「瓦良格號」的事,中共也只能大致說說事件的框架就完了,不能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