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王滬寧在「六四」期間的「表現」被翻出來。

今年6月4日是「六四」事件30周年。

港媒曾報道,當年整場運動集中在大學、共青團和媒體機構,遠離北京的王滬寧,當時還是「一介書生」,任上海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主任兼教授。

有知情者透露,1989年王滬寧曾到美國訪學,「六四」後還曾避居法國3個月,但並無支持學運的表態。

現流亡美國、曾在中共前國務院總理趙紫陽領導下的「政治改革辦公室」工作的嚴家祺今年5月8日接受《蘋果日報》採訪時表示,愧疚半生,並希望昔日好友王滬寧今年「六四」前往看看天安門母親。並指王滬寧埋沒良心。

嚴家祺說,他希望王滬寧聽一聽,恢復六四真相,「六四不是暴亂,而是共產黨對人民的犯罪行為!」

嚴家祺透露,他對王滬寧有知遇之恩,兩人多次共同外訪,沒有嚴的推薦,王根本無法認識江澤民及胡錦濤,更遑論後來的「三朝帝師」。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道,王滬寧前同事說,他是一個非常謹慎的人。他會提出他的一些觀點,但是他不會透露他的真實顏色。「這是他的性格。他不想透露他的真性情。」

1989年4月,上海受到北京學生抗議的影響,復旦校園也出現絕食、演講、遊行。參加抗議的年輕教職工尋找資深教授們簽名請願信。他們找王滬寧簽名,但是他不肯。相反,王滬寧在一份反對抗議的文件上簽名。

《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兼主編陳奎德曾對《大紀元》說:「他將他的政治態度展示得更明確了——他不支持學生運動。」

1989年,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召集上海學者開會,解釋對《世界經濟導報》的整風。大多數與會者發聲反對打壓導報,但是王滬寧公開支持。他的表現得到江澤民和曾慶紅的賞識。

根據官媒報道,在江澤民的個人堅持下,王滬寧1994年被調往北京。從那以後,王滬寧開始炮製對共產黨統治有用的政治理論。

最近,《大紀元》報道指,習近平在中美貿易戰中誤判形勢,導致談判陷入僵局,背後有王滬寧的黑影。

在談判破局後,中共政治局會議決定自6月起,全黨自上而下展開所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會議還要求「不斷鞏固黨執政的階級基礎和群眾基礎」。「階級」和「群眾」的提法,屬於原教旨的中共理論。

王滬寧助習獲取權力、獲得「核心」稱號時,用的就是讓中共回歸原教旨主義的辦法。即利用中共毛式原教旨,鞏固總書記權力,並通過反腐,在黨內讓政治對手在權力鬥爭中失去反抗力。

王滬寧被指是三朝「不倒翁」。為江澤民炮製了「三個代表」;在胡錦濤時期,則推出了「科學發展觀」;而習近平上台後,王滬寧又拼湊了「習思想」。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表示,能在官場浸染這麼多年並最終攀上權力高峰的王滬寧,為人應當十分小心謹慎,精於算計,並擅長見風使舵。這樣的「能耐」中共黨內確實不多見。這些空洞、華而不實、充斥著陳詞濫調,甚至自相矛盾的理論,儘管迄今並沒有多少人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