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評級機構惠譽日前表示,大陸的經濟環境將使今年大陸企業債(以發行人數量和債券本金金額衡量)違約再創新高。

惠譽評級中國企業研究董事黃筱婷上周四(5月30日)在上海舉行的中國信用市場論壇媒體發佈會上表示,今年前4個月,大陸共有22家公司的47隻債券違約,涉及本金總額達310億元(人民幣,下同),而去年同期只有5家發行人的11隻債券違約,涉及金額96億元。近期的中資公司企業債違約案例並無任何顯著的行業分佈特徵。

惠譽認為,在融資壓力增高、當局對違約的容忍度增加,以及投資者避險因素的共同作用下,2019年中國企業債券的違約案例可能會自2018年的歷史高位繼續攀升。

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認為,中美貿易戰是中國經濟最大的不確定因素,按照目前中美雙方的態度來看,雙方近期達成貿易協議的可能性不大,這將造成中國總體經濟下滑,投資者會持幣觀望,不會把資金投入到經濟實體中,造成企業融資困難,這也包括海外的融資渠道。從去年開始,海外融資成了大陸房企資金來源的主要渠道。而且現在大陸企業發債的主要目的就是借新還舊,如果新的借不來,舊的肯定也還不上,違約情況將增加。

路透社的數據顯示,自2014年以來,民營公司的債券違約數量約佔境內債券違約總額的86%,2019年前4個月違約的22家主體全部為民營企業。而截至2018年末,將於2019年到期或可回購的企業債總額達6.23萬億元,而2018年這一數據是4.85萬億元。

文小剛認為,在大陸目前融資環境不好的情況下,民企的生存環境會越發艱難,因為中國的大銀行不願意貸款給民企,尤其是中小民企,而且中共當局對影子銀行的嚴厲監管更縮小了民企的融資渠道。

此外, 中共央行和銀保監會5月24日宣佈接管出現嚴重信用風險的包商銀行後,大型銀行搞不清哪些中小銀行還隱藏這樣的風險,所以更不願意借錢給中小銀行,要麼提出很高的利息。

文小剛表示,包商銀行被接管後,很多依賴中小型區域性銀行獲得資金的中小民企面臨融資成本上漲的窘境,這對中小企業來說是雪上加霜。#