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經過一整天的激烈角逐,第六屆新唐人全世界武術大賽歐洲初賽在德國古城德累斯頓順利落幕,25名武術好手脫穎而出,取得了8月底赴北美參加準決賽的入場券。

大賽評委主席李有甫表示,通過首次在歐洲舉辦的初賽,看到不少西方選手展現了在中國大陸如今也少見的傳統套路,他看好中國傳統武術和武德在歐洲弘傳的廣闊前景。

此次共有50多名選手參加歐洲初賽,分別來自德國、荷蘭、愛爾蘭、波蘭、捷克等7個國家和地區,其中西人佔絕大多數。

比賽分成人和少年兩部份。成人部又分為南拳、男子拳術、女子拳術、男子器械和女子器械五個組。少年部的男女參賽者均不滿18歲,分拳術和器械兩個組。

初賽在德累斯頓城南的Margon Arena體育館舉行。當天上午決出了少年拳術組和南拳組的勝負,下午的少年器械組和成年男女四個組的角逐更為精彩。

選手們展示的拳法各異:白猿偷桃、鷹爪拳、螳螂拳、狸貓分挺、十路查拳、五路查拳、通背拳、八卦掌、洪家拳等等。

器械組也是刀槍棍棒俱全:六合刀、少林梅花刀、伏虎單刀、青萍劍、玄門劍、少林槍、梅花槍、擋門槍、三節棍、武松打虎棍、孫悟空棍術、九節鞭等等。

傍晚時分,評委宣佈7名少年組選手和18名成年組選手入圍8月24日在紐約舉行的第六屆新唐人全世界武術大賽準決賽。

大賽評委主席李有甫表示,從初賽中看到,「很多西方人練習的中國傳統武術,比如十路查拳、螳螂拳,還有一些傳統兵器,在國內都很少有人練了。我問一些年輕的武術老師,他們都沒聽說過。」

他很高興能在歐洲看到這些,看到歐洲各國選手都很認真準備初賽,很多躍躍欲試到紐約參加全球範圍的準決賽。他深信,通過新唐人華人武術大賽在歐洲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前景很好。

李有甫表示:「中國武術不僅能防身,止惡揚善,還能健身及做藝術表演,它的深厚內涵是世界上其它武術不完全具備的。西方人思想單純,他們覺得傳統的東西雖然很難,不好練,但確實好,內涵很深,所以他們更容易接受中華傳統武術和武德,這和他們的觀念及價值觀有關。」

這次來參賽的波蘭和捷克兩個東歐國家選手,清一色都是白人,表現出色,多人入圍紐約。 李有甫說,「這要歸功於很多中國的武術老師傅,早期出國,在海外教授武術幾十年,傳到現在,他們是真正熱愛中華民族,熱愛這個國家,把自己的文化傳到世界各地,這是做的一件好事。」

他希望,通過新唐人全世界華人武術大賽能在世界各地進一步傳播中華傳統武術的價值觀,即武德。

捷克選手Jarosla Kekrt在初賽中表演棍術。(張清颻/大紀元)
捷克選手Jarosla Kekrt在初賽中表演棍術。(張清颻/大紀元)

捷克小夥子Jarosla Kekrt和Jakub Miratsky來自同一個城市,在同一個武館工作,兩人練武均超過10個年頭,這次同來參賽,均以在拳術和棍術的出色表演入圍紐約準決賽。

Jarosla Kekrt表示,通過習武,他的身體變得比自己預期的更強壯,不僅身體健康,內心也變得更堅強,更有耐心,更能吃苦,能忍受艱難的環境,他由此更敬重中華文化。尤其讓他開心的是,習武之人親如一家。這次來德累斯頓參賽,結識了很多武術同行,看到了很多在自己國家沒有見過的武術套路,學到了很多東西,和其他選手交流共處,如同一個大家庭。

Jakub Miratsky也很高興這次有機會來參賽,由此結交了很多練武的新朋友。他說,學習中國武術帶給他很多樂趣,雖然有時候覺得有些動作很難學,但總是能克服困難,其樂無窮。

荷蘭選手鄧子健在初賽中表演伏虎單刀。(張清颻/大紀元)
荷蘭選手鄧子健在初賽中表演伏虎單刀。(張清颻/大紀元)

來自荷蘭的鄧子健擁有一半華人血統,父親是香港人,母親是荷蘭人。他出生在荷蘭,11歲開始就隨師父練武,二十多年未曾間斷,如今已擁有自己的武館,教授學生,到世界各地參賽交流。

當他報名參加新唐人武術大賽時,發現報名表上就需要填寫門派和套路,他馬上認定這是一場傳統的大賽,正是自己一直在找尋的,和各門混雜的現代武術不同。

鄧子健表示,自己習武是為了身體和精神的昇華,通過傳播武術,就是在傳播中華文化,傳播傳統的寶藏,讓自己的華人父親和師父驕傲,為此他樂此不疲,視武術為生命。通過參加初賽,能和同行交流,感覺受益匪淺。

12歲的德國女孩Michelle Schulze學習武術4年,憑藉少林刀的表演入圍紐約。她喜出望外,非常期待紐約之行。Michelle Schulze的武術教練陳先生20多年前來到歐洲教授武藝,10年前定居德國,在各地開辦了多家武館,傳授祖傳技藝。他覺得歐洲初賽的組織非常完美,選手們展示了戰勝自我的勇氣,這比技術更為重要。

6月8日,大賽的亞洲區初賽將在台灣登場。8月24日北美區的初賽將在美國新澤西舉行。在各區初賽中脫穎而出的選手,將入圍8月25日在美國的複賽,最終一決高下,每個組金獎獲得者將獲得5千美元獎金及名家手工製作寶劍一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